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濠仲:「自由」才保得了只想拼經濟的人

「中式富貴法」似乎已超越傳統富貴險中求的境界,唯有超政治的人,才有辦法駕馭這種拼經濟模式。(維基百科)

台灣人赴中國謀生,個人或公司名氣愈大,愈可能被迫公開政治表態的情況,幾乎成了明規。從奇美創辦人許文龍、威盛及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和蔡英文家族有「租賃關係」的海霸王集團、以及「涉嫌」支持蔡英文政府反制M503航路的台商李榮福,再到最新的國際知名麵包師傅吳寶春,大家爭先恐後「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接受一個中國的九二共識」,然後就以為自己可以贏得中國廣大市場的歡迎。「中式富貴法」似乎已超越傳統富貴險中求的境界,唯有超政治的人,才有辦法駕馭這種拼經濟模式。

台灣的存在,加倍印證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教授王飛凌在個人著作所言,「1949年以後,中國共產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復辟並踐行了秦漢政體。」「因此,一如以前的帝國君王們,中華人民共和國命中注定要以自己的面貌去重新規範世界,獲得其政治的合法性和政權安全。」

新疆、西藏、香港,然後是台灣,比起世界各地,疆、藏、港、台對所謂新秦漢體制儘管有程度不一的領悟和受制,由它而來的思想包覆,倒是漸漸趨近一同(當然,台灣還是有幸離得最遠的)。

自中美貿易戰開幕,不少西方政治觀察家的目光,大舉聚焦在那遙遠東方的一條龍到底怎麼翻身?既不全然像納粹德國,也超脫了蘇聯死氣沉沉的氣質,中華人民共和國究竟如何能對它的人民一邊實行低劣欠佳的統治(王飛凌用詞),一邊卻又能富國強兵,同時在國際政治上具有很高的競爭力?

答案未待呈上,中國的崛起,已像是反襯了現今美國霸權的江河日下。

有趣的是,當中國人極盡所能,只為填補過去空缺甚久的民族自信,美國人對自己在國際上不復以一擋百,卻未必覺得失落。至少不像當年英國從日不落國走向「日落之國」的心態不適那般明顯。

若我們進一步理解,自川普提出「讓美國再次偉大」這俗氣的口號,美國社會其實對「偉大國家」的想像,其實有很多不一樣的定義,他們有些關心的甚至是一個國家政治和經濟層面之外的事。

這應該有其歷史傳統,因為很長一段時間(西部拓荒前後),有歷史學家形容美國社會宛如處在一個政治真空的狀態,不僅政治對大說數人來說是次要的,他們看待國家領導者,也是一副是誰都無所謂的樣子。可為佐證的是,自19世紀以來,這個國家經常是由平庸的總統主政,結果整個國家不也照樣繁榮起來。

那時期奠下的自我認知,即靠着和平、高產能的「無政府狀態」,美國人相信,當一個由不同個體組成的國家,其民主演化成為那最基礎、最實用的大眾公約數,就不需要太多政府威權加以干涉,大家的生活反而可以愈來愈好。

17世紀英國哲學家詹姆斯‧哈靈頓曾宣稱在一個富裕社會中,正是大多數人的「漠不關心」(注意,此漠不關心屬於哲學形式),才得以有一個冷靜、健康的政治氣候。確實,曾經一段時間,看在美國人眼裡,那些習慣由政府主導意識形態,進而帶起民族狂熱的地區,簡直就是第三世界和巴爾幹半島的專利。

不熱衷政治,有時說不定連投票都漫不經心,除了華盛頓這一政經中心和各類媒體經常喋喋不休,原來有為數不少美國人直到今天仍缺乏政治細胞,但和「只要拼經濟,不要講政治」無關,而是積極擁抱高度個人主義,於是主張應該大肆削弱由政府主控國家發展的權力,讓大家自由發揮。

事實上,美國人從無一刻能全然高枕無憂,以為自己國家不會出現獨裁,以為自己政府不會變成像其他專制國家一樣暴虐,尤其當國家發展進入到另一階段,愈加需要一個大型官僚機構統整管理,進而促成大聯邦政府形成,這裡就已不再像當年平庸總統也無大礙的國家,且是走向了經濟霸權、文化霸權、軍事霸權和外交霸權。

時至今日,當這個國家還是有一大群人慣性地不問世事,寧可遠避政壇跌宕,那麼,是什麼確保他們能不被「政治冷感」反噬,不讓強而有力的聯邦政府變成大獨裁政府?民主?有可能,因為有選擇權,至少節制了即便是錯誤的年限。此外,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元素,足以讓生活其上的人民,在國家成為世界超級強權的當下,不必畏懼從統治階級傳來的壓迫感,例如憲法第一修正案和第四修正案,一條保障了個人的言論自由,一條保障了個人不被不合理搜查和扣押的自由。

一個國家有憲法不足奇,重點在那套憲法可以在這個國家被實踐到什麼程度。在美國,奧斯卡影后梅莉史翠普可以公開反川普,美國著名饒舌歌手肯伊·威斯特可以公開挺川普,他們從不會因為個人政治信仰而失去工作,美國人早已習慣聽不同的企業家發表他們對於政治議題不同的意見,比爾蓋茲傾向民主黨眾所皆知,美國連鎖餐飲企業執行長安德魯·帕茲德還曾特別出書力捧川普,立場有別,無異的是他們的企業都能安然建在,兩人對美國皆是貢獻良多。

無論國家怎麼發展,每個時期他們總有人會跳出來質問:你要自由還是只是安全?對美國人來說,民主確保了自由,自由帶來個人真正的安全,人若有選擇,當然會希望安全和自由兩者都要,美國的例子,證明這也不是辦不到的事。

中國「新秦漢政體」的興起,實質受到挑戰的,到頭來不光是傳統西方秩序代表的美國,還包括每一個原本把自由當呼吸空氣的個人,一個個開始滑頭地跟着倡議顧飽肚子優先,以為肚子飽了就是安全,問題是,當人民自動上繳自由給統治者,請問你這「安全」還能稱得上常人以為的安全嗎?

※作者為《上報》主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