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日貿易談判大限將至 中共會統戰日本嗎

2018年6月7日,川普總統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在白宮玫瑰園舉行聯合新聞發佈會

美日貿易談判定於明年1月20日開始,日本面臨降低對美貿易順差的壓力。如果日本不能轉移對美出口,或將導致日本經濟的結構性損傷,對出口導向型經濟構成問題。中國會趁此機會統戰日本嗎?

出口不僅是日本經濟增長的關鍵動力,也是其經濟增長模式的基礎和推動其經濟周期的重要因素。去年,凈出口貢獻了日本GDP增長的三分之一。今年前10個月,日本向美國出售了價值1176億美元的商品,這幾乎與日本對中國的出口相當。但最大的區別在於,這些銷售使得日本與美國的貿易順差達到562億美元,而在同一時期,與中國的貿易逆差達233億美元。

美日貿易談判在即

據美國財經媒體CNBC報導,川普在執政2年後似乎決定,日本對美國系統性的過度貿易順差必須降低。美日貿易談判定於2019年1月20日開始,美國將其製造業產品和農產品可免稅出口到日本作為首要事項。

汽車貿易佔到美國對日貿易逆差的75%,美國尋求汽車貿易更加平衡。美國聯合汽車工人工會呼籲對日本汽車和零部件實行配額。

日本可以有一段時間適應新的貿易體制,特別是在農業問題上。但民主黨已警告美國談判代表加強執法和進行程序保障。

上周三(12月19日)公布的日本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只有39%的受訪者認為日美關係“好”,低於去年的56%。近40%的日本人認為日美關係“糟糕”,而去年這一百分比是23%。

這些民調傳遞的消息和一些身居高位的人一樣,他們要求盟友尊重朋友。但美國也開始意識到一些國家的敵意正在增加,雖然他們剛剛還從美國獲得了無條件的安全保障,不受限制地從美國賺錢,進而得到了經濟上的蓬勃發展。

CNBC報導稱,德國也差不多,在美國的安全保障之下,每年還從美國賺取500-6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前德國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oeder)周日(12月23日)接受採訪時告訴德國政府,不要接受美國的建議,停止與特定國家進行交易。

報導說,一個簡單的事實是,在美國向其朋友和盟國提出分擔國防經費,平衡與美國的貿易順差時,這些盟友就會質疑與華盛頓的關係。

日本如何轉移500億銷售

如果美國認真縮小與日本的貿易逆差,日本似乎必須迅速將約500億美元的海外銷售額轉移到亞洲和歐洲目的地。

關鍵問題是,在去年採購的1330億美元之外,中國是否願意承擔數百億美元的日本出口。鑒於中國在進口替代方面的持續進步和國內需求的增長趨緩,這看起來不太可能。而持續存在的政治和安全問題也使兩個本就疏遠的亞洲鄰國之間實現更大經濟一體化的存在障礙。

中國對日本上周公布的國防計劃感到憤怒,北京稱,日本的軍事意圖與該國的憲法矛盾。北京震驚地發現,該計劃增加的軍費達2430億美元,而日本直升機可以短距離起飛,甚至垂直起飛,這讓北京特別反感。

而日本《日經新聞》報導說,日本政府之所以決定追加採購F35,是考慮到美國總統川普將美國對日巨額貿易逆差視為問題,敦促日本擴大採購裝備品。日本政府在回應川普要求的同時,尋求使用老款F15折價換購F35,來減少採購裝備品所需資金。

CNBC報導說,作為與美國達成的新貿易協議的一部分,日本似乎正在購買42架F-35B和63架F-35A飛機以及兩架“宙斯盾”導彈系統。

中國和俄羅斯都知道所有尖端的軍事裝備都是針對他們的,他們不太可能通過增加出口來拯救日本經濟。

歐盟除了將在今年年底進口800億美元商品,也不太可能允許日本卸下更多的出口。“黃背心”抗議活動讓法國政府頭腦清醒起來。雷諾(Renault)是法國汽車製造商,而日本的尼桑和三菱可能不會被允許佔據更大的歐洲市場份額。

日本面臨的選擇

日本將無法把約500億美元的美國出口轉向其它貿易目的地。這或將導致日本經濟的結構性損傷和對出口導向型經濟構成問題。

東京認為無法承受,而且財政措施不會減輕這一打擊。眾所周知的道路、橋樑等基礎建設公共投資是一條死胡同。社會老齡化、大量的福利支出,加上一次性的非市場支出——龐大的軍費開支,這些對日本經濟的增長几乎沒有助力。

但如果川普政府的真正用意並非眼前利益,而是重塑國際秩序,日本或與美國簽訂對雙方都有利的貿易協定,同時加入毒丸條款,把非市場經濟國家排除在雙方的貿易體系之外。正如美墨加貿易協議,把中共踢出貿易體系,除非它發生結構性改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記者憶文編譯/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