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我被摧毀的家庭 我們的今天可能成為所有中國人的明天

2017年3月,我最小的弟弟茹子穆罕默德被關進了集中營。他是一個性格開朗的小夥子,自職業高中畢業之後與他人合夥做生意。他的被捕對我們家,尤其是對母親的打擊非常大。我母親身體不怎麼好,再加上弟弟被抓所帶來的打擊可謂是雪上加霜。正所謂禍不單行,同年八月我的另一個弟弟穆罕默德阿里也被關進了「再教育中心」。2018年8月,我姐夫也被抓去被判了六年監禁。

作者母親(圖:作者提供)

我的名字叫穆罕默德,維吾爾族。東突厥斯坦(所謂新疆)和田人。現就讀於土耳其卡赫拉曼馬拉什市Sütçüİmam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專業碩士研究生,即將畢業。我們家一共有八口人,六個孩子中我排老二,還有一個姐姐和四個弟弟。

2016年5月,我以合法途徑來到土耳其。經過半年的數學與土耳其語的學習,於2017年2月考入了現就讀的大學。直到今年四月我與家人一直有斷斷續續的聯繫。當然,為此我的家人受到了中國政府部門和警察的不斷騷擾且被列入“重點家庭”(重點即重點監督)。在此期間警方經常訊問我的家人,多次逼迫他們叫我回國。但我拒絕了這種無理的要求。他們以我的家人當人質逼我與政府官員和警方聯繫。警方還要求我提供有關校方的證明,我便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但該來的還是來了...

2017年3月,我最小的弟弟茹子穆罕默德被關進了集中營。他是一個性格開朗的小夥子,自職業高中畢業之後與他人合夥做生意。他的被捕對我們家,尤其是對母親的打擊非常大。我母親身體不怎麼好,再加上弟弟被抓所帶來的打擊可謂是雪上加霜。

“媽媽,不要擔心,他會沒事的。”除此之外,我真的找不到任何語言來安慰母親。生離死別是一種折磨,眼看着自己最親的人受着折磨我卻無能為力,更是一種煎熬。

正所謂禍不單行,同年八月我的另一個弟弟穆罕默德阿里也被關進了“再教育中心”。他已婚,有兩個孩子。他的身體從小就不怎麼好,一直在吃藥。而被關進集中營之後,他的健康狀況就變的更糟。據母親說,每次家裡人去探視的時候,他都哭着求家裡人救他出去。有一次因為病重,他被帶到縣醫院救治,母親被叫去付費。當母親趕去卻被阻止和弟弟相見。

“錢讓我付,兒子不讓我見,這是哪門子道理?”

“知足吧大姐,你很幸運,兒子在再教育中心。如果像其他人一樣被關進監獄,你也沒得說。”

“你弟弟求我想辦法救他出去,他哭了。警察待他像犯人一樣,病房由警察守着。最後,他們當著我的面把你弟弟押走了。”母親在電話里告訴我。

為了救出患病的兒子,母親找了所有能找的人,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些諸如“我們試一試吧,你放心,他很快就會出來。”或“我們也沒辦法,上面不發話,我們不敢擅自放人。”之類的搪塞、推諉之語。

“該找的人我都找過了,我儘力了。”母親向我哭訴。母親對兒子被帶走的這一幕久久不能釋懷,終於病倒了。幾番被送進急診室。家人被告知母親身體極度虛弱,若不好生調養會有生命危險。打那以後,每次通話我都竭力多跟母親談心。我即裝出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又試着讓他相信“再教育中心”是“學校”,“弟弟們”是“學生”,想以此來安慰母親。但我知道這對身臨其境的母親不會太管用。同時,堅強的母親也試着不讓我擔心。真可謂可憐天下父母心,她還在為我操心。

2018年8月,我姐夫也被抓去被判了六年監禁。起初家裡人想瞞我,但沒有瞞住。據說姐夫幾年前在村裡的清真寺聽人講經,而那講經人後來被查出是“非法分子”。為此,姐夫和村裡的其他60多位村民因參加“非法講經活動”而通通被判刑,刑期均為六年。就這樣姐姐和孩子們成了孤兒寡母。再後來鄰村的表弟也被叛了五年刑。

每次通話時即怕談論敏感話題,但又禁不住想探聽一些有關親朋與鄉里的消息。而每次聽到的都只能讓我感到悲痛。小弟被抓整整一年之後,即2018年3月母親也被抓了。家裡人一開始想瞞我,但還是沒有瞞得住。“媽媽被抓走了”接着姐姐就泣不成聲。據家裡人說,母親是因為3、4年前在一次喪事上誦經而被捕的。和她一起被抓的,還有村裡的二十多位老太太,她們是“同案犯”。自那以後我給家裡打過一兩次電話。家裡人都受到了極度的驚嚇。當我問起母親的情況,他們都顯得驚慌。“你用不着經常打電話,不是說絕對不要打,只是不要太頻繁了。”有一次家裡人對我說你要為家人着想。自那時起整整一個月我沒再打電話。後來再打過去時電話已接不通了,從此我與家裡的聯繫就斷了。

我一直在談論我的母親是因為我和父親的聯繫基本上在我離家的那天就斷了。那天,父親緊緊地抱住我久久不肯放手。對當時的情形我仍記憶猶新。每次和母親交談他都在一旁看着,通過母親向我問好,我也會通過母親向他問好。(因為夫親耳背,我不能直接和他交談。)可憐的父親年邁體弱,我真不知道沒有了相伴一生的老伴在身邊他老人家近況如何。家裡的活兒自然是由姐姐、嫂子和兩個弟弟承擔起來了。不過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據我所知,他們每晚都要參加居委會開辦的“開放式學習班”,每天還要去參加升旗儀式,還有沒完沒了的勞役。

簡而言之,自2018年5月以來我和家裡的聯繫完全斷了。對於他們的現狀我一無所知。打聽到母親被抓之日起我寢食難安,魂不守舍。近兩年來的精神壓力本來就大,母親被抓後我的精神幾近崩潰。年初做的計劃未有寸步的進展,學習效率大跌,畢業論文也沒有按照原有計劃完成。總之,我的生活不再正常了。

我相信這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遭遇,相信每一個維吾爾家庭都有一個類似的故事。

我希望所有有正義感的人能夠譴責中國政府在東突厥斯坦的種族滅絕行為和反人類罪行、呼籲中國政府停止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罪行、關閉集中營、釋放那些被關進集中營的無辜的人們。

我們在文化上和宗教信仰上和漢人不同,我們是那塊土地真正的主人。僅僅為此,中共暴政在東突厥斯坦進行着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的罪行。將文化差異視為威脅者、拒絕多種文化共存者本身才是對人類真正的威脅。

這個世界因為有愛才變得更美。作為一個普通的人,我也有權利享有這份愛。我相信那些善良的、愛好和平的人們一定會同情我,也一定會譴責暴政。我堅信世上還是好人多。只可惜他們中的大多數還在對身邊發生的罪惡保持沉默。如若不然哪裡還會有罪惡的立足之地?如果世人今天對發生在東突厥斯坦的罪行默不作聲,那麼很有可能我們的今天將成為他們的明天。

最後,我呼籲所有人道的、正直的、善良的、愛好和平的人們和我一同跟種族主義、跟種族滅絕行為作鬥爭,跟這種罪惡的實行者中共暴政作鬥爭,它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2018年10月15日

安卡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