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中國經濟增長的代價究竟有多大?(下)

中共不計後果的掠奪性開發和被大肆揮霍浪費,中國的自然資源不可避免地被嚴重透支,可供未來利用的越來越少。

前面我們分析了中國經濟增長在環境方面付出的成本之巨,其實在資源方面付出的成本也不遜於環境。

中國雖然號稱地大物博,其實是一個資源十分短缺的國家。為了給子孫後代留下持續發展的機會和空間,節約資源就顯得尤為重要。然而,中國的當政者和企業家卻嚴重缺乏這方面的意識,當政者看重的是當下的政績而不是國家的長遠發展,企業家關注的是眼前的經濟效益而不是資源利用率,是如何獲取更多的經濟價值而不是被消耗掉的自然資源的價值,這從根本上就決定了中國經濟的高增長必定是以對自然資源不計後果的掠奪性開發和揮霍浪費為前提的,是以犧牲中華民族未來的生路為代價的,因而也是難以持續的。

連官方媒體也不諱言“我國是世界上浪費最嚴重,生產成本最高的國家之一”。有關資料顯示,中國單位GDP能耗是世界平均水準的2倍多,美國的6倍,歐盟的5倍多,日本的9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礦產資源的消耗增長了40多倍,而單位資源產出水準僅相當於美國的1/10,日本的1/20。2009年,中國GDP佔全球總量的8%,但消耗了世界能源消耗量的18%、鋼鐵的44%、水泥的53%。一些主要礦產品(如原油、鐵礦石等)的對外依存度已從1990年的5%上升到這幾年的50%以上。人民網2005年11月28日載文稱:“由於開採方法不科學及工業生產空排空燒,我國可燃氣資源利用率不到1%,一年就浪費8個‘西氣東輸’的輸氣量。”

就說煤炭吧,它在中國能源產業和消費結構中佔70%左右,是中國首屈一指的戰略性能源。儘管中國人均煤炭佔有量低於世界平均水準,但煤炭資源浪費卻十分驚人。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原局長張寶明曾痛心地對中國經濟時報記者說:“我國從1980年至2000年的20年間,煤炭資源就浪費了280億噸。”據該報報導,目前全國擁有各類煤礦2.8萬座,其中國有大型煤礦2,000多座,產量約佔全國煤炭產量的65%,礦井回採率(開採出來的煤量和可采儲量之比)平均只有45%左右;產量約佔全國煤炭產量的35%的鄉鎮和個體小型煤礦2.6萬座,這些煤礦的回採率平均只有15%-20%。在美國、澳大利亞、德國、加拿大等發達國家,資源回收率能達到80%左右,他們每挖1噸煤只消耗1.2-1.3噸資源。平均下來,中國的煤炭回採率只有30%,相當於采1噸扔2噸,不到國際先進水準的一半。如果回採率仍然維持在這個水準,20年後至少還將有1,180億噸煤炭資源被浪費掉。

接着我們來看水資源方面的情況。現在中國單方水GDP產出僅為世界平均水準的1/3,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是發達國家的3至4倍。平均1萬元的工業增加值,需耗水330立方米,併產生230立方米污水;每創造1億元GDP就要排放28.8萬噸廢水。還有大量的生活污水,其中80%以上未經處理,就直接排放進河道,要不了10年,中國就會出現無水可用的局面。專家稱,“華北地區如果繼續按照現在的開採方法,再過15年,地下水就會全部枯竭……”

再來看土壤方面的情況。公開資料顯示,目前中國的荒漠化土地已達267.4萬多平方公里,全國18個省區的471個縣、近4億人口的耕地和家園正受到不同程度的荒漠化威脅,而且荒漠化還在以每年1萬多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增長。根據2010公布的遙感調查,全國現有土壤侵蝕面積達到357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的37.2%。水土流失不僅廣泛發生在農村,而且發生在城鎮和工礦區,幾乎每個流域、每個省份都有。

森林資源的破壞和浪費也很嚴重。目前中國的森林覆蓋率只有世界平均值的1/4。據統計,中國森林在10年間銳減了23%,可伐蓄積量減少了50%,雲南西雙版納的天然森林,自50年代以來,每年以約1.6萬公頃的進度消失著,當時55%的原始森林覆蓋面積現已減少了一半。

世界自然保護基金會是全球最權威的獨立環保機構,它發佈的《2004年地球生態報告》推出了兩項指標,其中之一為“生態足跡”。什麼叫“生態足跡”?簡單地說,就是能夠維持人們從事生產及生活所需要的全部陸地和海洋面積。地球有生命力的土地和海洋面積共為113億公頃,人均1.8公頃,而人類人均卻消耗了2.2公頃土地海洋所能提供的自然資源,生態赤字達0.4公頃。中國人均資源只有0.8公頃,人均消耗卻達到了1.5公頃,雖然消耗量低於全球平均數,但生態赤字為0.7公頃,遠高於全球0.4的平均水準。

因為遭遇不計後果的掠奪性開發和被大肆揮霍浪費的緣故,中國的自然資源不可避免地被嚴重透支,可供未來利用的越來越少。按照經濟學家周天勇教授的研究,隨着工業化和城市化越來越多地擠占農業用水,中國的農業缺水在300-500億立方米,工業用水缺口達60億立方米,667個城市中420個缺水,共計105億立方米。到2040年,全國淡水資源供給對需求缺口在2,000億到3,000億立方米。另外,未來30餘年中,中國55%品位的鐵礦石缺口在173億噸到326億噸。再則,即使按照2009年中國低水準的石油、天然氣和煤炭的消費量,剩餘的石油可采年限也僅為7.08年,天然氣為39年,煤炭為108年。即使未來石油和天然氣按照目前發達國家最低的消費水準變動,中國國內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也遠遠不夠未來31年的消費,石油缺口為2008年國內儲量的15.5倍,天然氣缺口為2008年國內儲量的3.14倍。

試想,照這樣發展下去,中國還剩多少資源可供持續發展?中華民族的子孫後代還能保住自己的飯碗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教授Acemoglu和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Robinson曾說過,改革開放後,中國並沒有行進在向發達國家繁榮水準邁進的道路上。“中國的崛起並不是在播撒繁榮,它只不過提供了有一個社會走進死胡同的例子。”就連前任中共總理溫家寶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經濟存在着巨大問題,依然是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結構性的問題。”“這主要表現在城鄉和地區發展差距大,收入分配不均也在不斷擴大,資源能源過度消耗,環境污染嚴重等。這些問題都促使我們考慮,今後我們給子孫後代留下什麼?”

有位論者說的好:“GDP一路高歌猛進的中國,雖然擁有了全球第二大經濟實體的桂冠,卻失去了湛藍的天空,潔凈的空氣,未被污染的江河和農田;雖然擁有了越來越多的新興城市,越來越多的高樓大廈,越來越多的高速公路和鐵路,卻失去了不含瘦肉精的豬肉,不加三氯氰胺的牛奶,沒有甲醛等有害物質的無毒大米和農藥含量不超標的蔬菜水果;雖然擁有了“舉世矚目”的‘北京奧運’和‘令人驚艷’的‘上海世博’,卻失去了越來越多可供子孫後代開發利用的土地礦山河流和森林。”

環顧改革開放40年來的神州大地,環境日甚一日被污染,資源日甚一日被透支,貧富差距日甚一日被拉大,傳統道德日甚一日被摧毀——凡此種種,無一不足以證明,所謂“中國奇蹟”其實不過是一種以毀滅生態環境,犧牲中華民族的前途和子孫後代的幸福,剝奪廣大民眾的權利和福利為慘重代價的一種“慢性自殺式的增長”!用成語說,這就叫殺雞取卵、飲鴆止渴。說白了,這樣的“中國奇蹟”根本就不是老百姓的福音,而是他們的災難。

說到底,不結束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再有多少奇蹟也改變不了中國老百姓的命運,改變不了中國的命運!

共產黨造謠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事實其實是:“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