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茅衛東: 一塊屏幕讓貧困地區中學88人考上清華北大?你們都被屏幕騙了!

中國大陸農村的教育資源分配極其不均(網絡圖片)

寫這篇之前,我特意數了一下,至少五十位朋友轉發了中青報“冰點周刊”的《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或是其他公號換了標題之後的同一個內容,寫完再數,超過六十了。

說實話,很驚訝,大家的淚腺總是比較發達,心中那塊柔軟的地方面積太大,遠遠超過了大腦。這篇八千餘字的報道,無非是說:直播名校課程,讓經濟落後、教育滯後的偏遠地區孩子也能獲得優質教育資源。

這不就是“互聯網+教育”嘛,已經說了好多年的一個概念,居然在2018年年末的時候一下子打動了這麼多人:中青報“冰點周刊”公號上此文的點擊量已經“10萬+”,其他公號轉載點擊也有數萬。

淚點在哪裡?標題!

中青報“冰點周刊”公號的標題是:“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

有公號轉發時改為了:“屏幕改變的命運:兩百多所貧困地區中學直播名校課程,88人考上清華北大。”

改變命運!

這是國人千百年來生生不息的夢想啊,最大的中國夢啊。哪怕年年失望也要年年再望,總得有點念想,拒絕向死而生。

這不,一塊屏幕又給人帶來了希望。更確切地說,是這篇報道又大大激活了許多人的夢想。

大白天的,還是不要做夢吧。直播名校課程,為教育落後地區引進了優質教育資源,這當然是好事情。關鍵是兩個問題:

第一:誰在做這個事情?

如果是當地政府行為,沒得說,應該的。

如果是公益組織所為,沒得說,要點贊。

如果是商業公司的商業行為,冰點周刊這篇報道問題就大了。

或許這會是今年最爆款的教育軟文,以中青報“冰點周刊”的聲譽作擔保。

第二:怎麼看“改變命運”?

“16年來,7.2萬名學生……,跟隨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數成功考取了本科。”

這些數字,看似很清晰,其實很模糊,但吸睛效果杠杠的,尤其是那個88人。

如果這是商家廣告,沒問題;但這是國家級媒體的報道,那就太幼稚了。

對中國目前的高考政策稍有了解的都知道,每年高校的高考錄取人數都分配到各省,北大清華也是。從全省範圍來說,偏遠地區考上大學,包括考上北大清華的人數上升了,就意味着其他地區考上大學,包括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少了。

對偏遠地區的孩子來說,確實是“那種感覺就像,往井下打了光,丟下繩子,井裡的人看到了天空,才會拚命向上爬”。

但從全省範圍來說,這就相當於“朝三暮四”,幾家歡喜幾家愁。更進一步說,這簡直就是兩人在森林中遇到黑熊,“我不需要跑得過熊,我只要跑得過你就行”。

因此,政府不能宣傳“高考改變命運”,這是推卸自己“管理眾人之事”的責任。

媒體不能宣傳“高考改變命運”,“社會公器”要為自由、公正發聲,而不是鼓勵公民“自由搏擊”,贏者通吃。

只有商家可以在向考生和學校提供所需要的平台、課程、硬件時,為了推銷自己的產品,說些激動人心卻似是而非、誇大其詞又難有定論的話語,也是可以理解並被大眾默認。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觀點,現實顯然不是如此。

於是,不難發現,互聯網、地球村,別人越來越像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互通、雙贏、共生,而我們卻只把技術當技術,繼續用於“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追求的依然是“只要我過得比你好”。

一個國家級媒體,“冰點周刊”,現在的編輯和記者居然看不出這些的門道,太讓人遺憾。難道,冰點周刊已經轉型為軟文專版?一篇有如此硬傷的報道,忽悠得眾人熱淚滾滾,太讓人遺憾。

當然,直播名校課程肯定是有效果的,雖然這不是改變農村教育、邊遠地區教育的根本途徑,但在教育資源嚴重不均衡的當下還是可以推廣的。

我強調的是,以多少人考上本科、多少人考上清北來標榜此舉的意義,這要麼是一種商業推廣,要麼就是采編的糊塗。

在蛋糕一時無法做大的前提下,想多吃點就得“先下手為強(搶)。”

“瞧我這塊屏幕,多神奇,會改變你的命運,趕緊的,來一塊。”

假設,兩年後,所有偏遠地區的每間教室都有了這樣一塊神奇的屏幕,“88人考上了清北”的數據,會更新為“888人”嗎?

不會的,蛋糕沒有做大,你的機會就永遠在“搶先”。如果大家都裝備了搶蛋糕神器,你的機會就不再了。不必擔心,馬上會有新的搶蛋糕神器出現,你只要趕緊掏錢買下。

“什麼,你買不起搶蛋糕神器?”“那沒辦法了,現在機會就擺在你面前,你抓不住,那你活該受窮。”

你接受這樣的命運嗎?反正我是不接受的。

小崗村當年實行聯產承包的血書

我們分田到戶,每戶戶主簽字蓋章,如以後能幹,每戶保證完成每戶全年上交的公糧,不在(再)向國家伸手要錢要糧;如完不成,我們幹部作(坐)牢殺頭也干(甘)心,大家社員也保證我們的小孩養活到十八歲

我只知道,追求幸福是天賦人權,我搶不到別人做的蛋糕,至少應該有權利自己做塊蛋糕,無須等待批准。

上不了清華北大,不等於此生與幸福無緣。沒有這塊神奇的屏幕,一樣可以有自足的人生。

你我真正需要的並不是那塊神奇的屏幕,我們只需要擁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這,才是全部問題的關鍵。

前提是:要有能力識破忽悠,知道誰在胡說八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教育自由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