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國大媽掃貨銳減 奢侈品勢爆併購潮

中國最近積極打擊水貨活動,加上經濟放緩,消費力轉弱,在“大媽”減少掃貨下,名牌企業的公司股價紛紛從高位大幅回落,但有危亦意味有機。分析指出,大型品牌集團開始採取多元化品牌策略。一些規模較小或家族式經營的奢侈品牌或成獵物。

意大利製鞋名家Salvatore Ferragamo是少數具悠久歷史的獨立奢侈品牌,該公司2011年掛牌上市,股價在創辦人遺孀Wanda Ferragamo十月去世後首個交易日,單日上漲最多8.8%,反映市場憧憬公司未來賣盤機會增加。

另一意大利皮鞋名牌Tod's的銷售幾乎連跌五年,最近重組亦惹來賣盤揣測,迫使創辦人Diego Della Valle需公開澄清。至於家族式經營的意大利時裝品牌Missoni較早前已出售少數股權予當地私募基金。

事實上,自9月Michael Kors斥資21.2億美元收購意大利時裝品牌Versace後,歐洲中型奢侈品牌被收購的揣測便不絕於耳,特別是Versace出售作價不菲,相當於其22倍預測市盈率,遠高過去年Tapestry收購Kate Spade的9倍市盈率。

名牌企業收購消息滿天飛,部分反映整體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據顧問公司Bain& Co.估計,今年全球奢侈品市場達2,800億歐元(約2.5萬億港元),是1996年的三倍,料2025年進一步增至3,900億歐元(約3.5萬億港元),主要動力來自中國消費者尤其是千禧世代。

中、小型奢侈品牌經營不及大型奢侈品集團,其中一個原因是沒有財力爭奪大城市購物黃金地段的鋪位,例如紐約第五大道。RBC分析員Rogerio Fujimori亦指出,全球化及科技顛覆下,意味網購和社交媒體的重要性日增,惟經營保守或缺乏資金擴展的一些歐洲品牌未能跟隨得益。

此外,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令奢侈品業前景蒙上陰影,摩根士丹利早前將奢侈品業的投資評級降至減持。

花旗分析員Thomas Chauvet指出,奢侈品業周期性復蘇、剩餘現金流,以及強勁資產負債表,均推動行業整合。他又稱,Ferragamo是一個較為吸引的收購目標,原因包括其高檔定位,而零售網絡與旗下鞋類、皮革及香水產品線均具擴張空間。

Berenberg分析員認為,LVMH及開雲集團(Kering)坐擁大量資金,奢侈品業勢再掀起整合潮。該行分析員認為,Tod's是業界表現最差的品牌之一,如果公司最近重組未見到即時改善,預期很快便會成為收購目標。該行亦指出,高級羽絨品牌Moncler股價從6月高位瀉三成,收購頓時變得吸引。

不過,Berenberg則估計普拉達(Prada)將不會被收購,理由是家族牢牢控制約80%股權,而且品牌呈現人氣再升的跡象。

●機械人生產行內反應兩極

奢侈品牌多以手工製作起家,科技崛起對傳統生產工序構成衝擊,一些奢侈品牌如意大利Gucci已加以適應,包括以機械人製作售價達650美元的運動鞋。市場人士和分析員預期,下一輪科技浪潮很可能較之前更激烈,例如人工智能(AI),對部分奢侈品牌將是一大考驗。

Gucci估計,僅30至35%工序可用機械人代替,其他仍需加入人手。行政總裁扎比里(Marco Bizzarri)料,3D技術在開發、製作原型以至生產工序上將帶來巨變,又提到人工培育皮革的發展或令皮革廠“絕種”,該公司亦正投資初創企業。

同是意大利奢侈品牌的普拉達(Prada)對採用機械人生產有保留。聯席行政總裁Patrizio Bertelli直言,每個人都在談論機械人,雖然有些東西可以用機械人去做,例如生產運動鞋和管理倉庫,但是不可能用機械人製作手袋。

奢侈鞋履品牌Caovilla則把目光投放在AI和大數據上,在廠房的牆上貼着大型試算表,透過來自電子商貿的數據,以圖表展示每種設計款式的銷售速度。該公司指出,大數據有助設計出更多消費者想要的東西。

惟有意見認為採用機械人會弱化品牌背後故事性,大數據亦可能導致不同品牌追逐同類型產品。歷峰集團創辦人兼主席魯珀特更警告歐洲必須扞衛手工製作,否則將面臨嚴峻後果。

●美容界新星冒起衝擊傳統龍頭

科技近年對零售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化妝和美容產品業最為明顯,社交媒體成為新興推廣和營銷渠道,並造就很多新進獨立品牌湧現,但對不少未趕及捕捉大趨勢的傳統品牌構成衝擊。

2010年才以寫網誌起家的化妝品牌Glossier,深受千禧世代歡迎,其產品銷售完全不靠百貨公司或專門店如Sephora。行政總裁Emily Weiss稱,其客戶主要透過朋友及Instagram(IG)給予意見,而非傳統渠道如雜誌。她又預測公司今年銷售將突破1億美元,更豪言以消費形態的走勢來看,一些現時領導者如雅詩蘭黛及歐萊雅,十年後未必再是業界龍頭。

另一人氣化妝品牌Anastasia Beverly Hills由前化妝師Anastasia Soare九七年創辦,約於一二年起開始廣受認識,主要透過IG作為影像教室和與消費者互動,亦建立一些名人網絡如名模仙蒂歌羅馥和影星米雪菲花。Anastasia近年也在商業上取得成功,估計去年稅前盈利達1.8億美元,超越歷史悠久的露華濃(Revlon),後者只有1.335億美元。

一些不及追上社交媒體潮流的傳統化妝品牌,聲勢大不如前。有逾百年歷史的化妝品直銷商雅芳(Avon),市值由○四年高峰近220億美元,萎縮至目前僅11億美元(約85.8億港元)。之前高價收購寶潔(P&G)化妝品業務包括CoverGirl的Coty,五年來四度易帥,股價今年瀉逾50%,並跌穿2013年招股價。

研究機構Kline& Co估計,獨立化妝品牌去年銷售升24%,遠高於整體5.9%增幅。

惟並非所有傳統化妝品牌集團均坐以待斃,反擊策略之一包括先把一些開始冒起的品牌收歸旗下,如雅詩蘭黛2016年斥資15億美元收購Too Faced Cosmetics,創公司歷來最大收購紀錄。雅芳也開始與時並進,年底前向數目達100萬人的銷售隊伍進行數碼培訓。行政總裁Jan Zijderveld希望銷售團隊除利用小冊子推銷外,也成為“e代表”,使用社交媒體聯絡客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