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用女人溝通盛情難卻 那年紅樓扯到的大老虎

遠華集團的總部係一幢七層小樓,它的外牆係紅色的,當地人都管它叫紅樓。(網絡圖片)

一起華為孟晚舟即將面臨的“引渡”案,讓人再次想起了賴昌星紅樓、當年的特大走私遠華案。儘管多年過去,事實上,這起案件遠沒有結案。

七層紅樓

遠華集團的總部係一幢七層小樓,它的外牆係紅色的,當地人都管它叫紅樓。當年,呢度曾經係車水馬龍,非常熱鬧。在紅樓進進出出的人大多都係啲有頭有臉的領導幹部。

1996年,賴昌星投入上億元興建了紅樓。這幢外表土氣的七層小樓,裏面富麗堂皇。

一樓係接待大廳,進入紅樓的每個樓層都有專人引導。最顯眼處係“紅運當頭”四個大字。

最顯眼處係“紅運當頭”四個大字。(網絡圖片)

二樓係餐廳。為了招待客人,賴昌星不但四處蒐羅好酒,還從香港高薪聘請廚藝精湛的廚師親自掌勺。

三樓係桑拿浴房。酒足飯飽後,客人可以到呢度來“放鬆放鬆”,數十名年輕貌美的小姐在呢度提供“服務”。

四樓係歌舞廳。所有設備都採用國際名牌,製造出一流的音響和燈光效果,舞池供人盡情歡娛。

五樓係客房。如果在樓下按摩桑拿、興歌起舞后仍然意猶未盡的客人,可以在這裝修豪華的客房裡享受下一步的服務。

六樓係總統套房。呢度裝修得更加豪華。這係為嗰啲更重要的客人準備的。對於不方便拋頭露面的客人,賴昌星會直接把小姐安排到套房裡。

七樓係賴昌星的辦公室。賴昌星與很多人的權錢交易都在呢度完成。一個人如果經歷了從一樓到七樓,享受完了服務,就不可避免的要為賴昌星的走私活動提供服務了。

住酒店不太方便

楊前線,1995年任廈門海關關長,係當時全國最年輕的正廳級關長。1993年,楊前線與賴昌星結識,在楊當上廈門海關關長之後,理所當然地成為紅樓的貴賓。

楊前線講,他跟賴昌星應該係比較好的朋友關係,只要進了紅樓,全部的費用都係賴昌星支付。賴昌星為客人支付的費用名目數量繁多,僅紅樓小姐的小費一項每天就以萬計。

1995年,一個名叫周兵的女人在賴昌星的精心安排之下出現在楊前線的生活里。

楊前線講:“最早〔兩人幽會〕的時候係在酒店,在酒店有時候熟人也多,被人看見不太合適,我就問賴昌星有沒有房子,住酒店不太方便。”

為了方便兩人恣情縱慾,賴昌星給他們提供了價值130多萬元的花園別墅,並出巨資進行裝修。

用女人溝通盛情難卻

原廈門市分管城建的副市長趙克明,早已習慣了眾多開發商的巴結和賄賂,很長一段時間裏,根本沒把賴昌星放在眼裡。

趙克明講:“第一次我進紅樓,好多人在那兒吃飯,食完飯他就單獨跟我在一塊兒坐,一下子拿出一袋子錢給我,我覺得這種人格調很低,手段那麼……實在係令人不能接受。”

當賴昌星得知趙克明十分“好色”後,把趙克明約到紅樓。紅樓的小姐讓趙克明樂不思蜀。從此,他頻繁出入紅樓,成了紅樓的常客。

趙克明講:“他只係沒有辦法,用女人來跟我做一種溝通,我係因為盛情難卻。”

羅幹暗示董文華

遠華案案發後,賴昌星請求董文華走後門去給羅幹送申訴材料。羅幹暗示董文華與他上床作為回報,董文華未從。後來,羅幹借賴昌星案對董打擊報復。

作為曾紅極一時的“軍旅歌手”,董文華在2000年從人們的視野中突然消失。

由於遠華案的特殊性和賴昌星的外逃,董文華被推上了風口浪尖,小道消息鋪天蓋地,其中以黃色和緋聞為主。

2007年,周永康接替羅幹的位置,當上政法委書記。此時有單位邀請6年沒有發聲的董文華出來演唱,但政法委發話“不許董文華出來招搖”,董因此又被封殺。

消滅證據

“遠華案”的主角賴昌星,於1994年成立遠華集團,後來從事走私活動。到案發時,走私貨物總值人民幣530億元,偷逃稅額人民幣300億元。

儘管這起走私案當年在港澳炒翻了天,但中共媒體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報》的一個角落披露。2000年《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媒體開始大篇幅報導,這起案件開始受到國際關注。

1999年3月,當時的中共總理朱鎔基接到一封匿名信,舉報廈門市遠華集團大規模走私詳情,其中含有詳細的人證物證。朱鎔基當時表示:“不管清查到邊個,都要一查到底,絕對不講情面。”江澤民也表示:“不論係邊個,都決不手軟。”但不久,專案組發現,案件跟江澤民身邊的賈廷安、賈慶林有關聯密切,江澤民立場馬上改變。

2000年,紀檢、海關、公、檢、法、金融、稅務等部門協同辦案,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員被審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責任。2001年7月還沒有結案時,就已有幾人被判處死刑,並執行。

一個世紀大案,在沒有完全查明的情況下就槍斃十幾個從犯,事實上係殺人滅口,把證據消滅,讓“遠華案”成為結不了的懸案。

紅樓牽扯到的大老虎

賴昌星透露,他和江澤民5個秘書中的3個都很熟,包括“大秘”賈廷安。賈廷安係江當總書記時的辦公廳主任。從江在電子工業部時,他就擔任江的秘書。1985年,跟隨江從北京到上海。1989年,又隨江到北京。

2004年,江把賈廷安調升軍委辦主任,將賈廷安從上校直接擢升為中將。軍委委員們提出,賈的行政級別也就係司局級,軍銜係上校,這樣做底下會造反。江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軍委討論時又被擱置。可見賈係江的心腹。

賴昌星對《遠華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講,“他(江澤民)本來也知道我係他秘書的好朋友。”

遠華案中牽涉到的另一個主角係江的親信賈慶林。

賈慶林生於1940年,因為與江澤民同具第一機械部工作經歷,後來隨着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仕途水漲船高。

江澤民斗垮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後,1996年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賈慶林,被江提拔到北京當市長。2003年,國務院審計署爆出了賈慶林在福建主政期間的特大經濟醜聞。

該報告披露,1993年由福建省委決定,投資20億元,建設福州長樂國際機場。至1997年初,已超支12億元。而1993年至1997年,賈慶林在福建省長、省委書記任期內,挪用和侵吞建造長樂機場建設費用。經查證,其中12.8億元,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了,大多消耗在給高幹搞福利或下落不明。

審計署查證:借建機場挪用、侵吞的資金,部分係興建和購買了570多幢豪華別墅,分佈在福州,廈門,珠海、大連、青島、無錫、杭州、北京等地,被230多名高官匿名侵吞。

當時,這一報告送江澤民審閱時,江澤民批示:類似長樂機場情況,比較普遍。之後便退回給國務院了。

賈慶林當福建省委書記時,他的妻子林幼芳在中國外貿集團福建省總公司任黨委書記。林與遠華撇不清關係,有嚴重貪腐行為。

為此,2000年江澤民讓賈慶林與她離婚,用來表明賈跟林幼芳“劃清界線”。林幼芳澄清指出,她“從來沒有聽講過那家在香港註冊的華遠公司”。當然林幼芳係在裝傻,福建人都講,林幼芳負責福建的外貿,唔識福建的第一大進出口大富戶,只有傻瓜才相信。

2003年十屆人大、政協“兩會”召開前夕,被江澤民內定為十屆政協主席的賈慶林,以健康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請辭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職務,但被江澤民嚴詞拒絕。江講:你要下台了,我就完了。可見江澤民有不可告人的經濟犯罪沒有披露出來。江利用賈,賈保護江,他們之間的利害關係可見一斑。

儘管江澤民把賈慶林塞進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但遠華案始終係賈永遠揮之唔去的陰影。

2011年7月23日,賴昌星被加拿大政府遣返回中國,當時正值中共高層聚集北戴河召開會議,商討十八大人事權力分配。賴昌星回國,對賈慶林打擊最大,賈因此放棄了十八大人事安排的發言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