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 一切只是常識

福爾摩斯偵探小說風行全球,電影比原著更受歡迎。

福爾摩斯時時與助手好友華生分析案情。福爾摩斯注重蛛絲馬跡的微小細節,華生思考,比較粗枝大葉。回述破案經過時,華生聽福爾摩斯一席話,每恍然大悟,大讚老友心思縝密。這時福爾摩斯口頭禪式的回答通常是:“親愛的華生,這只是基本常識。”(It's elementary,my dear Watson.)

一百年來,不論在牛津劍橋還是倫敦的俱樂部,英國人討論一件事,It's elementary,my dear Watson,成為英語世界最廣為引用的“前人金句”。

然而,這句話從未完整出現過柯南道爾的原著英文之中。小說中的福爾摩斯,與華生對話,每在華生喝一聲采:“真絕”(Excellent)之後,方頂牛答以一字:Elementary。意思是:我達成此一結論,你以為我的智商高,心思縝密,但對於我來說,一切只是邏輯生活的入門常識。

此言很難中譯傳神,因為小說原文,是一字駁對一字,精簡非常,兩個形容詞,都以E字為首,如中文的對仗。福爾摩斯初有中譯,已經是民國的上海時代,此時用白話文。若以文言譯之,只可以是:“余曰:嗟夫,君思慮妙絕矣。福氏曰:非也,唯觀事於淺常哉。”比起Excellent對Elementary,中文文言之精鍊處,罕有輸給英文。

It's elementary,dear Watson又是從可以來?是以後的小說改編電影,英國編劇自己加工的。因此,你若與一個讀劍橋的英國同學辯論一事,若他衝口而出:It's elementary,my friend,你即可斷定:他只看過福爾摩斯電影電視劇,沒有讀過行文艱深的維多利亞英文原著。

以福爾摩斯觀事於微的分析,中國的孟晚舟因何有三本特區護照。孟婦之第二本護照,用得好好的,忽申請第三本,冠夫姓改名為“劉孟晚舟”。

婦人冠以夫姓,不是共產黨那套“文化”。中共標榜婦女革命,從來不稱“劉王光美”、“毛賀子貞”、“習彭麗媛”。殖民地的香港女高官,反而叫陳方安生、葉劉淑儀、劉李麗娟。由孟晚舟變成“劉孟晚舟”,只有三個可能:一,孟氏住過香港,仰慕殖民地的女高官四字姓名風格;二,孟夫是大男人主義者,忽然迫其從夫姓;三,有其他政治之目的。

正如福爾摩斯告訴剛回家的華生:你的鞋上沒有什麼泥跡,你是乘馬車回來的。由此演繹:華生回家前,去過很遠的地方。在全球化的短訊時代,不必智商過人,只須注意細節,一切都是Elementary。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