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刷爆】一位記者的13天住院日記:我離死只差兩三個步驟

護士說,這葯得打一夜……這一夜,我都沒怎麼睡着,滿腦子都在想,我這是怎麼了,我明明進醫院的時候沒有任何癥狀,任何感覺。醫生說:這才可怕,你血管相當於抱了個定時炸彈。可能咳嗽一下,血管就爆了……

最近幾天

一篇名為

《向死而生,一名記者的住院日記》的文章,

刷爆朋友圈!

日記撰稿人是襄陽日報首席記者嚴俊傑。長期的工作壓力和不規律的生活方式逐漸吞噬着他的健康,看似身強體壯,實則隱藏着巨大的身體隱患……

全文如下▼

(一)好好的身體,經不起檢驗

11月20日下午,我住院了。

其實我沒有什麼不舒服。前幾日,單位發了通知說體檢時間要截止了。想着要在截止日前完成體檢,不然就要等明年了。於是11月20日上午,我就去了體檢中心。抽血、化驗、X光……一切順利。

唯獨量血壓的時候,護士的神情不太好。量了兩次,高壓過了190,低壓過了135。護士說,要不你去醫院辦個住院吧。

同樣的情景,一年前體檢也出現過一次,那一次高壓170。

我依然沒什麼感覺……

開車回家,接到高中同學電話。這個同學是中心醫院醫生,一年前得知我血壓的時候就對我諄諄教誨,說我離死大概也就兩三個步驟的距離……

同學詳細問了我的血壓,要求我立刻、馬上、一刻不停的去醫院辦理住院,而且全過程千萬不能慌,要一步步挪過去……

又要快,又要一步步挪,這麼矛盾的要求,讓我拿着電話就笑了……不過同學人在外地,語氣嚴肅認真,我決定下午請個假,去醫院看看病。

中午吃飯,我還在拿這事兒開涮,我老婆說,去看看終歸是好的。

(二)住院?沒想到病情這麼嚴重

11月20日下午兩點半,我到了中心醫院,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女醫生接待了我。

量了高血壓,高壓195,低壓131……醫生的神色不好看,讓我出去坐20分鐘再進來。

坐了20分鐘,再進去,血壓不降反升。醫生下了命令:得住院!住就住唄,又沒有床!這個檔口,我開始聯繫其他醫院。結果入冬了,心腦血管病人激增,好多醫院都沒床位。

我又反過來找醫生,讓她給我開藥。醫生說,不知道其他指標不好開藥。我又聯繫了上午的體檢中心,把電話給了醫生,讓他們直接交流我的各項指標。

然後事情就朝着我預想不到的情況發展下去了……血糖19.5嚴重超標,血脂嚴重超標,反正各項指標指正都不好……女醫生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掛了電話轉身帶我換了個門診診療室,問他還有沒有床,得到肯定答覆後,當即給我辦了個住院。

這個時候,我心情還是愉悅的。想着辦了住院領完葯回家洗個澡第二天就可以請假打針了。下午4點多進了住院部,跟住院醫生聊完。開始說讓我住走廊,後來又給我轉到高護病房。我說住走廊就行,我反正晚上要回家。醫生說,不行,你一周都不能回去。

我問:為啥?醫生說:上心電監控!

下午5點半,我被五花大綁,拴在了床上。

手腕、腳脖子上着夾子,心臟部分貼了一堆管子,左手綁着血壓儀,10分鐘監控一次,右手打了留置針,接口處塞了兩三個針頭,打了好幾種藥物……這種狀態,要躺12個小時。用泵給我打一種硝酸什麼的葯,結果打了不到10分鐘,我感覺心慌、手腳發麻,高壓從190直接降到了140,整個人昏了過去,話都說不出來。

老婆急忙跑去叫醫生。我感覺一群醫生護士出出進進,說了些啥,聽不清楚。然後泵和葯被撤了。撤了不到二十分鐘,我的血壓又升回到190多,我整個人舒服多了。老婆又去叫醫生,醫生進來一看說,還得把泵加上。於是泵又加上了。把泵葯的速度降低。

護士說,這葯得打一夜……

這一夜,我都沒怎麼睡着,滿腦子都在想,我這是怎麼了,我明明進醫院的時候沒有任何癥狀,任何感覺。醫生說:這才可怕,你血管相當於抱了個定時炸彈。可能咳嗽一下,血管就爆了……

(三)我打心眼裡害怕了

凌晨5點半,12個小時到。身上的監控儀器撤銷。

護士過來在我胳膊處扎了一針,隨即抽了我14管血……在手指頭上扎了一針,測血糖,依舊居高不下,我記得是11點多。測完12小時的卧式血壓,然後讓我站立2個小時,再測一次立式血壓。

老婆心疼我,一大早給我買了燴面上來吃。吃完兩小時測血糖,高達20……又被醫生批評,說我亂吃東西……打了一上午吊針,主要是擴管、降壓的……

住院前,右腿曾經有一處毛囊炎。過去毛囊炎就是個小白點,等汗毛長出來了,炎症就會消失。結果這次毛囊炎不僅沒好,而且創面越來越大。已經有三個硬幣大小了,明顯感覺皮下有膿。開始我也沒把這當回事,住院得時候也沒和醫生說。住院第二天,老婆跟醫生說起這事。

醫生大驚,說這是糖尿病足,必須要趕緊治療。我很疑惑,不就是個毛囊炎么!醫生說,不好好治,控制不好細菌,可能會截肢。我住院第二天,旁邊床上的病人做好了心臟搭橋,順利出院。晚上也不用打葯,但還要留院觀察。我覺得老婆已經辛苦好幾天了,就讓她回家休息。

到了晚上,醫生查房的時候,通知我第二天外科醫生回來會診,看我的腿部傷口;內分泌科醫生會來會診,診治我的糖尿病。

夜裡,我一個人睡在病房裡,輾轉難眠。

我捫心自問,一個健康小夥子何以在三天內成了病床上的‌‌“寶貝‌‌”,接連讓各科專家來會診。想來想去,想的心裏煩悶不已。大概這一年,早上起床總是會頭疼,以為自己感冒了,吃了感冒藥就過去了。實際上,是身體在向我吶喊。大概這半年,晚上睡覺總是盜汗,有時候一夜要睡濕兩個枕頭、四個面,我以為是自己老是熬夜抵抗力下降,不知道這也是身體給我的預警。大概這三個月,我體重不明不白降低了10斤。我以為是身體機能變好了,實際上是糖尿病早已上了身。

大概這段時間,我每天出去工作,一上午要喝5瓶礦泉水,我只以為是身體負荷變大了,沒想到也是糖尿病在作祟。

想到這些,我懊惱不已。

想着第二天,我一定要去站點接豆瓣兒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好好跟他聊聊天。

想着第二天,我一定要回家給豆丁講講故事,陪他過個愉快的傍晚。

想着等我出院,我一定把健身房的鍛煉撿起來。想着等我出院,我就把奶茶戒了,把酒局戒了,把熬夜戒了,把一切不好的生活習慣都戒了。

醫生的話,讓我打心眼裡害怕了。凌晨我給老婆發了條短訊,希望她早上來醫院陪我一起面對會診。我心裏盤算着,就算是盼我個死刑,我也死得其所。

(四)病房的老太太

住院第三天早上,內分泌科醫生來了。要求我必須打胰島素,控制尿酮,入院時我尿酮兩個+。如果尿酮不下來,身體的臟器會接連受損,後果不堪設想。

我起初想拒絕打胰島素,因為通過老婆嚴格的三餐控制,我的尿糖已經恢復到正常狀態。但是醫生表示,尿酮不除掉,後患無窮。先通過胰島素治療,後期如果血糖控制還可以,胰島素可以停。

外科醫生也來了,看了我的腿部患處,確診是糖尿病足。好在發現及時,內服消炎藥,外敷抗感染的葯,控制好血糖,可以解決問題。高血壓的主治醫生拒絕了我回家的要求,因為我的高壓控制到了160,低壓仍有120。

醫生說,出門有危險,拒絕我回家住。

△抽血是每天的必備功課!

這天上午,一個肺水腫的老太太住進我旁邊的床上。據說是在武漢治療不下去了,轉回了襄陽。

入院的時候,老太太是坐着輪椅進來的,渾身虛弱到從輪椅坐到床上這樣的動作都做不了。最後在一群護士的幫助下,老太太才躺到了床上。由於長時間久坐,老太太的腿和屁股上都快有褥瘡了。孝順的女兒每隔一個小時,幫老太太側個身,緩解下褥瘡的癥狀。還要幫她擦藥,防止繼續惡化。老太太由於呼吸不暢,不能躺着睡覺,只能坐着,渾身上下插滿了管子。

白天,是老太太的老伴兒在照顧。她老伴兒有心絞痛,常常因為聽不到老太太說的話,急得胸口痛。女兒夜裡值班,一晚上要起來好幾次,給老太太喂水,側身。我幾次出門,都看到老太太的女兒躲在門外走廊里哭。人到中年百事衰,獨生子女的衰,要翻倍。

我住院第四天早上,一大早,老太太忽然喘不過氣來。來了一群護士醫生,進進出出做準備,把老太太扶到椅子上。從她背上打個洞,把管子穿進肺里,然後用大號注射器把肺里的水吸出來。反覆多次,抽出了好幾管水,老太太才喘上了氣。

我從來沒有離一個將死之人,這麼近過。生命的脆弱,讓我深受震撼。

我常常想如果我晚年這樣可能會要求安樂死。老太太的老伴兒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跟我說:人沒到那一步,到了那一步,求生欲讓她願意嘗試一切痛苦的挽救方法……

這一天,23號,我接受了加強CT掃描,主要檢查我的腎臟。

儘管醫生一再告誡我,到時候,人躺在機器里,會給我泵造影劑,到時候會有點痛。

可是我沒想到,短時間、大劑量向血管里泵造影劑,會那麼疼!!還好老婆陪着我,我攥着她的手,不丟。有那麼一瞬間,我下身發熱,一度懷疑自己小便失禁了。好在後來醫生說,這只是錯覺,正常現象。

下午,我換了病房,從2人間換到了6人間。再也不用看着老太太,自己也渾身難受。

(五)樂觀又猶豫的警察

住院第五天,開始上胰島素。

早上16個單位,晚上14個單位,空腹血糖已經從19.5降到了4.1。

老婆仍然管着我一天三頓飯,見不到肉星。每天仍舊要抽很多管血,不停做化驗。血項基本都回歸正常,早先第一天就做了的彩超什麼的陸續也出來了。

心、肺、肝等臟器功能正常,化驗結果雖然比較高,但都在可控範圍內。

這段時間,我的體重持續下降着,最低已經到了85公斤。至少在半年前,我的體重還是95公斤。再次化驗的結果是缺鉀。

醫生說是飲食控制太狠了,還是要適當進補肉類。於是開了兩大袋1L裝的鉀液,從早上9點打到凌晨1點半。老婆也迅速改變了飲食的結構,開始增加肉類攝入。

第六天,主任醫生查房。對我的各項指標表示滿意,要求我降低胰島素用量。開始早上打12個單位,晚上10個單位。

換了病房後,我的旁邊是個50多歲的高壯獄警。

他每天給我講各種人生哲理,跟我談心交流人如何面對疾病積極樂觀生活。

五年前他就在心臟血管處打了兩個支架。這次又出現心臟不舒服,需要再打三個支架。因為第一次支架放得不好,後期排氣等護理也沒跟上。

手術後,他的右手曾經腫了一個多月。所以這次手術,他猶豫猶豫又猶豫。又想做,又害怕做。全然不像他教育我時的樣子。整個人,怕得要死。

後來他還是克服了心理障礙,去做了手術。

手術從他的右手開了個洞,通過管子把支架送到近心端的血管,再把血管撐開。手術做了兩個小時,放進了兩個支架。後來醫生告訴他,手術的時候發現另一根血管也被堵死了。還需要再放一根支架。但是這根支架要從大腿處開個洞,再把支架通過血管送到近心端,手術難度很大。

而且這次手術後,至少要兩年後才能再做腿部送支架的手術。

我聽得瞠目結舌。一方面感嘆現在的醫療科技這麼發達,一方面感嘆人的身體器官竟然這麼脆弱。

我的血壓一直在好轉。高壓下降到了140左右,但是低壓卻停在了110,再也下不去了。

我有點着急,想着周末結束下周就去上班。醫生說,周末出不了院,還得住至少一周。

(六)重新認識生活的美好

医院裏的病人來來去去,換了一撥,馬上空床就被填滿。

一層樓的病人里,我卻一直保持着第一。整層心內三科50多名病人中,我最年輕。除了我,再也沒有40歲以下的病人了……

從第七天開始,我的胳膊開始長紅色的疹子。特別癢……讓醫生來看,也說不清是做CT加強時造影劑造成後遺症,還是打的胰島素,或者是頭孢造成的過敏。

醫生又發了皮膚科的會診。皮膚科醫生來了後,初步診斷是造影劑造成的過敏。於是又開了抗過敏的兩種葯,每天塗好幾遍……另外又加了幾瓶抗過敏的吊瓶。

效果並未好轉,紅色的疹子開始蔓延到脖子。繼而是肚皮、後背……渾身上下瘙癢難忍。但是因為是糖尿病之身,還不能隨便抓,一旦抓破了皮,就可能像糖尿病足一樣,形成創面,難以恢復!

老婆每天都要給我擦藥,渾身上下不停抹。葯幹了就再抹,幹了再抹,不厭其煩!

醫生恩准我可以在不打針的時候出去轉轉。

我開始和老婆牽着手,去逛逛鼓樓附近的專賣店。或者沿着東街走到東門橋,再不然在四中門口徘徊兩步。再後來,可以打完針回家吃個午飯,吃個晚飯。

只是要保證,每天必須按時回去測血糖。胰島素的量持續下降,早上10個單位,晚上8個單位。血糖指標還不錯。

我開始發現生活里的一些美好,而這些是我以前所沒有注意到的。比如平日里,東街的陽光真的很好。下午的時候,很多人坐在路邊的陽光里,聊着天,歲月靜好。荊州街的梧桐樹高大挺拔。樹葉斑駁着,竟也十分好看。南湖廣場上,放風箏的老人很多,天上的風箏飛得太高,只看得到一個小黑點。豆瓣下了校車,往往要站在路邊,看一會兒正在施工的挖掘機才肯開心回家。把腳步放慢,生活才會讓你留心那些細碎的美好。想起一篇散文《牽着蝸牛去散步》。牽着蝸牛,才聽得到風聲,聞得到花香,感受得到美好。我暗暗下決心,要留住這些美好。

(七)給自己的建議

按照醫生的要求,我開始積極接受治療。

一直到住院第12天左右,過敏的癥狀才開始慢慢好轉。

12月2號,住院第13天。所有檢測指標合格,一切指標回歸正常,我正式出院。拔掉留置針,走出醫院大門那一刻,如釋重負。

重新審視自己來時的路,知道自己為何走這一遭,我才能更好走接下來的一段路。

現在,我開始學習高血壓、糖尿病的治療知識。購買了血壓計、血糖儀,自己監測血壓和血糖。

我重新聯繫了健身房的教練,開始安排鍛煉。我購買了游泳課程,開始了訓練。我每天會計算每頓飯的卡路里和升糖指數,自覺規避會引起麻煩的食物。

每天早上,空腹血糖控制在5.3左右,餐後兩小時血糖控制在8.6左右。

我不再那麼拚命去工作掙錢。擁抱生活,善待身體,才有一切可能。向死而生,不是活過來就好。而是知道了死的可怕,才要學會如何更好的活着……

(完)

看完文章,

不少網友都發表了看法

有人讀完深覺後怕,

表示‌‌“自己也要做個體檢‌‌”

也有人留言問候、祝福,並為嚴記者支招

向死而生!

經歷這番‌‌“折騰‌‌”後,

現在的嚴記者

已經意識到健康的重要性,

且開啟了健康的生活方式。

你還在過着奶茶可樂熬夜趴的日子嗎?

你還在過着抽煙喝酒各種局的日子嗎?

……

朋友們,醒醒吧!

任何事都可以是小事

除了你的生死

請務必重視健康,愛惜身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