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脫北者:我如何從人口販賣受害者變成販賣者

在影片中,當一群脫北者步行穿越中老邊境時,一個嬰兒突然開始哭泣,讓脫北者們感到恐慌。影片沒有提及的是,這群脫北者們給嬰兒下了葯。B太太說,他們沒有選擇,否則整個團隊都可能被抓住。

2003年,B太太被賣給一名中國男子時才36歲。

‌‌“我淚流滿面。這太不公平了。當我在朝鮮已經有了一個丈夫和孩子的時候,我還在被‌‌‘介紹給男人。我覺得是因為我出生在一個錯誤的國家,才會陷入這個爛攤子。‌”

2003年,B太太被賣給一名中國男子時才36歲。她穿過中朝邊境逃到中國,以為會成為一名老人的保姆。至少中介告訴她是這樣,但事實證明這是謊言。

她原計劃是賺一年錢,然後回到朝鮮,這樣她就可以養她的丈夫和兩個兒子。嫁給一個新丈夫絕對不是她的計劃。

在中國吉林省的長春,她和另一名朝鮮婦女被‌‌“介紹‌‌”給了五名中國男子。中介隨後告訴她,‌‌“跟一名中國男子住一年,之後逃走就行‌‌”。

目前,導演尹載皓已經製作了一部電影來講述B太太的人生。這部名為《B太太,一個朝鮮女人》的電影中一個很諷刺的點是,B太太講述了她如何對她被賣給的那名中國男子產生了感情。兩人共同生活了10年。

雖然她是人口販運的受害者,但她最終成為了一名將朝鮮婦女賣給中國男人的販運者。在最近接受BBC朝鮮語採訪時,她說自己已經販賣了近50名朝鮮婦女。

她越過中朝邊境,後來又穿越中國-老撾邊境來到韓國,這樣她就可以與她的朝鮮家庭團聚。但她和她的朝鮮丈夫之間的關係已經破裂了。

儘管韓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家,但她說她厭惡韓國,這個國家不能讓她開心。

不幸的是,她的故事並不罕見。被販運是許多朝鮮婦女在試圖逃離朝鮮時所經歷的事情。許多婦女最終與被販賣給的中國男人生了孩子,並最終在那裡定居。還有很多來韓國的朝鮮人說他們後悔來到韓國,有些人甚至移民到了另一個國家。

但是她怎麼看待她被賣給的那位男人呢?‌‌“我認為這是感情。兩個人之間的感情,‌‌”B女士在被問及對中國丈夫的感覺是否是‌‌“愛‌‌”時如是回答。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是‌‌‘愛’。只是他能理解我,他是一個善良的人。‌‌”她補充道。

B太太說,在她和丈夫住在一起的中國農村,很少有人談到‌‌“愛‌‌”。在朝鮮,也同樣缺乏關於‌‌“愛‌‌”的談話。

電影主要聚焦她與中國丈夫的關係。雖然她被‌‌“賣‌‌”給了他,但她說丈夫很有愛心。電影中,她生氣時,丈夫會對她笑以緩解她的壓力。當她準備穿越中老邊境時,他還幫助了她,並相信一旦她在韓國定居,她會安排讓他過去團聚。

觀眾對人口販運可能導致的意外愛情感到困惑。

‌‌“我告訴他我有能力生孩子,但我不會生,因為我在朝鮮有孩子,他說好吧。我非常感激,換誰都會感激。‌‌”B太太說。

‌‌“我對這個男人有責任感,因為我跟這個男人沒有孩子,所以當他去世時,我的孩子和我將在他身邊,‌‌”她說。

電影沒有提及的是,B太太實際上把她在朝鮮的孩子以及丈夫都帶到了中國並與他們住在一起。2009年,她把大兒子帶去了中國,跟她和她的中國丈夫一起住了三年,但大兒子不太適應在中國的生活。B太太最終幫大兒子逃到了韓國。

2013年,B太太還幫助她的小兒子和丈夫叛逃到韓國,但在他們去韓國之前,他們來到中國與她和她的中國丈夫待了40天。

‌‌“我們實際上都睡在一個房間里——我,我的中國丈夫,我的朝鮮丈夫和我的小兒子,‌‌”她說。

‌‌“你覺得這浪漫嗎?‌‌”她開玩笑說。

B女士說,80%的朝鮮婦女在逃離朝鮮時都曾遭遇人口販運,她只是其中之一。韓國、朝鮮或中國都沒有官方統計數據顯示有多少朝鮮婦女遭受人口販運。

B女士從被販賣者到販賣者有一段時間。最初,她曾在奶牛場工作,每月賺9美元左右。她在農場工作了兩年後,在中介的幫助下在中朝邊境與她的朝鮮家庭會面,並給了他們錢。

她對她日益虛弱的朝鮮丈夫感到震驚,那時,她決定成為一名朝鮮婦女販賣者。

‌‌“我覺得為了救我的家人,我需要做點什麼,‌‌”她說,‌‌“我需要賺更多錢。但我當時沒有國籍,沒有身份,而且也沒什麼可以賺大錢的工作。‌‌”

2005年到2010年間,她向中國男性出售了約50名朝鮮女性。她承認這是‌‌“人口販賣‌‌”,但強調她沒有欺騙她們——就像中介在2003年對她做的那樣——這些女性想要被販賣。

從這個意義上說,她覺得她幫助她們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式。‌‌“逃離朝鮮政權的婦女沒有人可以依賴,但如果我安排她們與男人結合併結婚,她們就可以安全地生活。如果她們住在街頭,就會被捕並被送到朝鮮的監獄,她們不想那樣。‌‌”她說,她會和被販賣的婦女平分售賣所得的錢。

她還將朝鮮婦女對中國家庭的要求翻譯成中文——有點像婚姻條款,比如每個月向朝鮮婦女家庭匯多少款。

曾經是受害者,後來成為了販運者,她是否會感到內疚?

‌‌“我認為人口販賣是所有朝鮮婦女必須經歷的事情,‌‌”她說,‌‌“我之前是被欺騙了,但現在,這些女人至少知道等待她們的是什麼。她們可能會有怨恨,但不會像我那樣多,‌‌”她補充道。

除了向中國男性出售朝鮮女性,B女士還充當將朝鮮人送往韓國的生意。她說她已經向韓國運送了至少50名朝鮮人。

‌‌“我使用了與兩個月前送我小兒子去韓國時一樣的路線。我的小兒子跟我說過程很艱難,並且告訴我要在背包里裝許多蘋果,‌‌”她回憶說,‌‌“我無法形容過程有多難。我的心都碎了,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朝鮮人要經歷這樣的磨難才能生存。‌‌”

電影製作人兼導演尹載皓陪着她一起從中國逃到了東南亞,期間他們一起乘坐了麵包車、拖拉機以及步行。尹載皓告訴BBC韓語:‌‌“這個過程對我來說非常具有挑戰性,我只有一台相機,我一個人要描繪這趟艱辛旅程的所有細節。‌‌”

‌‌“雖然很多場面我不能拍攝,但這段旅程讓我終身難忘,‌‌”尹載皓說。

在影片中,當一群脫北者步行穿越中老邊境時,一個嬰兒突然開始哭泣,讓脫北者們感到恐慌。影片沒有提及的是,這群脫北者們給嬰兒下了葯。B太太說,他們沒有選擇,否則整個團隊都可能被抓住。

從老撾到曼谷的路上,他們在拖拉機後面得一直趴着,以免被當局抓住。

這部分旅程在電影中有所展現,尹載皓也在後面和脫北者一起躺着,他拍攝了當時的天空——清澈且碧藍。

B太太答應她的中國丈夫,一旦她在韓國定居,她會接他過去。但這並沒有發生。

B太太於2014年1月抵達韓國,在接受韓國情報官員審訊期間,她被懷疑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因為她曾在中國賣過一種名為‌‌“冰‌‌”的朝鮮毒品。B太太承認她的確為了賺錢販賣過。

韓國的情報官員稱,這筆交易的利潤最終流向了朝鮮政府,因此她有可能為間諜,但她堅決否認這一指控。

儘管如此,韓國政府還是將B太太以及她的丈夫分類為‌‌“不受保護‌‌”的朝鮮人,這意味着他們不會獲得諸如安置資金、住房補貼和職業培訓等福利。

對於有犯罪記錄、在中國居住至少10年,或者在抵達韓國一年內未能成功申請庇護的脫北者,韓國政府將他們分類為‌‌“不受保護‌‌”的類目。

在B太太的案件中,韓國統一部告訴韓國網絡媒體《打破新聞》(News Tapa),她和她的丈夫因為出售非法毒品而被歸類為‌‌“不受保護的‌‌”身份。

但B太太聲稱,她的丈夫從未接觸過這種毒品。此外,她聲稱她已經花掉了她賣毒品的錢,因此韓國情報人員沒有理由懷疑她從事間諜活動。目前兩人已對韓國政府提起訴訟。

在這一過程中,B太太的中國丈夫又娶了另一個女人,但他們仍以‌‌“朋友身份‌‌”保持聯繫。B太太還給中國丈夫發了電影的截圖。

‌‌“他發的很多信息都在跟我說對不起,因為他背叛了我娶了其他女人。‌‌”B太太說。目前她在首爾東部的一家咖啡廳工作。

她承認,她答應讓尹載皓拍攝的唯一目的是為了錢。

‌‌“那時,錢對我來說意味着一切,現在,我不這麼想了。‌‌”她說,‌‌“為了孩子,我付出了一切,現在,我已經50多歲了,我現在想有自己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不想再做任何人口販運的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