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華語娛樂 > 正文

楊冪劉愷威官宣離婚 嘉行傳媒遭受致命打擊

今日,@嘉行傳媒發聲明宣布楊冪、劉愷威於今年簽署協議,和平分手,離婚是雙方彼此尊重溝通後做出的選擇,未來將以親人的身份共同照顧撫養孩子,以朋友身份真誠地祝福彼此的未來。

楊冪、劉愷威兩人在2011年因戲生情,2014年在巴厘島舉辦婚禮,同年6月生下女兒小糯米。楊冪與劉愷威自2014年結婚以來離婚傳聞就一直沒有間斷,2015年兩人還曾在微博示愛,澄清傳言。但在2016年11月,狗仔曝出劉愷威疑似出軌王鷗,也就是著名的“夜光劇本”事件,那時楊冪出席活動時還明確表示:“自己無論如何都相信劉愷威”。

儘管楊冪說相信劉愷威,但在“夜光劇本”事件之後楊冪和劉愷威的微博互動在大大的減少,到了今年楊冪在劉愷威生日當天(10月13日)則只發了一條和國家扶貧日活動有關的微博,斷了連續四年的生日祝福。據傳他們現在公布離婚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趕在被狗仔曝光新戀情之前先“自首”。

12月20日下午,微博上就有不少網友發文暗指某85小花將於這周宣布離婚,更有大V直接轉發楊冪2011年發佈的微博“以為真心的付出就值得,結果依然逃不掉傷心,這就是愛情”,雖然沒有直接點名,但粉絲們都猜測是在暗指楊冪離婚的傳聞。

但當天下午,楊冪在三亞參加品牌活動,從現場視頻來看心情相當不錯,還向粉絲們提前祝賀新年,似乎並沒有受到離婚傳聞的影響。

明星夫妻的離婚首先就要面臨的是商業價值的下降,可能還會面臨代言商的巨額賠償要求。而且楊冪劉愷威的離婚對於嘉行傳媒來說打擊也是十分巨大的,首先作為公司頭部藝人的劉愷威可能將會離開嘉行傳媒,這也將對公司的形象帶來很大負面影響。此外,儘管嘉行傳媒已經從新三板摘牌,但肯定還在籌划著IPO或者其他資本動作,但是關鍵人物的離婚牽扯到的分家產問題,會對公司估值會有很大的利空。近年來,嘉行傳媒還面臨著爆款難覓、藝人斷層、高管離職等問題,離婚事件使身陷漩渦中的嘉行傳媒的前景更加堪憂了。

明星夫妻商業價值1+1大於2

離婚不僅商業價值下降還將面臨巨額賠償

楊冪作為當下時尚圈最受寵的時尚女王,在近日《第一財經周刊》發佈的《最具商業價值明星榜》中更是排名第一,這個榜單是根據明星的專業能力、代言能力、帶貨能力、曝光力和社交能力5個維度進行的綜合評價,所以明星的婚姻關係與商業利益也綁定的十分密切。

在娛樂圈,戀情和家庭其實已經成為明星增值的重要方式。楊冪和劉愷威、劉詩詩和吳奇隆等明星夫妻都憑藉共同出演的影視作品成為戲內外的國民CP,對於明星夫妻檔而言,廣告、商演報價通常也是“1+1大於2”的。

所以明星的離婚對於商業價值的打擊是十分巨大的,有數據顯示,2018年楊冪總代言數達29個,其中包括雅詩蘭黛、Michael Kors、力士、H&M新年系列、58同城、高露潔等。任何一款產品,邀請明星代言,都是希望明星可以與和品牌形象相契合,從而獲得市場回報,此外明星夫妻一旦婚情告急,昔日所說過的種種甜言蜜語都將成為今日“打臉”的素材證據,因為“反差”對明星形象的損害反而會更大,這會大大影響群眾的消費情感,從而影響代言公司的形象。

比如曾經一度是模範恩愛夫妻的文章和馬伊琍,一起代言了某運動服裝品牌,而公司之所以選中二者代言,就是看中他們的夫妻形象符合其品牌訴求,但文章出軌門事件一經曝出,文章的好男人形象轟然倒塌,模範夫妻的虛名也一去不復返,這也就等同於切斷了所有可以夫妻檔形象出現的商業代言機會。

而且一般品牌方與明星簽約會規定在合約期間不能有負面,用法律條款約束明星,明確不當行為,不得損害夫妻形象。若出現影響推廣的負面,則可能會解除合同,並給予賠償,一般代言費越高,附加條款就越細,相應的賠償金額也會越高。

共同利益將兩人緊緊捆綁在一起

嘉行對賭期剛過,離婚時間剛剛好

除了商業代言外,楊冪的商業版圖也將受到影響,據天眼查數據顯示,目前與楊冪直接或間接相關的公司共計10家,並在6家公司中擔任法人,其中最為知名的還是嘉行傳媒。

劉愷威、楊冪在2014年結婚後,楊冪與其經紀人曾嘉、趙若堯一同創辦了海寧嘉行天下影視文化有限公司,同年10月,楊冪工作室更名為“嘉行楊冪工作室”,2015年7月,楊冪、曾嘉和趙若堯又成立了“西藏嘉行星光投資管理合夥企業”用來做投資管理。

而劉愷威和楊冪兩個人就同屬於嘉行傳媒,作為新成立的公司,劉愷威和楊冪兩人無疑是嘉行傳媒最知名和最賺錢的藝人了。所以無論是兩人的婚姻狀況還是共同利益,都把兩個人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

2015年9月,西藏嘉行借殼“西安同大”掛牌新三板,當時估值2500萬。收購完成後,西藏嘉行持有西安同大股份的比例達到37%,成為西安同大第一大股東。隨後西安同大宣布設立全資子公司“霍爾果斯嘉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2015年11月 SMG旗下尚世影業入股西安同大20%股權,與嘉行傳媒達成戰略合作。嘉行傳媒引入尚世影業時,曾承諾2015年-2017年的凈利潤不低於0.75億、1.05億、1.47億,這三年期間,嘉行傳媒分別以0.82億、1.29億、1.9億的凈利潤超額達標。2018年上半年,嘉行傳媒的業績也依舊出色,營業收入達5.22億元,同比增長295%,凈利潤達1.33億元,同比增長97.64%。

對賭協議中還有一項十分重要的條款:西安同大若出現實際控制人、核心管理人員、核心藝人其中有離任、退出管理層工作或解除與公司的獨家演繹演藝代理關係的情形,也會觸發回購條款。也就是說在2018年之前,作為公司頭部藝人的劉愷威是不能離開嘉行傳媒的,否則這將會給嘉行傳媒帶來致命打擊。

並且,明星夫妻離婚必然離不開資產的分割,這樣的話,楊冪所持有的嘉行傳媒的股份就需要分割給劉愷威,這也是嘉行的一大損失。即使沒有這些變動,如果在對賭期間爆出楊冪和劉愷威離婚這種爆炸性新聞,也絕對會影響嘉行傳媒這一品牌的發展,對於公司業績提升也會打來巨大影響。所以在2018年馬上就要結束的時候,嘉行傳媒的對賭期已經結束,時間正合適。

爆款難覓、藝人斷層、高管離職

諸多壓力下資本撤離嘉行傳媒

而且,嘉行傳媒最近本身也十分不順,2017年,開年“嘉行系”電視劇《親愛的翻譯官》《漂亮的李慧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播出,勢頭十分火熱,成為去年的現象級IP,使嘉行營收及利潤大幅上漲。這些劇集在嘉行“老帶新”的藝人培養模式下,也捧紅了自家的一眾藝人,特別是處於事業上升期的迪麗熱巴,一整年都持續活躍在觀眾的視線里,成為去年走紅速度最快的女藝人之一,商業價值成倍上升,已經成長為能挑起大女主劇的藝人之一。

進入2018年後,《談判官》《烈火如歌》播出,但都未引起強烈反響。其中由迪麗熱巴擔綱的第二部大女主戲《烈火如歌》在上星失敗的情況下,變身純網劇於優酷開播。在作品質量不佳的狀況下,嘉行的藝人經紀模式,也暴露出許多問題。2017年在作品和藝人的驅動下,嘉行市場價值陡升,但是相比已經成為新一代偶像的迪麗熱巴,嘉行的其他新人目前大多僅處於上升期,雖然在嘉行“老帶新”的以劇造星模式下活動已久,仍很難獨當一面,藝人斷層現象嚴重。

在此背景下,資本也在從嘉行傳媒撤離。2017年6月,嘉行傳媒投資總監,公司的核心之一李娟套現2.5億元離開嘉行傳媒。12月,尚世影業轉讓嘉行傳媒14.25%的股權,以不低於嘉行傳媒全部股權估值45億為定價基礎。從50億到45億,嘉行傳媒僅僅半年內縮水10%。

2018年11月6日,A股上市公司東方明珠發佈了董事會決議公告,同意旗下子公司上海尚世影業調整其轉讓嘉行傳媒部分股權的公開掛牌價,以不低於嘉行傳媒全部股權估值40.5億元為定價基礎,重新以公開掛牌的方式轉讓其持有的嘉行傳媒9.5%的股權,作價3.8475億元。尚世影業的兩次股權出售間,嘉行傳媒的估值下滑了近5億元,而距離嘉行50億的巔峰市值,更是下跌高達10億。

目前,天眼查信息顯示,上海尚世影業持有嘉行傳媒19%的股份,但是據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其中9.5%的股份尚世影業已經在今年受讓給了嘉行的股東方,也就是說,此次尚世影業掛牌出售的9.5%的股份,屬於清倉出售。

從2015年的2500萬至去年巔峰時的50億,兩年時間內嘉行估值暴漲了200倍,而隨着市場步入寒冬,公司本身又面臨著諸多問題,一年多公司市值就蒸發10億。而此次楊冪、劉愷威的離婚對於嘉行傳媒來說更是雪上加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砍柴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華語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