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唐銘:從清末戊戌政變到新政看中共90天

作者:

川習會後,白宮發表聲明表示:川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同意立即開始有關結構性改變的談判。這些結構性改變涉及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盜竊、服務業和農業。

舉世矚目的川習會,中方作出一些重大讓步後達成有條件的暫停協議,得到緩期90天執行的結果。北京當局的初衷或許只是為了暫緩貿易危機,緩解各方壓力,卻反把自己推上了風口浪尖,中共最不願意麵對的結構性底線,必須在美國和世界面前,並且在規定的短時間內交一份答卷,中共將如何應對這90天?或許仍然重複忽悠的一貫伎倆,最後打算關起國門來準備吃草;或許被逼上正道,哪怕唯唯諾諾被動的來一次華麗轉身。

清朝末年的戊戌變法失敗後,也經歷了變與不變的抉擇,在民眾要求變革呼聲和西方列強的巨大壓力下,清政府終於重新啟用戊戌變法的精髓而推行新政。中共能否借鑒歷史來一次改變,能否在90天內去觸及過去幾十年都不敢觸及的事,而作出一個巨大轉變?這已經成為世界最受關注的熱點。

清末從反變法到改變祖宗之法

中共對貿易衝突自不量力的發起了挑戰,要以牙還牙,結果反被打得一敗塗地,滿地找牙,最後不得不向美國認慫投降。讓人不禁聯想到清朝末年的慈禧太后。

清朝光緒帝在推動戊戌變法時,遭到了守舊派的阻撓,但慈禧對光緒變法表達了支持,並默許了康有為的改革。很快反變法勢力又佔了上風,慈禧也對變法產生了動搖,最後發動戊戌政變,結束了僅一百零三天的維新。維新黨人康有為、梁啟超逃亡,其他數十人被捕,「戊戌六君子」被斬首於菜市口法場。

慈禧將光緒帝幽禁在中南海瀛台,意圖廢黜光緒帝,遭到西方列強反對,為了排斥光緒帝等改革勢力和打擊洋人勢力,1900年滿清政府召民間組織義和團入京,打着扶清滅洋的招牌發動一場對洋人洋貨的思想仇恨運動。

慈禧有了義和團這股力量的支持,開始誤判形式,竟敢同時向八個國家宣戰,結果引發八國聯軍打入北京,慈禧太后帶着光緒皇帝倉促西逃,飽嘗艱辛、顛沛流離的慈禧在逃往西安的途中,思想突然開竅,終於認識到列強的洋槍洋炮遠比大清強大,西方的制度和價值觀都是滿清末年陳舊迂腐的政治無法比擬的,而不得不選擇巨大轉變來挽救大清,慈禧竟然拋棄了保守主義偏見,向西方列強認慫。

1900年8月20日,慈禧以光緒的名義下罪己詔。12月1日,慈禧在西安發佈上諭:「取外國之長,乃可補中國之短。懲前事之事,乃可作後事之師。欲求振作,當議更張。」要求大臣們在兩個月內,就政治改革問題發表意見。然而,戊戌六君子被屠殺的恐怖記憶仍然令大臣們噤若寒蟬,面面相覷。

1901年1月30日,慈禧以光緒的名義頒佈變法詔書。詔書以雄辯的文字說明,只有「變法」,才能使國家漸致富強。慈禧明白臣民對於戊戌政變被血腥鎮壓會心有餘悸,在昭書中作一些新的解釋,說維新派「偽辯縱橫,妄分新舊」,給康有為定性為「乃亂法也,非變法也」。

慈禧用屠刀鎮壓了戊戌變法的改革運動,三年以後,慈禧太后又不得不宣布要進行變法,儘管給戊戌政變找了台階下,實際上新政恰恰是戊戌變法的延續與發展。比如,新政發展廢除科舉制、獎勵工商業與預備立憲的實施,這些都是當年戊戌變法的上書和呼聲。一向堅持「祖宗之法不可變」的慈禧,終於改變了觀念,認為祖宗之法也不是不可變的,而且列祖列宗也在不斷變法。

歷史給了清末新政十年的改革時間,不過,清末新政卻始終未脫離「永固皇位」,加之慈禧並沒有啟用意振興中國之志、一心推動改革的光緒復出,在慈禧駕崩的前一天,正值壯年的光緒也蹊蹺的駕崩於瀛台涵元殿。

清末新政,卻又變成攝政王載灃等人的撥弄朝政,新政變革無法得到徹底實施,也許比摸著石頭過河更加艱難,使清王朝的改革最終無法跟上時代進程的腳步,而難逃被革命黨人推翻的命運。

中美會談有四個方面

中方對中美會談結果只是說達成重要共識,沒有公布具體細節。白宮對這次中美會談的聲明有四個方面:談判促成中方承諾大量加購美國商品,包括立即購買美國農產品;美方多年敦促中共管控合成鴉片類藥物芬太尼,這次中共終於同意指定芬太尼為管制物質;川普還談到中共應該與美方一起推動朝鮮半島無核化;中方立即與美方展開結構改革談判,也就是涉及到強制技術轉讓、非關稅壁壘、網路盜竊、服務和農業等方面問題。

對此,中共很快能做到一部分,其它不能立即做到的將在90天內中美展開談判,其成敗與否,就決定下一步美國是否對中國2000億美元產品從徵收10%的關稅提高到25%。

對大量購買美國商品的承諾,中共不但能夠做到,也是最想做到的,因對美國大豆等農產品報復性加征關稅後,導致大陸一系列食品緊張,價格上漲,中共報復和反制美國關稅沒有起到太大作用,反倒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中共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翅膀根本就沒有長硬,眼下正值要過年了,中共急需採購大量農產品去國內買一個穩定。

中共同意指定芬太尼為管製藥物,對中共來說找幾個替罪羊並不難,也不會觸及到後台的指使者,中共這方面已經玩得很嫻熟。

另外,這次會議川普還談到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其意味指向中共一直暗中幫助朝鮮,在貿易戰開始後,中共就把朝核問題當成牌來打,以此對抗美國的關稅等問題,如今被貿易戰打暈的中共也顧不上這張王牌了,中共只要履行國際制裁的義務,就足夠讓金正恩投降。中共如果在這方面讓美國和國際社會高興的話,也許這才是緩解貿易戰的一張好牌。

以上幾個方面對中共來說應該都不是太難做到的事,而且都可以立竿見影,最難做到的是結構性改革,正因為太難,美方才給出了90天的談判期限。從表面上看,強制技術轉讓、非關稅壁壘、網路盜竊和美國服務業等方面問題,看上去似乎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問題,一個正常國家都能夠做到,但中共卻非常難。

中共自我設計和打造了許多敏感領域,結構性改革難免不觸及,如果實行非關稅壁壘而又不能強制技術轉讓,中國許多國營大企業將無法競爭世界先進技術和產品而被淘汰,受益的是中國人民,不但直接接觸到外國物美價廉的先進產品,也會接觸到世界文明和普世價值,美國的服務業一旦進入中國,也會直接觸及中共打造多年的防火牆,那時候,網路搜索引擎將不會為中共量身定做,邪惡的中共所作所為將被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

說到底,中共結構性改革的核心問題實際上就是意識形態問題、是政治問題、是所謂的原則性問題。中共搞經濟幾十年,也沒有改變政治經濟結構,雖然虛胖了一陣,但不是這個政經結構帶來的,是在不公平貿易之上。但中共卻認為自己的經濟政體結構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正在用所謂經濟大國的姿態去滲透世界,結果經不起驗證,貿易戰一打就垮。

在巨變節點北京會做什麼

非常保守的慈禧在西方列強的壓力下,在變與不變中徘徊了許多年,最終還是接受了西方文明而改變舊的體制,但是巨變並沒有發生在清末新政的崛起,而是發生了改朝換代的巨變,清朝被中華民國取代。清末從反變法到重新啟用戊戌變法的精髓而推行新政,這個轉變非常之巨大。是的,今天的北京當局也面臨一個巨大轉變的節點,但其會做什麼呢?是力求轉變的巨變,還是保守不變等待滅亡的巨變?

當代的中共搞經濟也一直在變與不變的各種壓力下走過了四十年,終於在貿易戰的幾經折騰中,敗得一塌糊塗開始舉旗認慫,這次中共作出了許多承諾,如果仍然不兌現,恐怕再難回到談判桌上,其後果中共恐怕也預料到。

清政府能夠做到,但中共一定比清政府更難做到,這是因為中共的本質太邪惡,中華民族歷史上任何一個封建王朝都不象中共那樣五毒俱全,中共走過的這幾十年,給中華民族留下累累傷痕,到了今天,還念念不忘文革的殘酷歲月。

在中共頑固的意識形態下,談判桌上肯定不會順利,將觸及到中共最不願意觸及的底線,在底線以上答應142條或者200多條都不是問題,但是在底線以下,哪怕僅僅答應一條都是非常艱難的,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隨着貿易戰的升級,中共面臨窮途末路的處境,也不得不回過頭來考慮底線以下的問題。

中共很可能以談判失敗告終,到時關稅和各種制裁也會讓中共陷入崩潰狀態,中共很可能重新關起國門,準備讓人民吃草,人民一定會反抗,中共已經無法支付巨大的維穩開支,為了鞏固政權,將採用文化大革命的政治手段進行巨大清洗,用群眾斗群眾的方式,也就是利用五毛、憤青等等理智不清的群體充當急先鋒,清洗國內一切不穩定因素和一切不順從的群體。北京清理低端人口和新疆的集中營等已經在為更大清洗鋪路了,勢必引發全民反共,極左思潮的盤算必將徹底失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也許北京當局非常明白90天的含義和份量,這不是拖延戰可以解決的,也不是直接輸送利益可以化解的,而是要觸動意識形態、改變舊的體制,這90天也許比慈禧逃往西安途中巨大轉變的份量更大,這90天或許就是巨變的分水嶺,要麼放棄邪惡的共產主義接受普世價值,要麼被人民推翻而改朝換代!當局剩下的時間已經非常有限。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