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曾慶紅爺爺給共匪做內線被「封口」

曾山在當年的蘇區就是個什麼主席,加上內務部長,在明清的時候,這個位置是幫着皇家管理財務的,而且一定得是太監,因為太監對主子都有一種變態的“忠誠”和依賴。

可在中共這裡,統戰和階級鬥爭是中共的“法寶”,內務就是用統戰行騙和鬥爭殺人。曾山這個角色是專搞階級鬥爭的。在這個位置上他沒少殺人。雖然任務有變化,可對太監的要求一點都沒少。

曾山(右一)幹事情從來不問為什麼,只要是毛澤東說的,那屁都是香的

是太監就得變態,不管凈沒凈過身。這點在曾山這兒非常符合。曾山幹事情從來不問為什麼,只要是毛澤東說的,那屁都是香的。

比如,老毛到江西,討論怎麼給農民分田地,大家都說要根據每個家庭的耕作能力合理分配土地。可老毛不同意,他一定要根據人頭平均分配。這不是混蛋嗎?有些家裡都是大小夥子,平均分了那點兒地種糧食夠吃嗎?有些家一群丫頭,分那麼多地,不就荒了嗎?要說哪個方案合理傻子都明白,農民世家的老毛當然也不是不懂,可因為這個合理的方案是李文林提出的,他就要反對。

這時候,太監的功用就發揮出來了,曾山和劉士奇拚命的支持老毛。太監嘛,不向著主子向著誰呢?而且在這種場合,才發現,原來中共不給太監凈身是有它的需要的,不當太監,誰會這麼支持主子的混蛋想法呢?要是凈了身的太監,身處後宮,怎麼能在這種政治場合支持主子呢?

1930年,中共也攢了一些實力,準備開始打內戰,當時上海的中共中央開會,大家說好了“打下南昌、九江,會師武漢,飲馬長江”,可到時候,老毛就把大家給涮了。他根本就沒動,而是撿起了井岡山上的老本行,在江西帶着自己的人放了放槍,打了打劫就算了。

作為曾山的老家,吉安縣可是鬧毛賊的重災區,老毛的軍隊分別在1930年2月到10月由曾山帶着前後9次攻打吉安,佔領吉安後,曾山八天時間就搶劫了五、六萬塊銀元、二十斤黃金和大批銀子,給毛賊做軍費。幾乎把這個富庶的小縣城給搶空了。

老毛這個“共匪”山大王比原來那個土匪山大王可惡多了,他不講規矩,打家劫舍不管貧富,一律通吃。對周圍的百姓燒殺搶掠無度,百姓們都恨他。老毛搶得實在太凶了,不僅打家劫舍,殺人越貨,還到處攻打縣城,顛覆國家政權。更可恨的是,這些共匪還到處開群眾大會,公開殺人。政府部門已經確定了毛和中共是一群“有組織”的“反政府組織”,要嚴厲鎮壓。這一年,當地政府把老毛的老婆楊開慧給抓起來槍斃了。

二兒子曾山上井岡山後,曾秀才這個“交通站站長”經常給共匪送信,在打劫老家吉安的過程中,曾秀才的情報起了很大作用。曾家對老毛如此忠心,以至於老毛這種薄情寡義的人在打下吉安後對曾秀才登門道謝。

奴才當到這份上,也真是做到家了。要知道,老毛的老婆楊開慧,被槍斃的時候,老毛帶着一大幫正規訓練的匪徒離刑場就幾十里地,打劫都能把老婆搶回來,可那時候老毛還抱着賀子珍樂和呢,哪管結髮夫妻情義,就眼睜睜看着正房太太被槍斃,留下三個孤兒!然而老毛卻能到曾秀才家裡致謝,可見曾秀才和曾山對他有多重要。

知道曾秀才和山上的共匪有來往,他又給抓了,警察局警告他不能幫這群土匪打劫,然後就把他又給放了。說實在的,人人都看他老,不願意為難他。但曾秀才仍然給老毛做內線。自從兩個兒子死後,曾秀才整個變了一個人,他恨這個新成立的國民政府,他恨這個社會,看到人家家過年他都要氣憤半天,他要報復。

1931年,曾秀才因為通匪又一次被抓了起來。再一再二不能再三,看他實在太可恨了,獄卒把曾老秀才給整死在監獄裏了。有人認為是正好獄卒里有些人的家人被老毛給殺了,於是這些獄卒就藉此機會公報私仇。

不過還有一種說法,當時國共合作的時候很多中共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國民黨,還成了要員。面臨國民政府清黨,如果參加過中共黨員的事情讓別人知道了可是有可能掉腦袋的,作為交通員兼交通站長的曾老秀才自然會認識很多人,那麼那些人如果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是中共黨員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讓知情者永遠閉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