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人工智能熱大幅退燒 迅速遭拋棄

中國火熱的人工智能(AI)產業正陷入遭投資人拋棄、尖端技術無法突破、難以帶來回報的恐慌,與去年創投業紛紛提高AI新創公司估值、中國科技大咖在財報會議上討論發展AI的炒作情況相比,明顯反轉,投資跟着急速冷卻。在偏遠鄉村地區,中國數據標籤工廠則雨後春筍般湧現,靠着廉價勞動力標記,如汽車、紅綠燈、麵包等影像,協助北京推動成為"世界第一"的中國夢。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中國今年AI投資熱情急速冷卻,和去年爭相投資情況大相逕庭。北京去年公布AI產業迄2030年將領先世界的計畫,隨後中國創投業資金大舉挹注;據顧問機構ABI Research統計,中國民間資金去年對AI的投資金額高達50億美元,超越美國;現在這股投資熱潮大幅退燒,中國今年上半年AI投資降至16億美元,還不到美國的3分之1。

中國國務院去年7月公布"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的通知",目標迄2025年中國AI核心產業規模達4,000億人民幣,帶動相關產業規模達5兆人民幣;迄2030年中國要佔據全球AI制高點,核心產業規模達1兆人民幣、帶動相關產業規模達10兆人民幣。

缺強大運算能力 AI投資回收時間長

目前發展高端AI技術的轉折障礙在於,驅動演算法和機器學習的強大運算能力短缺。ABI分析師連介訴(音譯,Lian Jye Su)表示,AI一般性用途的問題現都已被解決,相較於如銀行、營建或採礦等行業特定演算法,開發一般用途的聊天機械人遠較容易;在這些行業里,你必須取得該行業的專業知識。

連介訴指出,中國AI領域面臨的挑戰在於,各行業需要和科技公司合作研發特定的AI技術,但科技公司還需要提高處理能力,新創公司應該更腳踏實地。但即使實現了這些,行業發展也將變慢,投資回報降低,收回投資的時間變長。

對投資人來說,AI發展面臨科技新創業許多類似問題:估值過高、過度投資、卻無法把技術商用和轉化為現金。在中國科技業相當活躍的啟明創投合夥經理人梁穎宇表示,AI產業有點過度投資,許多AI公司無法提高現金化、或對本身的技術能力過度承諾。

數據世界建築工廉價勞力註記標籤

中國新一代低薪工人正為未來AI世界奠定基礎。在河南郟縣、河北南宮市等規模較小、成本較低的城市,AI新創公司經營的數據標籤工廠不斷湧現,大量廉價勞動力為中國海量的圖像和監控影像註記標籤。如專家所言,這些公司猶如把原始數據提煉為AI動力燃料的"煉油廠"。

河南郟縣一家數據標籤工廠的聯合創始人伊亞科說,我們是數據世界裏的建築工人,我們的工作就是疊磚頭,一塊一塊地疊,如同10年前工廠流水線上的工人,"但是我們在AI中扮演重要角色,沒有我們,他們無法興建摩天大樓"。

北京AI公司Ainnovation為一家中國烘培連鎖店提供的自動結帳系統就靠這些標記員協助校準。消費者可將糕點經由掃描後,在無收銀員下自動付費,但該系統有3分之1情況無法分辨瑪芬蛋糕、甜甜圈或叉燒包,因為商店照明和人體運動讓圖像變得更複雜。Ainnovation專案經理梁睿表示,標記員看着商店內部照片的註記工作,讓系統準確度高達99%,"所有AI都建立在人力之上"。

中國軟硬體落後必須仰賴歐美技術

中國AI領域落後最多,必須仰賴歐美企業的是相關尖端技術和強大運算能力。目前,中國大部分AI產品採用的晶片都來自高通(Qualcomm)或輝達(Nvidia)等美國晶片商,軟體也大部分來自海外。華為、百度和阿里巴巴今年都宣示致力研發自己的AI晶片組。

瑞銀(UBS)分析師報告指出,簡單的事實是,中國多數AI大咖目前使用美國平台和軟體工具,例如TensorFlow,猶如中國智慧手機APP(應用程式)基於蘋果 iOS或谷歌(Google)Android的作業系統。

天使投資者"真格基金"執行長方愛之指出,中國目前沒有看到太多有創新力的新AI新創公司,對機器學習和其他AI投資的高點約在2012至2015年間。創新工場創辦人李開復說,一家AI新創公司若有5名從百度或谷歌挖來的工程師,9個月前可能該公司估值可到1.1億美元,現在是6,000萬到8,000萬美元,可能很快就會跌到5,000萬美元以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