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命運天定嗎?大相師為孔子相面

孔子之像(pixabay)

春秋戰國時期,會看相的人很多,但以姑布子卿最為著名。姑布子卿相術精明,而且他的相術和解法也不同於一般的相士。有一次他為孔子看相,留下“喪家之狗”的說法,透過子貢和孔子間接交流,有不同於一般相士的風格特色。

一天,孔子從衛國的東門出去,姑布子卿的馬車也正迎面而來。孔子對弟子說:“你們二三個人趕車迴避一下,有個人要過來。他一定是為我相面來的,要記住他說的話。”

這時,姑布子卿也對弟子們說:“你們二三個人趕車迴避一下,有一個聖人要過來了。”

孔子下車步行,姑布子卿迎面看他走了五十步,又從後面望着他走了五十步。然後姑布問一旁的子貢說:“這個人是做什麼的呢?”

子貢說:“他是我的老師,就是人們所說的魯國的孔丘啊!”

姑布子卿說:“是魯國的孔丘嗎?我聽說他好久了。”

子貢問道:“您看我老師的相怎麼樣?”

姑布子卿說:“他有着堯帝的額頭,舜帝的眼睛,大禹的脖子,皋陶的嘴巴,從前面看上去,氣宇軒昂像是一位帝王;從後面看上去,兩肩高聳,脊背瘦弱,只有這一點趕不上四位聖人啊!”

予貢嘆了一口氣。

姑布子卿又說:“你憂慮什麼呢?四處奔波不辭辛勞艱苦、能言善道並不用來為己謀求。遠遠望去羸弱像“喪家之狗”,您憂慮什麼呢?憂慮什麼呢?”

子貢把這些話告訴了孔子。孔子對姑布子卿的評價沒有意見,惟獨推辭了“喪家之狗”的說法。孔子說:“這我哪裡敢當呢?”

子貢問:“他說您不怕辛勞艱苦、不為自己謀求,我能理解;然而有如‘喪家之狗’是什麼意思呢?為何您說承擔不起呢?”

孔子《論語》竹冊。(pixabay)

孔子說:“難道你沒有見過喪家的狗嗎?那喪主的屍體已經裝斂入棺槨,祭品已經擺好且開始祭祀了,而那喪家狗還東張西望,尋找着它的主人。喪家狗不得志,然而還在尋找着、想有所作為哪!但現在上無英明的君王,下無賢士和優秀的地方官,王道已經衰微,教化失落了,強大的欺凌弱小的,人多勢眾的欺侮勢單力薄的,百姓隨心所欲,毫無紀律和規範。他以為我孔丘還想承擔改變世局的重任,能為天下做點什麼,這我哪敢當呢?”(資料來源:《韓詩外傳》)

兩千多年來,感恩“萬世師表”孔子的祭孔典禮一直在中華民族中延續,孔子的精神和傳播的道德思想也一直綿延不絕。圖為台灣台中市的祭孔典禮中的一節--開啟孔廟“大成門”,樂生演奏雅樂“咸和之曲”迎孔子聖靈。(台中市政府提供)

姑布子卿相人神准,他觀察孔子外貌氣宇軒昂,猶如帝王之范,只是脊背瘦弱顯示沒有帝王之命,奔伊波勞苦必是難免。他也一直聽說了孔子的淑世理想和積極力的行動,當他直面孔子時,一定觀察到孔子內心對世道敗壞的深切憂患,表露無疑,所以連說了三次“子何患焉”給孔子打氣!

孔子為人謙虛為懷,盡人事聽天命。他在亂世中抱着淑世的理想,東奔西走,也經歷了受困、絕糧的遭遇,幾乎喪命。當時,歷盡風霜的孔子心中非常清楚,在分崩離析的亂世中,想要重整道德、挽救世風日下的世道,回到古風悠悠的時代,單憑他一個人的力量,看不到曙光,所以他以謙辭來回應。

然而,不管在順境、在逆境,孔子都沒有放下道德救世的希望。他在政治領域無法施展人生的抱負,轉而教育英才為後世傳播道德種子、為後代培育希望。後人稱讚孔子是“萬世師表”,宛然散發著無冕王的光芒。這符合了當時姑布子卿面相所知孔子的人生--不辭辛勞、善用言辭傳播道德聖學、氣宇軒昂的無冕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