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黑龍江大豆貿易商「打白條」:資金鏈斷裂 拖欠農民賣糧款

大豆豐收賣給貿易商後卻要不回糧款,給農民“打白條”現象,既損害了農民利益,也不利於大豆流通、購銷市場的健康發展。

種了20多畝大豆喜獲豐收,卻沒想到把糧食賣給貿易商後要不回糧款,只能拿着15萬元的收據干著急……《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黑龍江省部分地區調查發現,因為資金鏈出現問題,有的大豆貿易商出現破產、跑路、給農民“打白條”現象,既損害了農民利益,也不利於大豆流通、購銷市場的健康發展。

糧款“打白條”長期拖欠“總說沒錢還”

一產糧大縣的農民李長財今年種了20多畝大豆,儘管獲得豐收,他卻高興不起來。他說,前兩年種的大豆比較多,賣給了當地的一個貿易商,共開了15萬元的收據,當時對方答應隨時可以來取,還有利息,如今,這個貿易商資金鏈出現斷裂跑路了。“打電話有時還接,就是人不回來,他欠我們村10多戶,光我知道的就有七八十萬元的糧款。”

另一產糧大縣的農民於貴棟去年種了45畝大豆,他自2016年以來賣給當地糧食貿易商4萬多斤大豆,對方只給了2000多元的零頭,還欠着8萬元。於貴棟說,大家都認識,當時只開了一個收據,找過多次,對方卻總說沒錢還,讓再等等。

記者聯繫到一位大豆貿易商,他在糧食行業從業多年,每年往其他省份發的大豆大概在5000噸。他承認近兩年欠農民糧款的事情確實存在,目前還欠20多戶農民的糧款,給他們開了欠條。“去年我賣給河南一客戶8萬斤大豆,只給了5萬元,目前外面共欠我60多萬元的糧款。”這位貿易商說,近兩年銷往外地的大豆回款難,資金鏈出現問題,要是農民來結算,廠子就得關停,沒辦法只能一點一點地還,能拖就先拖着。

哈爾濱市下轄縣的一種植專業合作社理事長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河北秦皇島的一個糧食行業客戶,去年這個客戶找到合作社理事長,想買大豆,答應兩三天就給錢。這家合作社把價值14萬元的大豆發到了秦皇島,直到現在貨款還沒拿到。“當時說兩三天就給錢,等了一年多了,打電話也不說不給,就是沒錢往後拖,有時還不接電話。”這個合作社理事長說。

曾開過大豆油廠,後來做大豆貿易的一位貿易商說,大豆貿易目前是買方市場,往銷區賣糧,一手交貨一手交錢有時做不到。目前,這個貿易商難以繼續經營,大連的一企業欠他200多萬元,他欠着農民、收購糧點數十萬元,並面臨被收購糧點起訴的困境。“目前在我們這個行業,因三角債被起訴、企業倒閉、跑路的現象都有發生。”他說。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貿易商在經營過程中,有的被外地客戶拖欠糧款,資金出現問題,就出現了給農民“打白條”的現象。“一個貿易商被騙,跟着受牽扯的可能就是幾戶、幾十戶農民。”

資金鏈斷裂轉嫁風險“受害的還是農民”

當前,大豆貿易商是市場化收購的重要主體。不少農民選擇把大豆賣給當地的貿易商,然後由貿易商銷往省外。一些業內人士反映,近兩年大豆銷路不暢,在集中售糧時期,一些外省客戶抓住了產區合作社、農民急於出貨的心理來進行購糧,然後拖欠糧款。有的先讓農民、合作社及貿易商供貨,並承諾以貨到付款方式兌現,糧食被運至港口等地,依託當地港口倉庫用大豆抵押現金的方式取得錢款,在貨到後先以少量抵押金給付收糧款,當給付到一定金額,餘款長期拖欠。

一位在大豆行業摸爬滾打20多年的業內人士反映,當相關合作社等被拖欠主體到轄區派出所報案一般被認定為經濟糾紛。有的受害者因擔心打官司,對方又沒有財產,自己會蒙受巨大損失,也只能聽之任之,並只能慢慢催要。“如果起訴了,對方連電話都不接了,這樣就直接聯繫不上對方了。”這位貿易商說。

一位沒要回糧款的合作社理事長說,有的外地客戶能抓住農民及合作社害怕損失的心理,以生意虧損為由讓農民、合作社、本地貿易商等待。此外,還有外地客戶讓受害者幫助繼續介紹新的糧源,以新貨償還前期欠款,否則就久拖不決。

“有的貿易商資金不能及時收回,為防止周邊農民集中上門兌現貨款導致破產,只好拖欠農民糧款,最後將風險傳遞到農民身上,受害的還是農民。”一位大豆行業業內人士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