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伊利夏提:我在新疆與漢族同事、老師刺激自尊的兩個歷史故事

從小學到高中,我每天都和其他漢人同學一樣早起來校上課,幾乎沒有遲到過,根本沒有什麼不同。高中開始為了準備高考,學校加了早早讀,我也每天按時來參加。語文老師也是知道的,當然,我也遲到過,也被罰站、訓斥過。但這和維吾爾人有什麼關係呢?維吾爾人和其他世界上的任何民族一樣,也都有早起的習慣;尤其是那些虔誠的維吾爾穆斯林都要在天不亮的時候就起來禮早拜。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局勢走到今天的無解危機,是有其歷史淵源的。

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民族歧視和偏見時時刻刻到處都存在,而且涉及領域極其廣泛,幾乎囊括了自教育至企事業單位,到農工商各行各業。這些歧視、偏見,儘管大多數時候是以語言歧視和偏見為主,有些還看似無惡意;但反映的是一些漢人自以為是的高傲和無知;儘管這些語言歧視和偏見看似小事一樁,但卻自發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深深地傷害着被歧視維吾爾人的自尊。

今天,就以我個人經歷的幾件事一一陳述,和大家分享。

記得剛到石河子當老師不久,一天下午,學校的另一位維吾爾老師馬木提(Mamut)走進我們基礎化學教研室找我。

馬木提老師是個高個子、高鼻樑、濃眉大眼的維吾爾人,可以說是典型的高加索人種,很帥。我們倆寒暄問候之後,開始用維吾爾語交流。

大概是按捺不住寂寞吧,同辦公室一位姓陳的老師訕笑着對我們說到:“伊利夏提老師,能請你倆講國語嗎?我們聽不懂啊。”這話讓我有點不舒服,我立馬回敬說:“陳老師,儘管石河子屬於兵團,但我們還是在維吾爾自治區境內,而且維吾爾語是自治區法定官方用語之一,所以維吾爾語也是國語!再說,我們的談話內容也和你無關。”

他有點尷尬,滿臉堆笑,有點奉承的說:“伊利夏提老師能說,你說的有道理;馬老師很帥啊,特別像電影里的南斯拉夫人!”馬木提老師也不甘落後,未加思索的回答說:“不是我像南斯拉夫人,而是南斯拉夫人像我!”

未等陳老師反應過來,在聽我們對話的王老師跳進來了,“哎呀呀,早就聽人說過,‘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維(維吾爾人)說漢話’,真的是一點不假啊,一點不假;看他倆的搶白,振振有詞;這維族人一學會說漢語,就開始強詞奪理了,了不得。不過,他們還算懂道理,不像那些不會講漢語的維族人,兩句話不投機就要和人打架,一點都不講道理。”

這話讓我有點火冒三丈,但我還是控制住自己,回過頭對王老師說到:“王老師,我們哪裡強詞奪理了?我們只是在告訴你事實。再說,不懂漢語的維吾爾人也不是不講理,而是沒有辦法和你溝通而已,這和懂不懂道理沒有關係。”

王老師繼續搶白說:“那他們應該和你們一樣學習漢語,受點教育!”

我毫不示弱地回敬道:“王老師,那你們也是不是應該學一點維吾爾語呢?你到這裡不是也有四五十年了嗎?什麼叫入鄉隨俗?學一點維吾爾語也便於你了解維吾爾人呀,畢竟這裡還是維吾爾自治區!”

我繼續補充到:“至於受教育,維吾爾人一直就很重視教育,我和馬木提老師就是維吾爾人重視教育的結果。我們倆都來自農村,父母都是農民,馬木提老師從小受的是維吾爾語教育,而我從小受的是漢語教育。和漢人的平民百姓一樣,並不是每一個維吾爾人家庭都能讓孩子完整的上完中小學;再說,維吾爾人也沒有漢人那樣多的機遇,沒有漢人那麼富有,所以,也並不是每一個家庭都能將孩子送到大學。”

為了不傷和氣,大家在唇槍舌劍了一陣後,都哈哈一下,就不說話了;談話就此尷尬地結束了。馬木提老師本來就是個謹小慎微的人,看氣氛有點緊張,也告辭了。

其實,我自上小學開始,就經歷了很多這種看似無意,卻傷人自尊的民族歧視和偏見了。

記得大概是高考前,當時的哈密鐵二中已頗有名氣。學校師資力量不說在哈密,在全維吾爾自治區也是有名的。我們班作為學校兩個重點班之一,集中了學校最好的老師。那些老師不但非常優秀而且還特好,特別關心我們。大概因為我是唯一一個維吾爾學生的緣故吧,每一科目的老師都對我特別關注、關懷,讓我總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當時的哈密地方系統和其他維吾爾自治區學校一樣,都使用維吾爾自治區時間。但鐵二中因為是鐵路局子弟學校,卻和鐵路系統一樣使用北京時間。

這樣,早春期間,早上,我們基本上是天還未亮就到學校參加早早讀。因為連續起早,再加上寒假也幾乎沒有休息,大家都早已疲勞到了極限。因而,每天早上都有學生遲到。但老師們一點都不鬆懈,也不客氣。凡是遲到的,老師一律要罰站,要在教室門外站到老師讓進來為止。一些連續幾次遲到的同學,還要被老師當眾訓斥。

有一天早上,我遲到了。那一天,天還特別的冷,我猶猶豫豫地來到教室門口,大喊了一聲“報告!”根據經驗,我認定那天的語文老師不會第一次就答應我,肯定要讓我多喊幾次。出乎預料,我清晰地聽到了語文老師喊“進來!”的聲音。我戰戰兢兢地推開門,走進教室,準備聽老師一頓劈頭蓋臉的訓斥。然而,又完全出乎我的預料,語文老師看看我,對着全班同學說到:“維吾爾人沒有早起的習慣!伊利夏提,做到你的座位上去,背誦我指定的課文。”

我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然後是茫然、猶豫,再往後,是在全班同學眾目睽睽下,紅着臉,慢慢的走向座位坐下,翻開書,試圖背誦老師指定的那篇課文。但老師的那句話,時時在耳邊迴響:“維吾爾人沒有早起的習慣!”

這位語文老師是一位極受學生尊重的好老師,她對我也特別好,我也很喜歡這位老師。我不想和老師當著同學的面爭論,我知道老師是好意在找理由讓我坐下,不想讓我大冷天在外面站着。但這理由找的卻讓我極其不舒服,她也可能是無意,但我感覺到了老師內心,根深蒂固的對維吾爾人的歧視和偏見。

從小學到高中,我每天都和其他漢人同學一樣早起來校上課,幾乎沒有遲到過,根本沒有什麼不同。高中開始為了準備高考,學校加了早早讀,我也每天按時來參加。語文老師也是知道的,當然,我也遲到過,也被罰站、訓斥過。但這和維吾爾人有什麼關係呢?維吾爾人和其他世界上的任何民族一樣,也都有早起的習慣;尤其是那些虔誠的維吾爾穆斯林都要在天不亮的時候就起來禮早拜。

顯然,在語文老師的觀念中,維吾爾人懶惰,睡懶覺,她儘管生活在維吾爾自治區,生活在維吾爾人當中,但卻不了解維吾爾人,而且還帶着深深的偏見。這不僅使我極其失望,而且她在我心中的那個美好形象也打了極大的折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