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府決定不起訴梁振英 廉政公署稱證據不足

港府決定不起訴梁振英。

香港前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公司UGL5000萬元、無申報涉貪案件,終於“告一段落”。廉政公署稱,已經完成調查,與律政司商討後,認為“證據不足”,決定不起訴梁。法律學者形容,事件反映“一國兩制”走樣,而且充滿疑點。

廉政公署、港府一紙聲明:證據不足不起訴

香港廉政公署昨日傍晚發出聲明,指梁振英涉及的UGL涉貪案件及、立法會議員周浩鼎涉及與梁涉及干預立法會調查案件的調查,已經完成。廉政公署稱,在徵詢港府律政司的意見後,認為“沒有足夠證據向上述人士提出檢控而達致合理機會定罪”。

而廉政公署昨日也將相關調查結果,呈交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審議,並獲委員會同意“毋須作進一步調查”。

律政司也隨即發表聲明,指決定不起訴梁振英,理據為“證據未能確立戴德梁行不同意梁接受相關款項,或屬於《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針對的代理人接受利益罪行”。律政司認為當時梁曾所屬的戴德梁行財政困難,梁振英與UGL談判是“符合戴德梁行的利益”,認為梁振英沒有利益衝突,並且與UGL簽訂的協議是在他成為特首之前,因此決定不作出起訴。

《蘋果日報》消息指出,律政司決定不起訴梁振英的另一原因,是因為2009年陳志雲案中,終審法院釐清了《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代理人收受利益的定義,即“必須證明代理人收受他人款項要對公司不利”。據悉,律政司認為梁振英的行為並沒有對戴德梁行造成不利,根據普通法法制,梁振英不屬違法。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

查錫我:疑點重重梁收錢已經構成利益衝突

不過,廉署前總調查主任、大律師查錫我則指出,事件存在不少疑點。第一,是5000萬的部分款項,是梁在擔任特首時收取,而且UGL有份競投梁振英上任後的港府工程項目,已經構成“潛在利益衝突”;

第二,律政司沒有交代“戴德梁行董事局曾否同意梁振英收取UGL款項”,因為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梁振英需要得到戴德梁行董事局的同意,才符合法例;

第三,UGL並無直接將該筆款項交予戴德梁行,而選擇向梁個人提供款項,並不符合邏輯,變成其競爭對手是“梁振英”而非“戴德梁行”。加上當時有另外一家中國公司提出高價收購戴德梁行,反問梁的行為“是否已經傷害了戴德梁行的利益?”

廉政公署認為“證據不足以達致合理機會定罪”。

調查4年屢受打擊阻擾

梁振英UGL案從揭露至今已經超過4年,期間引起不少對廉政公署調查速度的質疑。事實上。立法會與廉政公署多年來的調查仍然受到不同阻礙。2016年7月,負責調查梁振英UGL事件的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被廉政專員白韞六停止署任,李其後提出離職,同時引發多名高層離職,使廉署大受打擊,拖延UGL事件調查進度,被稱為“廉署人事風波”,而繼任的邱樹春多年來只獲署理職務,被質疑沒有實權;

梁振英更多次採取法律行動,多次向曾關注或評論UGL事件的專欄作家及議員發出律師信,控告對方“誹謗”;

2017年5月,立法會成立調查梁振英事件的專責委員會,期間建制派議員不斷以各種理由“拉布”,又要求會議閉門進行,更爆出專責委員會副主席、建制派議員周浩鼎提交的調查範圍修訂文件上,驚現經過特首辦及梁振英修改的電腦紀錄,顯示兩人曾就調查範圍協調,被轟讓梁振英“自己劃定調查範圍,為脫嫌製造機會”,周也被廉政公署以涉嫌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不過有關控罪最終也同樣“證據不足”,律政司不予起訴。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認為,事件反映香港法治和“一國兩制”走樣變形。(VOA)

港府早已決定不提控“一國兩制”走樣變形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在電台節目受訪指出,事件反映香港法治和“一國兩制”走樣變形。他指出,2003年時任財政司長的梁錦松涉“偷步”買車事件,律政司撰寫了長達17頁聲明公開交代調查經過,清晰列明各部門以及海內外大律師意見,解釋不起訴原因。而這次律政司聲明僅交代結果,“根本不符合基本法治要求”、“一國兩制真的全走樣了!”

事實上,早前就曾釋出廉政公署將“放生”梁振英的消息,而有關消息也在親北京圈子盛傳。《蘋果日報》消息指出,“他們(親北京圈子)說梁振英是政協副主席,反港獨有功,中央一定保他”。

今年2月,受中資掌控的無線電視曾播出律政司決定不檢控梁振英的消息,後來被緊急封殺,港府也一概否認。但該消息人士指出,其實當時已經決定不檢控,“只是政府高層認為不是公布的時候”。“林鄭月娥一直在等待合適的公布時機,選在民意反彈最小的時候。這次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大敗,正是反映香港人已經選擇不發聲、民主派也沒有號召力的時候,她相信香港人不會再因為這件事出來抗爭。幫北京拆解這件事,自然又立一‘功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