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我爸毀了我一輩子 憑什麼給他買豪宅

我的好朋友叉叉,最近跟家裡大吵了一架。

她在北京收到了一份offer,簡直是她不要錢都想做的工作。

職位有點酷炫:旅行體驗師。

對,就是傳說中那種可以免費吃、免費住、免費玩的工作,給的年薪是她現在的3倍。

爽爆了!

我們都在慶祝她即將環遊10個國家跟藍眼睛大長腿帥哥搞艷遇,她卻說:這事要黃。

她爸是個老古董,沒收了她的護照,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火氣上頭了就口不擇言:

誰家女孩子像你一樣到處撒野?

工作不要了嫁人也沒着落,都23歲了你能不能幹點正經事?

我看你真輩子是沒什麼出息了,誰會要你這樣的人?

聽到這裡她怒氣涌到天靈蓋,頂了一句:我自己的事自己看着辦!

她爸徹底失去理智:那你死在外面了也別回來。

這句話就像一記悶棍打在她頭上,她半天發不出聲音。

她說就像回到了小時候的那個家,被挨打挨罵都是家常便飯,別人渴望長大,她只渴望逃離。

9430659799593dcf4d76acfb61217058.jpg

c55366e3efa0184df0fcb3f14e7a7596.jpg

她跟我說起她爸爸的時候氣得發抖:

“我爸就是個魔鬼、混蛋,年輕的時候找女人氣死了我媽,現在又要來折磨我。

還口口聲聲為我好!我真是想死!”

大人們都希望孩子們懂事理解他們,但是誰會在乎孩子究竟想要什麼?

我們這一代90後,是被閹割的一代。

要被剪掉尖刺,磨平稜角,改掉暴脾氣,才能收穫一個欣慰的笑:你終於懂事了。

前兩天看電影《狗十三》,我在裏面看到了我們這代人的成長軌跡。

因為內容過於真實,我好幾次都看到飆淚。

下面這些話,你是不是也很熟悉?我敢保證你們小時候都因為這些話哭過。

01

“你有完沒完?”

10年前豆瓣有一個神秘的小組,叫做“父母皆禍害”。

可怕的是,這裡聚集了12萬人,分享被父母傷害的往事。

裏面父母對孩子的傷害有五類:漠視孩子的需要、人格侮辱傷害、直接肉體傷害、控制欲傷害、家庭矛盾傷害。

我覺得很少有父母知道孩子真正要什麼,只會要求孩子你應該怎麼樣。

小時候我們說:我想買新衣服,我要新玩具,我想出去玩。

總是會被簡單粗暴打斷:這些有什麼用?

一句話把你堵得死死的。

《狗十三》里的李玩,是一個喜歡的東西都被壓得死死的不自由小孩。

她喜歡狗,多過喜歡人。

但是李玩的狗丟了,家長們買回假狗哄她,她說這不是她的狗,所有人都怪她不懂事。

她喜歡物理跟天文,喜歡探索宇宙奧秘,想報相關的興趣班,卻被逼只能報英語。

她想去看天文展,卻只能被父親按在飯桌上吃飯。

在大人的眼裡,你喜不喜歡沒有用,做“有用”的事情,才會討他們開心。

成長的代價就是不再較真,原來我們揪着真相沒完沒了,現在變成了“都行”,“你們決定就好”,“我都可以”。

02

“爸爸對不起你”

談戀愛的時候我定了一條規矩。

不準對方跟我說對不起。

有一次他對我冷暴力了,後來跟我說對不起。

我命令以後不準了。

再一次,同樣的原因,又來道歉,我就爆發了:道歉有什麼用?給老子滾!

我害怕別人跟我道歉。

因為實在怕了,道歉不就是給你一巴掌,再給你一顆糖的套路。

一次我忍,兩次三次,我又不是金剛鑽石心,哪受得了一次次切割?

我記得小時候,感受到父母小心翼翼地討好的時刻,都是在被打之後。

飯桌上,全是我愛吃的飯菜。

念叨了很久想要買的東西,第二天就到手了。

甚至父母會塞給我一筆錢,讓我自由分配,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但是每次收到這種討好式的道歉,我都會在被子里偷偷哭。

這場戰爭,我沒有贏。而是我用心不甘情不願的妥協換來的。

真正錯的人是他們,為什麼最後認錯的人是我,挨打的人是我,說沒關係的還是我。

我討厭死跟別人說沒關係了,對傷害了你的人,就是要讓她比你還要痛才解氣,一句輕飄飄的對不起就能讓事情翻篇?

憑什麼啊?

電影里的少女李玩,心裏堆積了太多壓抑和不滿,有次喝酒回來,開門恰好看到了她爸。

她爸一看到她眼睛都氣紅了,一把打碎酒瓶,劃破她的手,劈頭蓋臉一頓訓斥和怒罵。

李玩嚇得瑟瑟發抖,幾次想要逃跑,都被父親更兇狠地抓回來,一頓暴打。

摁着她的頭逼她一遍又一遍道歉。

兩個人都冷靜下來,她爸爸一臉愧疚,讓她坐在大腿上,說自己不容易,爸爸對不起你。

李玩在被暴打後終於不再抗爭了,大人們笑了,我卻好想哭。

把頭深深埋進被子里,撕心裂肺地無聲哭一場,多少個孩子,都是這樣,一夜之間變成了大人?

我們一生都在等父母說出“對不起”,而父母一生都在等我們說“謝謝”,最終,我們誰都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03

“我們沒有辦法”

姜思達看完《狗十三》之後,說電影里的很多情境,真的一模一樣。

把久遠的秘密翻開給人開,等於撕開結好的痂。

一向大笑示人的他,第一次談到父親,眉頭皺成川字形,看得我好心疼。

小學五年級他的爸媽離婚了,他選跟着媽媽過。

為什麼不選爸爸呢?

爸爸給不了他陪伴上的安全感。

他每天不是在外面喝酒聊天,就是去跟人談工作談生意。

即使跟爸爸呆在一塊兒,姜思達也不知道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事。

爸爸對他的情緒,就像是狂風暴雨,來得突然又猛烈。

姜思達回憶起他的一次童年噩夢,他家有一台電視機,老人家不大會用,他教老人家的時候態度急切了些,心想這怎麼能不會用呢?

但是他爸喝醉了,看到這一幕就覺得姜思達欠揍,照着他的腦袋就砰砰砰擂了好幾下。

他那時候才十幾歲的孩子,能懂什麼事?直接就被打懵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就莫名其妙被打了。

“沒有人跟我說對不起”,即使是在成年以後,姜思達還是對小時候耿耿於懷。

對於離婚這樣的大事,父母只會說:我們也沒有辦法的,你得理解我們。

那麼小的孩子,能怎麼辦呢?只能選擇理解啊。

小孩子理解的世界,非黑即白,爸爸就應該跟媽媽在一起。

長大後經歷了相同的痛,才能真正理解別人。

我們都是第一次做孩子,父母也是第一次做父母。

孫儷12歲的時候父母離婚,她選擇跟了媽媽,只拿到了2000塊撫養費。

而她爸爸對她們母女不聞不問,連續7年,她們過的都是居無定所的生活。

支撐她走過來的,是不甘心。

她常常幻想一個畫面,等她有錢了,她開着跑車在上海街頭飛馳。

紅燈亮起,她停下來,一個轉頭,她看到了路邊的爸爸。

她爸爸看着她,若有所思,綠燈亮起,她開着車揚長而去。

而父親看着她,深情傷感。

後來媒體去採訪孫儷的父親,他說:

“我對女兒孫儷沒有盡到做父親的責任,

她能取得現在的成績全靠她自己的努力和她媽媽的付出,

看她現在很好,我覺得很欣慰。”

聽到這話,孫儷失聲痛哭。

等孫儷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終於放心心結,跟父親和解。

她給父親在上海買了房,只因為她媽媽告訴她:“就因為他把你給了我,我可以原諒他所有的錯”。

想起木心的一句話:不知原諒什麼,誠覺世事盡可原諒。

04

想想爸媽年輕的時候,你覺得他們給你的傷害,你這輩子都沒辦法原諒。

可是長大之後,發現他們的一個形象忽然矮下去了。

前兩天我媽媽跟我打電話,非要給我寄來家裡的頭水紫菜、香菇等七七八八的乾貨。

儘管現在很多年東西網上都可以買到,我也不常做飯,收到這一堆包得嚴實實的東西的時候,我還是很開心。

我不能在她身邊陪着她,但是她做着這些小事,能歡天喜地,我就覺得夠了。

我微信上跟她說:謝謝媽媽。

她說:這點小事算什麼。

爸媽就是這樣,不管給了你多少,都永遠覺得給你的不夠多。

我們再回頭看小時候經歷,被打被罵的小事,又算得了什麼。

這才是真正的長大吧,你終於變成了真正的成年人,你也終於知道,爸媽有多不容易。

他們的需求,變得很小很小。

他們會說:

工作太累的話,你就回家。

爸媽不求別的,只要你健康快樂。

你不在家,爸媽在家就隨便吃一點。

爸媽這輩子沒什麼本事,只要爸爸能做的都會為你做。

別等到失去,才說對不起。別把我愛你,留給來不及。

走進影院看看《狗十三》,去看一看那些無可奈何的大人們,最重要的是,看一看曾經的那個自己。

記得看完之後,替我好好抱抱你自己,這片後勁兒太大了,沒有人會不哭。

可是沒有經過陣痛,不把喜怒哀樂釋放透徹,你怎麼成為真正的大人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好姑娘光芒萬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