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專家:若無美國技術 華為中興很難發展5G

各國對華為、中興的5G開發保持警惕,並非害怕競爭、被中國超越,而是因為中共對內監控民眾的事實,讓各國無法緩解中國電訊企業帶來的真實間諜風險。圖為華為深圳龍崗區阪田基地。()

美國網絡安全專家表示,在沒有華為或中興等中國公司參與的情況下,各國仍可推出5G;但反過來,若華為、中興等中國公司沒有美國技術,將很難生產5G產品。

美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中心(CSIS)副總裁、資深網絡安全研究員路易斯(James Lewis)日前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各國對華為、中興的5G開發保持警惕,並非害怕競爭、被中國超越,而是因為中共對內監控民眾的事實,讓各國無法緩解中國電訊企業帶來的真實間諜風險。

路易斯曾任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外交事務官員以及資深行政人員,作為網絡安全領域的專家,他多次獲邀出席國會網絡安全的主題聽證。

他的最新研究報告“5G將如何塑造創新和安全——入門書”(How5G Will Shape Innovation and Security: A Primer)詳細介紹了5G重要技術背後的企業排名、技術之間的複雜關係以及中共目前發展5G在技術上遭遇的卡脖子情況。

5G移動通信技術對民用以及軍用都至關重要,未來的競爭焦點將集中在5G的知識產權、標準以及專利上。總的來說,中國企業目前仍依賴西方企業提供的先進5G組件技術,西方企業在5G上的競爭優勢明顯,主要原因是西方公司在5G研發方面的投入遠遠超過中國競爭對手,它們擁有的5G專利數量是中國公司的10倍。

5G重要技術各國企業排名圖

(James Lewis, How5G Will Shape Innovation and Security: A Primer,CSIS報告/大紀元翻譯)

註:紅色的代表中國企業,藍色代表美國企業,紫色代表歐盟企業,綠色代表韓國企業。

5G核心技術全球企業排名

5G網絡的外緣始於各類用戶設備,如手機、電腦、物聯網設備、自動駕駛汽車等,這些設備通過連接到5G網絡來進行數據收發,而製造商們則負責製造各種用於5G的相關技術設備。

5G涉及的設備廣泛,核心組件大致包括8個(見圖)。在這些核心組件中,歐美企業,尤其是美國大科技公司是5G技術發展和部署上最有力的參與者;同時,在天線列陣、數據轉換器和FPGA等核心技術方面,更可能卡住華為和中興的脖子。

以下按照5G技術的原理來介紹各核心組件構成。

首先是無線接入網。5G使用頻率更高、有效距離更短的無線電波,為用戶設備提供網絡覆蓋的無線接入網,接入由若干基站組成,這是大多數試圖連接電信網絡的5G設備的第一個連接。

移動網絡都需要天線單元捕捉來自用戶設備的信號,也需要大量電子處理組件來清潔、放大、調製和路由傳入和傳出的射頻信號。

5G的不同之處在於,4G網絡的接入過程是由基站所在的“基帶處理單元”(BBUs)完成,而5G的網絡處理活動從蜂窩站點轉移到了集中的、基於雲的BBUs。

其次,5G使用的重要部件包括天線陣列和數據轉換器芯片(將模擬無線電信號轉換為數字信號的半導體)。目前,天線陣列技術是歐盟的Alpha Wireless與愛立信最強,隨後是美國的Galtronics。數據轉換器芯片就只有兩家美國公司獨佔鰲頭,分別是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以及Analog Devices。

路易斯的報告尤其指出,中共曾試圖建立自己的數據轉換器,但沒有成功,這可能是未來中共卡脖子的技術之一。

再次,低噪聲功率晶體管和功率放大器也是另一個關鍵部件,可用於放大小型天線接收到的信號。這一領域也幾乎被4家美國公司以及1家歐盟公司壟斷。

在5G的具體應用上,小型天線還需要“現場可編程門陣列”(FPGA)來連接基帶單元和傳輸網絡,而FPGA的兩家主要供應商都來自美國,分別是英特爾以及賽林恩(Xilinx)。

最後,這些許多的組件將組合成“芯片組”。從小型芯片組的製造商來看,雖然有一家中國企業系華為所有,但其餘都是美國的高通、英特爾和Cavium,以及歐盟的恩智浦(NXP)和愛立信。華為並不佔據這一市場的主要地位,同時,美國、歐洲和日本公司在這些芯片組的零部件供應方面都已經佔據主導地位。

“在5G關係網中的大部分模塊里,美國和歐盟仍佔據主要份額。”路易斯的報告總結說,但不容忽視的是,美國和歐盟也必須在某些方面面對中國公司的挑戰。

美國芯片製造商博通對華為的5G目標尤其重要,它提供支持電信網絡的網絡處理器。華為的5G基站是連接移動網絡的信號處理中心,採用FPGA。

中共國際補貼發展5G令西方公司面臨不公平競爭

中共舉國打造的國家冠軍模式已讓華為進入5G領域,使其在核心電信網絡設備製造上獲得發展,華為的競爭對手是愛立信、諾基亞。

路由器和交換機市場,則由思科、華為、諾基亞和瞻博(Juniper)主導,這些公司佔據了90%的市場份額。

不過,5G的路由器和交換機技術仍依賴於網絡處理器,美國企業仍然在網絡處理器市場領先。2016年,美國的英特爾和博通引領網絡硅市場,其它參與者包括HiSilicon(華為所有)、美國的高通以及TI等,但這些網絡硅的生產製造主要分佈在台灣(49%)和中國大陸(17%)。

路易斯表示,5G供應鏈具有複雜的內部關聯性,目前的情況就是,沒有關鍵的美國組件,中國的5G生產就無法運作,但美國的關鍵組件又在使用中國產的部件。

路易斯認為,華為和中興這些企業都是在獲得中共政府的大力補貼,以及獲得情報優勢情況下發展起來的。

“中共的財政補貼政策讓5G不再是不同公司之間的競爭,更成為市場國家與政府主導國家之間的競爭。”他總結說。

為何西方不接納華為和中興

在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12月1日因涉嫌串謀欺詐銀行在加拿大機場被抓、美國希望引渡引發熱議外,華為作為中共國家冠軍、相繼被多國禁止進入多國5G網絡的消息也引發震動。

各國正在考量將與中共政府密切的中國公司納入5G、或中國產部件成為5G複雜產業鏈的一部分會帶來的國安風險。那麼風險究竟是什麼?

路易斯打了一個簡單比方,比如一個幫你建房子的人想要闖入你的房子,他就會有優勢,因為他們知道房屋布局、電力系統、接入點,有可能他還留了一把鑰匙,甚至可能暗中進入房子。

“構建和維護核心網絡設備就提供了類似的優勢。”他說。

路易斯表示,公司之間、國家之間在5G領域進行激烈競爭並不奇怪,若中國公司是在正常的商業環境中運作、成為5G供應商也不是問題。

他甚至說,中國公司若與其它公司一樣、以技術為基礎在全球市場上競爭,他們極有可能會做得很好。

但中共當局不會給中國企業這樣的機會。“即便這些中國公司希望自主,或者他們也願意放棄北京的管制、像西方公司那樣運營,他們也沒有這樣的選項。”路易斯說。

美國國會2012年的報告指出,華為和中興兩家中國公司受中共政府的控制,且華為高管與中共軍方以及中國(中共)情報機構有聯繫。

路易斯認為,華為和中興通訊無法拒絕中共政府的要求,而洞察中共政府對國外客戶(開展的行動)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看看它如何對待自己的國民——中共政府正對自己的國民進行普遍監視。

“中國(中共)是最活躍的間諜活動來源,它們在工業間諜、盜竊知識產權以及對中共政權認為具有威脅性的團體或國家開展行動。它的目標遠不止美國,也包括它有興趣和獲取信息的任何國家。”他在報告中寫道,“據可靠報告說,中國(中共)利用公司提供的網絡設備提供近20年的情報。”

此外,中共當局還無視其與美國、與其它國家之間就商業間諜活動簽署的協議,並在2017年對美國、歐洲和亞洲的技術的間諜活動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路易斯表示,這是西方5個國家對華為明令或實際上禁止進入5G網絡的原因所在。

“良好的技術和(獲政府)補貼後的低價,讓華為對許多國家而言都很誘人,加上它又是世界領先的電信設備供應商,但它也帶來了中國(中共)間諜風險顯著增加的可能。”路易斯寫道。

“中國產電信設備的危險性報導已經很多;而在那些購買中國電信設備的國家,也有數據表明,(中共)間諜風險是真實的、且無法獲得有效的緩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