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學生被誣告作弊導致輟學? 家長稱拒報補習班遭報復!

近日,一篇題為《慘遭打擊報復被迫輟學無法無天的校長邊個來管》的網帖引發關注,網帖作者“新清水魚ABC”即父親余偉(化名)在帖子中表示,其子餘明明(化名)因為遭到學校老師的打擊報復,被誣告作弊,已經輟學半年有餘。

父親發帖稱兒子被誣告作弊

據網帖稱,餘明明係浙江湖州五中鳳凰校區的一名學生。今年4月26日,有學生家長向餘明明所在班級班主任陳偉華反映,在4月12日、13日的數學和科學競賽的模擬考試中,該班4名學生(包括餘明明)利用手機搜題作弊,並將答案通過紙條的形式傳遞。4月27日下午,班主任以手機私信的方式告訴余偉,“餘明明數學競賽和科學競賽模擬考試舞弊”,希望余偉第二天上午能去學校。

12月5日,湖州市教育局給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出具了一份《關於湖州五中學生餘明明未正常到校學習情況的講明》(以下簡稱《情況講明》)。該講明顯示,4月26日,班主任陳偉華為整頓班風、誠信迎考,在班級進行了教育引導,要求違規學生自己到老師處講明情況,其中3名學生在當天下午均主動承認了考試期間有使用手機搜題、傳紙條等考場違規行為,並指餘明明也參與其中,只有餘明明一直未承認。隨後班主任與餘明明單獨談話,餘明明上交了手機電池和儲存卡,承認參與了傳紙條作弊的行為,只係並未承認用手機搜題。

這一講法遭到了余偉的反駁。按他的講法,餘明明回家後告訴他,4月26日,對於此事班級的調查結果係,“其中3名學生當天承認作弊,坐兒子邊上的一名同學偷看他,並且傳紙條給前面兩名同學,兒子餘明明並未參與”。

因此,余偉4月28日沒有去學校和班主任面談,餘明明那天也沒有到校上課。

拒絕報補習班遭報復?

余偉在網帖中表示,餘明明被誣陷作弊係遭到了打擊報復。

余偉講,該校校長、班主任曾多次強行向兒子推薦各種校外補習班均遭自己拒絕。余偉講,在湖州五中,各個年級成績較好的學生,校長都會親自出面動員他們去報校外補習班。餘明明也稱,校長朱暉曾不下四五次讓自己報補習班,而自己一直在推脫。

“從現在調查的情況來看,並沒有非常明確的跡象表明,校長、班主任係因為多次向孩子推薦各種校外補習班遭拒,故意報復孩子,誣告孩子考試時用手機搜題作弊。”12月3日晚,湖州市紀委駐湖州市教育局紀檢組組長王淦勤回復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稱,“網帖中提到的學校故意傷害學生之事,純屬家長臆測。”

王淦勤澄清,科學、數學競賽群係學校為參加競賽的學生臨時組織的,老師為了輔導學生,在周末通過興趣班的形式給學生義務上課,不存在收費行為。

“學校想多幾個孩子能夠有機會報考湖州中學創新實驗班及湖州二中的夏令營(提前招生),在周六給競賽班的學生免費補習數學、科學和信息學。”王玥(化名)係當時向班主任陳偉華反映作弊情況的那位家長,競賽班無償補習的講法同樣得到了她的證實。

“我可以很負責任地講,目前我們沒有發現湖州五中在職老師有到校外培訓機構任教和收錢的情況。”王淦勤講,“儘管三令五申,但如果啲老師偷偷地在家裡做啲有償家教,我們只能見一個處理一個。”

當事學生有沒有手機

5月3日,經學校政教處、年級組多次催請約談後到學校溝通的余偉表示,“孩子沒有手機,怎麼搜題呢?老師至少應該拿出手機等物證才能認定孩子舞弊,電池和存儲卡不能作為證據”。

12月8日晚,與餘明明同在競賽班的多名不願具名的同學向記者證實,餘明明經常出現帶手機和MP3到學校,並在課上玩手機等行為,還告訴他們手機係自己偷偷買的,被拆分為幾個部分放置,前幾部被摔壞了。餘明明在考試時一遇到大題就用手機輸入題干查找。比如一次數學單元測試,他多次用手機輸入題干搜索解題思路。

餘明明還經常向同學們展示玩遊戲或聯網的過程。據一名學生描述,餘明明的手機屬於老款黑色聯想3G手機,屏幕較大,可以更換電池,所以他也帶着一塊備用電池。多名在4月數學、科學兩場競賽的模擬考試中參與作弊的學生證實,他們4人作弊屬實,在班主任調查且讓學生主動講明情況前,餘明明還多次與他們三人“對口供”,要求他們講只係對了一兩題選擇填空的答案,以隱藏自己帶手機的事實。

餘明明告訴記者,被班主任叫去單獨談話時自己反覆講明沒有用手機搜題,“我沒有手機,也從未拿過手機到學校”。餘明明講,自己從始至終沒有承認過用手機搜題及傳紙條作弊。

作弊後和其他同學統一口徑,更係無稽之談。餘明明提到,哪怕係放假和同學出去玩需要攜帶手機,都得經過媽媽同意,拿媽媽的手機。

“我更不可能自己買手機了,(買手機)肯定會留下記錄的。”他講。

為何時隔兩周後才調查

余偉質疑,為咩監考老師沒有當場發現,學校時隔兩周後才去調查?校方有沒有教唆學生和家長作偽證?

王淦勤告訴記者,之所以兩周後才調查,係因為監考老師在監考時沒有及時發現學生作弊行為,後排的學生看到後,回家告訴家長,家長認為作弊行為唔妥,事後才向班主任反映情況。

王玥表示,她的兒子連續兩天在放學路上告訴她同學在數學和科學模擬競賽上作弊的事,還提到了班裡同學帶手機的情況。她將情況告訴了同為老師的好友,對方鼓勵她給孩子樹立一個正確的價值觀,“品行比成績更重要”。她這才下定決心以私信的方式向班主任反映了情況。後來才有了4月26日的一幕。

學校、市教育局與家長溝通無果

根據《情況講明》,5月21日,余偉到市教育局基教處反映孩子在學校受到不公正待遇,市教育局答覆立即調查。

市教育局工作人員在5月22日下午、5月25日上午、5月28日上午,3次到湖州五中鳳凰校區了解情況;5月28日下午,向餘明明家長提出家訪或邀請來校協商希望,但遭到拒絕,協商未果。

湖州市教育局工作人員在6月6日、6月19日下午,和家長協商處理此事,因家長要求公開道歉、嚴懲“誣陷者”等訴求無法滿足,協商未成。6月21日,市教育局向家長余偉反饋了調查情況,但家長並未認可調查結果。

9月19日,湖州五中教育集團黨委周書記、副校長朱緋妍、法制副校長黃力一起面談了學生家長,勸講讓孩子回校讀書,但仍沒有效果,家長堅稱學校捏造、誣陷。

事發至今,湖州市教育局主要領導還專門約談了湖州五中教育集團校長、鳳凰校區校長3次。市教育局調查人員還約談了班主任陳偉華老師,並對監考老師監考不力給予了嚴肅批評。

“市教育局和學校方面前後20多次通過電話、短訊和微信等方式要求和家長面談或家訪,由於雙方各執一詞,加上家長一直拒絕餘明明本人與校方見面,導致調查工作進展不快。”《情況講明》顯示。

“現在最重要的係讓孩子讀書”

“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係讓孩子讀書,作弊的事我們再調查,小孩子學習耽誤不得。”王淦勤講。

《情況講明》提到,11月26日、12月4日,湖州市教育局兩次召開局班子會議進行專題研究,明確了客觀公正做到實事求係、針對不足作出道歉、穩定情緒滿足合理訴求、認真調查處理責任人員、儘快解決餘明明學業問題等措施。目前,市教育局和學校方面仍在盡最大努力與家長進行協商,在尊重事實的基礎上,穩妥處置,爭取讓餘明明同學儘快回到正常的校園學習生活中。

“我們要保護學生但係也要保護老師。”王淦勤指出,班主任咁做也係為了教育孩子講誠信、守規則,唯一唔妥之處可能在批評教育的方式方法上需要做得更好啲,特別係那位監考老師,如果他監考時能更認真啲,及時發現這個事,就不會有後面的誤會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