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古玉文:經濟讓步政治收緊 北京困局難解

早在今年年初,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就向全世界誇過口,中共今年逢改革開放40周年,可能推出“超出國際社會的預期”的開放舉措。中美貿易戰拉開帷幕後,中共八月北戴河會議一度傳出中共要重回計劃經濟時代,閉關鎖國。

下半年民企腰斬論甚囂塵上,民眾一波一波的被中共割韭菜,導致了社會衝突的全面加劇,外部環境美中貿易戰正處升級狀態,北京當局內外交困,無奈之下緊急給民企紓困,並南下視察。迫於關稅升級和經濟下行的巨大壓力,G20川習會,中共終於放軟身段,不再叫囂以牙還牙。

中共一方面在WTO中恬不知恥的享受着“扶貧”待遇,一方面卻用大把的外幣推進“一帶一路”政經擴張版圖,對外製造債務陷進,輸出紅色共產主義意識與腐敗經濟形態。而極具攻擊性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直接威脅美國及西方國家的國土安全。美國中期選舉後,兩黨都清醒地洞悉了“中國模式”背後的“中共問題”,反制中共成為美國兩黨乃至世界發達國家的共識。

G20川習會上中共的承諾並沒有打消世界對中共的擔心與顧慮。白宮經濟顧問納瓦羅在G20後也不止一次的表示了對北京執行力的不相信,這種研判是出自於一個眾所周知的原因,那就是中共這個邪惡政權從歷史到現實都是根本不值得信任的。

廣受外界關注的中共改革開放40周年紀念大會上,中共一味鼓吹四十年來的成績,卻避諱提及任何一點缺點與不足,更不可能談制度性缺陷了。中共自然是一路高歌標榜自己,全然抹殺了十多億百姓在改革開放,經濟發展中的主體貢獻。在中共吹噓自己如“大海”般的經濟體量中,腐敗的國企永遠是值得歌頌的航母。如果把中共的改革比作一場戰役,那些類似小崗村改革先驅者們和曾經的下崗大軍只不過是這場戰役中的炮灰而已。

“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中共這句話一出口,世界再次被中共的出爾反爾、怙惡不悛而驚倒。一個將馬克思和“消滅私有制”為追求目標與執政原則的政權,能對以“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為基礎的自由經濟包容和開放到什麼程度呢?開放的誠意又有幾分?

中共在12月19日—24日的經濟工作會議上宣布了一系列經濟讓步示好的政策,包括減免706種商品的關稅。23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審議了加強對外商投資合法權益保護的《外商投資法(草案)》,草案中對強迫外資企業技術轉讓做出了法律禁止。

問題是,中共在經濟讓步的同時,無遮攔的加強政治控制。它的法律是為它自己服務的,是以它的意志為轉移的,說變就變,邊說邊變。世界剛剛見證它報復性地抓捕了加拿大三位在華人員,並且拒絕釋放;見證了它製造了一個沒有聖誕樹的聖誕節;見證了它下架了83本外國學術期刊,僅因為這些學術期刊沒有拍共產黨的馬屁;世界也即將見證26日它將怎樣針對709冤案王全璋律師進行迫害性庭審。

中共總是在千呼萬喚、萬般壓力下才勉強虛開一扇門,即刻條件反射般的封堵了無數個門,疾如旋踵。它覺得這樣活着才安全,這樣的開放才能“不亂”,才能維持其政權的“合法性”。然而這個經濟讓步初衷與動機與美中貿易談判美方所要達到的公平貿易原則,有着不可彌合的衝突。

基辛格中美關係研究所主任戴博在近期一場美中關係研討會上說:“特朗普政府呼籲加強國防供應鏈的韌性,·····我們已經看到了外國投資委員會改革法案的出台,這已經嚇跑了很多中國的投資,對後來的投資也會更加以質疑的眼光看待。我們很有可能會看到新的出口管控條例,我們可能也會看到限制中國學生的簽證條例。”

“……因為中國的原因,我們已經退出了《中導條約》。我們制定了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也在加強四國聯盟。我們反對‘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我前面也提到了非洲戰略,也是從中國的角度出發的。我們看起來也在應對中國的網絡入侵。所有這一切,都不會因為中國重新購買我們的在實施關稅前他們就購買的大豆而改變。”

27年前的12月25日晚7點38分,戈爾巴喬夫做完最後一次總統演講的同時,蘇聯紅旗從克里姆林宮上空永遠的降下。蘇聯正式接收了“死亡通知書”,和平解體。

27年後的北京當局是否能意識到,保黨思維才是改革開放中“驚濤駭浪”的真正誘因與魔障! G20川習會談判內容在短暫的時間內將倍受考驗。在經濟讓步的同時進行政治強控,此舉如同斷鶴續鳧,移花接木,終將功虧一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