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農民蒙冤17年獲賠160萬 當總經理娶嬌妻 4年後竟是這樣的結果!

黃家光右二被押送去指認現場

12月5日上午,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東山派出所接到警情,東山鎮新嶺沖村有村民稱自家耕牛被偷,幾名嫌疑人正在裝車欲逃跑。派出所警察第一時間對涉嫌盜竊耕牛的嫌疑人進行包抄,3名嫌疑人束手就擒。就在這時,現場警察接到指揮中心指令,稱還有一名村民聲稱要投案。讓人始料未及的是,投案人竟是黃家光。

因被捲入1994年的一場村民械鬥命案,黃家光自1996年起成為犯罪嫌疑人;2000年,經過法院兩輪審判,他被定為主犯之一,以“故意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此後,黃家光及其家人開始了漫長的申訴,直至2014年9月,海南高院再審宣判,黃家光被宣告無罪併當庭獲釋,省高院向其支付國家賠償金160餘萬人民幣。那一年,黃家光42歲。他以為,濃霧散去,人生從此走向清澈。但是,他沒想到,46歲,他的人生卻再一次迎來重大轉折。

新生

花50萬建房子,他娶了媳婦當上總經理

從入獄到回家,黃家光用了17年的時間。重獲自由的黃家光,第一站便是家鄉。那一年的東山鎮新嶺沖村,一串鞭炮聲響起,滿地的爆竹紙屑。黃家光的哥哥黃家達與幾十位村民在村口翹首以盼,等待那遲還的歸人。

17年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重獲自由的黃家光認為,他的人生剛剛開始。為其奔波十餘年的老父親,最終在其昭雪的前一年遺憾離世。重獲自由的黃家光,面對父親亂草叢生的墳頭,聲稱要為父親建造一座墓碑。

在黃家光的人生道路上,因為有了蒙冤17載的經歷,似乎他要努力追趕,要比別人更快一點追趕上已經過去的時光。

獲得國家賠償160萬元,黃家光在短暫的迷茫後,於2015年5月份花費50萬元,在村子裏面蓋起了兩層樓房。

有了房子,有了錢,為黃家光張羅喜事的媒人也不請自來。2016年,黃家光收穫了愛情,一位比他小十來歲的女子最終和他喜結連理。

10月24日結婚當天,黃家光在家裡擺了二十桌酒席,請全村的人都過來喝酒,酒席一直擺到了“黃氏祠堂”門口。

似乎在2016年,黃家光的人生如同“開了掛”,人生幾大喜事接踵而至——喬遷新居,迎娶新娘,在媒體人的幫助下,他在一農莊擔任總經理,夫妻二人月入6000餘元。至此,黃家光以為,濃霧散去,人生從此走向清澈。但是,他沒想到,在命運的漩渦中,等待他的卻是人生喧囂的白色泡沫。

突變

3名同夥因偷牛被抓,他主動投案自首

12月5日上午,海口市公安局秀英分局東山派出所接到警情,東山鎮新嶺沖村有村民稱自家耕牛被偷,幾名嫌疑人正在裝車欲逃跑。這起警情也給東山派出所開展的“路長制”工作提供了一次演練機會——由於屯警在路面,派出所警察第一時間對涉嫌盜竊耕牛的嫌疑人進行包抄,3名嫌疑人束手就擒。就在這時,現場警察接到指揮中心指令,稱一名村民聲稱要投案。

海榆中線43公里處,黃家光最終等來了警車。

知道黃家光是投案人後,警察大為吃驚,因為在東山鎮片區,黃家光可是一位名人。握有百餘萬賠償金,怎麼突然就成了偷牛賊?

派出所內,黃家光如實供述,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作案,一次偷兩頭牛,三次共六頭牛。他負責將牛牽到約定地點,便聯繫好同夥用車將牛運走。問及如何盜竊,黃家光回答,“很簡單,因為作案地點選擇在村子內,平時白天閑逛踩點,等到後半夜就去牽牛。”碰到“不配合”的牛牽不走怎麼辦?黃家光頗有經驗地說,“從屁股後面打它幾下。”

再進派出所,主動投案,黃家光稱,“根本跑不了,哪裡也跑不掉,只能投案”。

負責該起案件的警察稱,黃家光非常配合,但凡是自己作案的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昨日上午,警察押着黃家光以及3名同夥前往案發現場進行指認,接下來將按法律程序辦理。

現實

160餘萬花光光,老婆走了工作沒了竟偷盜

和2016年黃家光的“開掛”人生相比,僅僅過了不到兩年時間,他的生活似乎跌入谷底。

一位熟知黃家光的人士對他的評價是“好吃懶做”,“像他這樣的,就算是一座金山也遲早會敗光”。

黃家光曾經工作的農莊位於海南熱帶野生動植物園附近,同時距離東山派出所也只有幾十米遠。今年熱帶野生動植物園引進了兩隻大熊貓,來觀看的市民不少。

農莊總經理的工作,黃家光稱自己早在2017年6月份就不幹了。而新婚沒多久,或許因為生活理念上的差異,妻子就回了娘家,黃家光稱兩人聯繫不太多。至於感情生活,他不願多談。

這一次盜竊,黃家光坦言和經濟拮据有關。說起他獲賠的160餘萬元,他稱早已花光。“蓋房子就花了50萬元,和老婆結婚彩禮等花費大約在20萬元左右,投資十幾萬元種植檸檬,在農莊入股大約十幾萬元,另外有十幾萬元是朋友借走了,這些加起來將近有100萬元。”其他的幾十萬,黃家光也不知道花到了哪裡,現在就是因為沒錢了才動了歪腦筋。

昨日,記者再次走進黃家光工作過的農莊看到,上百隻雞在林子里自在覓食。員工宿舍空空如也,公共廁所被流浪狗“佔據”,成了狗舍,曾經熱鬧的餐廳,現如今已大門緊鎖,再無“人間煙火”。

走出派出所,在黃家光要被押送指認現場時,記者問他下一步有何打算,黃家光不願回答上了警車。從他走出審訊區到達警車的這段距離,派出所內辦理戶籍信息、身份信息的群眾不少,不過沒有幾名群眾對黃家光再有關注。其中一名群眾辦完業務匆忙跑向自己的摩托車,和黃家光所乘坐的警車一起,消失在路的盡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