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顏丹:給養老機構劃分等級 中共居心何在

在時隔近一年後,政府不向民眾通報公辦養老院是否已達到了基本的標準與規範,而是急着給民辦養老院分類、劃等,這不明擺着要轉移視線,打算將自己在民生、養老領域的腐敗與失責繼續掩蓋下去嗎?

中國社會迅速進入老齡化,養老壓力突出。圖為一對母親和女兒走在上海的一條街道上。

近日,陸媒發消息稱,“全國15.5萬家養老院擬分級管理,等級劃分標準將公布”。這份由中央某機構起草的《養老機構等級劃分與評定》標準打算“將養老院劃分為五個等級”。在相關研討會上,民政部有官員表示,這樣做是為了“進一步推動全國養老機構邁入高質量的發展階段”。也有專家指出,“分等級是希望把所有的養老機構都歸入到不同類別當中”。

然而,與專家提出的要“把所有的養老機構都兜進來”,就得“把分級指標降低到最底線”,並採取“強制性”措施形成反差的,是上述標準的起草者們所給出的“僅推薦,非強制”的說法。有關人員甚至強調,“各個省份的養老機構星級評定標準還是由各個省(市、區)的民政部門確定”,“地方民政部門是否採取此標準主要還是看民政部門的想法”。

可見,在如何打造高質量的養老機構這事上,中央倒是統一了標準,但地方執行的隨意性卻仍未改變。究其原因,某養老院院長給出了這樣的回答,“規模小的、落後農村地區的養老機構可能面臨難以達標的難題”。然而,令人感到費解的是,這些落後地區的養老院大多是公辦的,“從資金獲得、審批、信任等方面都能獲得非常好的條件”,又怎會難以達標呢?

要知道,中國最早的養老院,又稱“敬老院”,本就是為了供養農村喪失了勞動能力的鰥寡孤獨者,即“五保戶”而建立的。這樣的養老院基本是以政府為主導的公辦機構,幾乎沒有什麼營利性。有文章指出,“過去養老服務是純福利性的,是政府提供的”。

既然如此,公辦養老院的“床位等硬件設施”又怎會“未達到最低標準”呢?對這類未達標的公辦福利機構,如果不採取強制措施來進行整改,那不就是對政府的瀆職失職、甚至中飽私囊有意縱容嗎?實際上,中共官方在興建養老院的事務上,不僅是“難以達標”的問題,更是將自己本該承擔的義務和責任,早就推的一乾二淨了。

自2013年,中共國務院下發了35號、40號文件之後,“中國的養老產業正式啟動”,政府“把一個龐大的養老群體推向了社會,由社會力量來承擔養老服務”。就這樣,中國的養老院開始由“非營利”向“產業化”發展。那些走向“產業化”的民辦養老院只要有利益驅動,為了吸引客戶群,實現盈利,必定會以服務和質量為先、為重。在資金充裕的情況下,它們想方設法也會把自己打造成像星級酒店一般。

但問題是,官方2015年發佈的數據顯示,“一半以上的民辦養老機構收支只能持平,40%的民辦養老機構長年處於虧損狀態,能盈利的不足9%”。由此足見,真正有財力進入這類高、大、上養老機構頤養天年的中國老人,實在是屈指可數。

此外,早有資料顯示,中國民辦養老機構的市場前景其實並不樂觀。因為在中國人所選擇的養老方式中,90%是居家養老,僅7%靠的是社區服務,而真正在養老院生活的老人卻只有3%。如果按照陸媒所說的“上千畝地、上千張床來做養老的項目隨處可見”,那麼如今,中國養老院所呈現出的“48%的高空置率”也就不在意料之外了。

實際上,對於“養老”這件大事,中國人已越來越考慮不了“觀念”問題了;迫在眉睫的,仍舊是“養老金不足”這個長期存在的大難題。“能盈利的養老院不足9%”不正說明了中國老人絕大多數都是囊中羞澀嗎?相比不願住,住不起或許才是中國人對民辦養老院望而生畏的關鍵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大量的老人不但對民辦養老院望而生畏,對公辦的養老機構也同樣心生恐懼。由於中共治下“無官不貪”,扶貧、養老早已淪為腐敗“重災區”;因此,公辦養老院不僅硬件跟不上,對待老人更是連貓、狗都不如。且不說,將老人凍死、餓死、虐待的養老機構比比皆是,就連發生過致使多名老人被燒死的重大火災事故的養老院,也並不罕見。

公辦與民辦養老機構的服務水平如此涇渭分明,又何須政府來考慮劃等、分類問題?更重要的是,無論公辦,還是民辦,所凸顯的都是中共不想對民眾養老負責的流氓心態。若非如此,政府又何須等到今年1月才出台《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基本規範》?

在時隔近一年後,政府不向民眾通報公辦養老院是否已達到了基本的標準與規範,而是急着給民辦養老院分類、劃等,這不明擺着要轉移視線,打算將自己在民生、養老領域的腐敗與失責繼續掩蓋下去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