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坐飛機回國越來越不舒服? 外媒揭迷

經常坐經濟艙往返中加的華人,一定有這樣的體會。飛機上的座椅怎麼睡都不舒服,椅子窄,空間小,躺也不是坐也不是,十幾個小時比火車硬座還煎熬……

更可怕的是,十幾個小時時間,和一百多人一起擠在悶熱昏暗的機艙里,屬於自己的區域面積不到一平米。不少人都在抱怨,經濟艙的座椅實在是太窄了。

飛機座椅變窄了

事實上,覺得坐的不舒服的並不只是少數一些人。作為航空大國,越來越多的消費者開始抱怨飛機上的座椅太窄:“我覺得特別不爽,”一位剛下飛機的女性乘客對記者說,“特別是我旁邊還坐了個胖子……”

飛機上的座椅間距到底有多窄?

美國CNN記者做了個對比,他們分別測量了火車,汽車和白宮記者招待會的座椅間距,測量的標準是前後兩排座椅靠背之間的距離。結果,火車座位的間隔高達40英寸(1.02米),普通小轎車前後排相隔32英寸(0.81米),而白宮記者招待會的間隔是34英寸(0.86米)。

那麼飛機上的座椅間隔有多長呢?

很遺憾,最長的也只有汽車后座那麼寬敞――根據相關數據,澳洲維珍航空的座椅達到了32英寸;而國際主要航空公司的平均值只有30英寸(0.76米);

更為糟糕的是,有些廉航的座椅靠背好像還是不能調的。

從前的飛機座椅並非如此

然而,飛機座椅並不是一直都這麼擠人的狀態的。

至少在1985年,國際主要航空公司的座椅間隔都在34到36英寸(0.86到0.91米)之間,在進入九十年代後,座椅間隔就開始越來越短。等乘客意識到時,他們放腿的空間已經比三十年前少了10厘米了……

另一方面,座椅的寬度也在悄然發生着變化。在2000年前,國際航班的座椅寬窄還有19到20英寸(0.5米左右),但在進入本世紀後,國際主要航空公司不約而同地把座椅慢慢調節到了18英寸(0.46米)以下。

根據 Flyer Rights提供的數據,從2000年左右至2010年左右,國際主要航空公司的平均飛機座位尺寸從18.5英寸(47厘米)減少到17英寸(43.18厘米),而平均座位間距則是從35英寸(88.9厘米)縮小到31英寸(78.74厘米)。

這個變化在最近幾年裡尤其明顯。在2010年,波音所收到的波音777的訂單基本都是標準的9排機型,只有15%是10排的機型,到了2013年,這個數字一下子上升到了70%,打破了長達十年的傳統。

不僅如此,各個航空公司都在通過促銷、超售等方面降低空座率,全球的乘客運載率從2005年的75%上升到今年的80.6%,而這意味着飛機變得更加擁擠,乘客沒辦法利用空座來讓自己的旅途更舒適了。

航空公司:利潤最大化

在最近幾年裡,全球航空的凈利潤不斷上漲,從2005年每搭載一個乘客就虧1.9美元,增加到今年每多一個乘客就多賺7.7美元。

對於航空公司來說,一架飛機能搭載越多乘客,就越能將利潤極大化。然而,在它們增加機上座位的同時,能否兼顧飛航安全也很重要。

為了滿足航空公司利益極大化的目標,飛機製造商開始想辦法讓座椅更“苗條”,重新設計座椅後放置雜誌和警示手冊的袋子,將座墊換成延展性更好的彈性網紗材質,還有調整座位間的扶手。

Teal Group飛航產業分析師阿布拉菲亞(Richard Aboulafia)說:“設計飛機座椅有兩大目標:塞進更多的人和讓整架飛機更輕。”

顯而易見,間距縮短了,座位就可以增加。一趟飛機就能塞下更多的乘客,航空公司自然就能多賺錢。

騰出空間給頭等艙

實際上,幾年前,國內國外都有航空公司認真研究過在飛機上賣站票的可行性,甚至還設計了“站立支架”,要不是被相關部門叫停,他們怕不是真會把機艙弄成沙丁魚罐頭……

另一方面,經濟艙讓出了更多空間,航空公司也可以增加更多的“高等艙位”。也就是說,經濟艙的放腿空間都被土豪拿去用了。經濟艙省出來的空間可以多加四排高等艙。

事實上,有一個鮮為人知且略微殘酷的事實是:我們絕大部分低價乘客並不是航空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據調查,英國航空有一趟從倫敦希思羅機場飛往華盛頓杜勒斯機場的直達往返航班,共有224個座位:經濟艙(藍色)122個,每個票價876美元,則經濟艙收入為106872美元;高等經濟艙(黃色)票價2633美元,一共40個,收入105320美元;公務艙(紅色)48個單價6723美元的座位,收入322704美元;頭等艙(綠色)的14個座位,每個票價8715美元,收入總計122010美元。

如果你對上面這一堆數字頭暈的話,那麼直接看結論:這趟航班總收入的84%是由非經濟艙乘客提供的。122名經濟艙乘客的票錢加起來還沒有14個頭等艙客人的多……

安全隱患

專家表示,可不要小看縮水的這幾厘米的變化。很多時候你在飛機上“輾轉反側”的原因,就是因為座椅少了一寸。2013年,空客公司發佈了一項研究成果指出,在18寸椅子上打盹的乘客報告的睡眠質量,比睡在17寸上的高53%,而且他們普遍更不容易醒來和被打擾。

倫敦睡眠中心的Irshaad Ebrahim博士表示:“在長途旅行中,一英寸就能帶來非常大的不同。”

此外,雖然在飛機座椅設計上有許多方法可以讓空間變大,但有的消費者保護組織仍不買單,它們認為座距縮小不是舒服與否的問題,而是安全的問題。

Flyers Rights主席哈德森(Paul Hudson)表示,為了飛航安全有必要對座椅的座距和寬度設限。乘客越長越大,但飛機座椅卻越來越小,而現行規定仍要求飛機上的乘客要能在一分半內全數撤離。“明顯的,如果你擠進一個非常狹窄的空間,要在發生緊急情況時逃出來就更難。”

花招百出的航空公司

實際上,調節座椅間距並不是航空公司“揩油”的唯一方法。在很多你沒留意或看不到的地方,他們都動過各種各樣的小心思,簡直可以說是從牙縫裡省錢。

1980年代時,美國航空(AA)的一名空乘發現,將近四分之三的顧客在吃飛機餐時都不吃沙拉里的橄欖。時任美航總裁克蘭德爾(Robert Crandall)得知後,馬上下令去掉飛機餐的橄欖,而這一項調整每年為美航節省下了4萬多美元。

1994年,也是在一個空乘的建議下,西南航空停止為垃圾袋打印公司商標,這一項又為公司省下30萬美元的開支。

瑞安航空還想出了這麼一個主意:取消飛機靠背上的置物袋。因為這樣一來乘客就不會把垃圾放在裏面,省下了一筆清潔維護費用。

有些省錢省出花兒來的廉航,甚至還會讓空姐在飛機起飛前下飛機去做檢票工作――這樣他們就不用多雇一個檢票員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也不必太抱怨航空公司的“摳門”行為。某種意義上,正是這些措施才能讓我們買到幾千甚至幾百的低價機票。

另一方面,如果不是那些在頭等艙喝着香檳的乘客出錢,絕大多數航空公司是沒法把跨洋飛機經濟艙壓到萬元以下的檔位的。航班就很有可能像1950年代一樣變成少數貴族才能消費得起的“奢侈旅行”。

總的來說,在價格和舒適度之間,航空公司選擇犧牲後者來彌補前者,而絕大部分乘客也接受了這一事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澳洲Mirror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