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李平: 連環放生 有因果豈會沒報應

在大律師公會質疑律政司無對外尋求獨立法律意見就放生梁振英之際,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也被放生了。她將從其屯門大宅僭建案中甩身,只有其丈夫會被檢控。表面上看,刑事檢控專員放生其老闆的聲明比鄭若驊放生梁振英有進步,起碼曾諮詢一位資深大律師的獨立意見,並公布了這位律師的意見。但是,由下屬決定是否檢控老闆,正常嗎?只諮詢一位香港資深大律師意見,有說服力嗎?連環放生,如果說幕後沒有黑手,如果說沒有因果關係,如果說將來沒有報應,有幾多人會信?

梁振英一反常態誰讓他轉性

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指,律政司“有違往常一貫的慣例”,沒有先尋求獨立大律師的意見,令人懷疑決定有政治考量,“尤其考慮到梁振英先生現正擔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這個質疑無疑抓到了要害。梁振英雖然卸任特首,但身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政治影響力猶存。是否檢控梁振英,不隻影響梁振英個人,也影響曾力撐梁振英收錢沒問題的中共官員,同時影響國家領導人的形象。

有理由相信,放生梁振英並不是鄭若驊個人的決定,而是有幕後黑手。一向睚眥必報的梁振英,為UGL案向多少傳媒、議員發過律師信?但今次被放生後一反常態,任傳媒、議員、市民如何追問,他都不再發律師信,連facebook也未見有回應。誰能讓梁振英轉性?不會是林鄭月娥、鄭若驊,只會是中共領導人。

同樣有理由相信,鄭若驊放生梁振英的好處之一是自己可從大宅僭建案甩身。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表示,經徵詢資深大律師意見,以及檢視屋宇署提交的證據等,決定不檢控鄭若驊,但會檢控其丈夫潘樂陶。這個決定引來兩大質疑:一是放生高官、讓其配偶孭鑊,是否成為特區政府的慣例?從唐英年的大宅僭建案,到馮程淑儀的換樓醜聞,夫妻切割似乎正成常態。二是由下屬決定是否檢控老闆,其利益衝突問題如何讓人放心?一個在香港執業的資深大律師對是否檢控律政司司長,又如何界定他“在該事件中沒有利益衝突”?

如果只憑一個人的意見就決定鄭若驊是否違法,那麼,這個人一定不是梁卓然,不是香港某一位資深大律師,而應是香港的法官。在香港現時政治環境下,雖然司法獨立開始受到質疑,但大多數法官的審訊、裁決仍具公信力,審訊過程的透明自有其說服力,而且控辯雙方還有上訴權。

官官相護成常態港法治死亡

連環放生梁振英、鄭若驊,給人的感受只有一個——官官相護,對香港的影響只有一個——法治死亡,一如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所指:“任何就律政司決定不檢控而產生的懷疑,均會無可避免地削弱公眾對刑事司法制度及對法治的信心。”對於刑事檢控專員決定不起訴鄭若驊,公眾的要求也一如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所指:“促請律政司在尋求獨立大律師的意見後重新檢視其決定,以釋除公眾疑慮。”

然而,看看立法會親共議員的所作所為,不難想像,要律政司重新檢視是否檢控梁振英、鄭若驊,只是與虎謀皮。民主派議員早前要求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召開特別會議,邀請鄭若驊交代,但委員會主席梁美芬的決定是不投票、不開特別會議、不討論UGL案。

中共魔爪下的香港,已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言。但“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換句話說,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