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改革開放40周年晚會異常現象引猜測

2018年3月19日,北京街頭的一處褪色的習近平標語牌。(圖片來源: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GREG BAKER/AFP/)

中共慶祝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18日在北京舉行,14日的慶祝晚會,突出習近平的“新時代”但缺少馬列毛思想、政治局常委趙樂際與“馬習會”,引發猜測。事實上,缺少的還有三個前中共領導人,而“改革開放”本身也係充滿爭議的。

晚會突出表現“習近平新時代”,沒提馬列毛

據官方報導,該場文藝晚會14日在北京大會堂大禮堂舉行,中共政治局6位常委和被有些人稱作“第八常委”的王岐山與3000多名觀眾一起觀看。

晚會分為序曲、上下篇和尾聲。上篇時間跨度係從1978年到2012年的34年。下篇的時間跨度係最近6年。

美國之音援引中國獨立學者榮劍評論這場文藝晚會講:“對毛鄧鏡頭平衡,江胡鏡頭平衡,最後還係定於一尊。改革終結之後的改革史,基本就係按這個敘事邏輯寫了,大會開或不開,基調已經定下來了。”

呢度的“定於一尊”,指的係習近平。

從官方鏡頭看,會場二樓眺台懸掛着突出“習近平核心”的中共指導思想橫幅標語,鄧理論,江三代表和胡的發展觀都在,但在“鄧三科習”前面,並沒有提到馬列毛。

美國之音報導講,中外不少人認為,中國改革開放,改的就係毛澤東路線,係對毛澤東治國理論和實踐的撥亂橫掂。但也有不少人認為,改革並唔係“正”。毛派有些人認為改革係撥正反亂。

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沒到場引猜測

中共排名第六的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沒有到場觀看這次文藝晚會。

美國之音援引評論人士猜測講,趙樂際缺席,係因為正在致力於辦一個大案——也許係打一隻大老虎——還係發生了其他事?

趙樂際最近出現在兩個新聞中,一個係鄧小平的“監軍”王瑞林上將病重期間和去世後,12月12日新華社報導“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王岐山江澤民胡錦濤”前往醫院看望或通過各種形式哀悼和慰問。另一個係12月7日中共駐水利部紀檢監察組召開座談會,會議讚揚了趙樂際的講話。

只見“連胡會”不見“馬習會”

中央社則留意到,中共央視新聞聯播的歷史回顧畫面里,有播放2005年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連胡會)的握手照片,但沒有2015年的新加坡“馬習會”(中國國民黨主席馬英九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會面)。

報導認為,對於未播放新加坡“馬習會”照片,原因一係地點在國外新加坡,二係“連胡會”解決了國共兩黨的和解問題,但“馬習會”係處理兩岸統一問題的長遠布局,屬未來式。

缺少的其實還有三巨頭

中共當局此前已經舉辦多個活動紀念所謂改革開放。11月13日,一個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開幕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但係有三位中共一把手都被消失。

美國之音報導講,目前在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的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大型展覽突出現在的中共核心領導人習近平,而鄧小平和江澤民也有一定位置,但沒有關於在改革開放初期擔任重要職務的華國鋒、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內容。

在改革開放初期的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三位中共領導人無展覽。原因係顯而易見的,三位都屬於被迫下台。官方必須冷處理。

“改革開放”係咩呢?

2018年係中共所謂改革開放40周年。

《新唐人》引述分析認為,中共的改革開放只係政治和權力運作的需要,不屬於真正意義的改革。中共體制決定了任何改革都係徒有虛名。

關於中國改革開放的今昔,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講:“中國人民自由的希望仍沒有實現。北京仍然口頭上在講‘改革開放',然而鄧小平的這個著名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大陸自由派經濟學者茅於軾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從1976年毛澤東去世談起,通過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和八九六四前後中國政治經濟的走向。

茅於軾講,改革開放的“成功”,相對來講,就係毛澤東時代的失敗。他嗰個時候係徹底的失敗,對內對外,都係把中國搞成最落後的國家。

他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要有政治上的清明做保障,比如言論的自由,老百姓的監督,強調獨立的司法,否則長不了,比如講貪污腐化的問題,這對市場化係一個傷害。而中國的市場化主要的障礙就係來自權力的干預。

茅於軾認為八十年代係中國政治最開明的時代,那時候係胡耀邦和趙紫陽主政。但係一切到了1989年六四時停下了。

2004年發行併流傳全世界的《九評共產黨》一書中則這樣述講:

“事實上,經濟的發展正好係中國人民在中共的束縛中被稍稍鬆綁後一點一滴建設起來的,同中共毫無關係。但係,中共卻宣傳成係它的功勞,還要人民感恩戴德,好像沒有中共,就沒有這一切。大家知道,在許許多多其他沒有共產黨的國家,早就有了更好的一切。”

“面臨著嚴重‘合法性危機’的中共,為了維護統治而推行的改革開放,急功近利,使中國落入了‘後發劣勢’。”

“中共只搞經濟改革,不搞政治改革,在短期的經濟繁榮假象之下,阻礙‘制度進化’的自然選擇性。這種不徹底的半吊子改革,讓中國社會愈加畸形化,社會矛盾愈加尖銳,人民今天取得的發展沒有任何制度性的保障。中共特權階層更係在國有資產私有化的過程中,借用權勢,中飽私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