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世界文化 > 正文

200萬日本人生活在巴西

提起巴西,人們可以想到什麼?

熱情的桑巴,靈動的足球,茂密的熱帶雨林,接近南美洲二分之一面積的國土。

在過去的幾年中,巴西先後舉辦了2014年世界盃和2016年奧運會,向世界展示了這片素以熱情和開放聞名的土地最真實的一面。

但大多數中國人乃至是亞洲人對於這個遠洋彼岸的南美大國了解甚少,文化背景的差異和地緣政治的阻隔使得很多人終其一生而不得一窺這片頗具魔幻色彩的大陸。

但是在約200年前的日本,有一場浩浩蕩蕩的前往巴西的移民行動。

這場斷斷續續了一百多年的移民行動,為兩國特別是巴西帶來了深遠的影響,其起始和終結都深受當時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左右,深入了解那一段歷史,可以提供給我們另一個了解巴西社會的角度。

巴西作為南美最大的國家,原為印第安人居住地,在16世紀的航海大發現的時代成為葡萄牙的殖民地,後來推翻了葡萄牙的殖民統治,在1822年建立帝國,1889年推翻帝製成立共和國。

值得一提的是,巴西最開始同美國一樣,也是靠黑奴貿易獲取大量廉價勞動力。

在現代自由意志普遍覺醒的19世紀中葉,巴西也掀起了浩浩蕩蕩的廢奴運動,不同於美國內戰這種激烈的鬥爭形勢,巴西至1888年完全廢奴,過程中並未引起較大的社會動蕩與衝突,側面反映出巴西社會開放包容的特質。

巴西缺乏勞動力

人口自1850年廢奴運動開始,巴西勞動地出現短缺,大面積的種植園和農場荒蕪,政府對高產的熱帶土地被荒廢而痛心疾首。

這片因移民發展起來的土地上的統治者,最先想到的就是在全球範圍內吸引廉價勞動力進行移民。巴西最先希望的是從人口眾多的中國引進勞動力,至19世紀末期,巴西政府派代表同清政府商談,希望清政府組織移民並同時提出三個條件:

1、移民必須入巴西籍;

2、必須攜帶親眷;

3、在中國必須有正當職業者方可移民;

然而當時清政府處於風雨飄搖的前夜,加之仍以天朝上國身份自居,對組織國人移民缺乏興趣,當場拒絕巴西方面的要求。

日本卻對移民巴西頗為感興趣。東亞文化本就安土重遷,何況是去地球另一面的巴西,但是對於日本底層民眾而言,面臨的生存困難遠比遠涉重洋更為嚴峻。

▲清朝農民勞作

1858年,日本先後與美、荷、俄、英、法五國簽訂了《安政五國條約》,日本的現代化開放進程陡然加快,德川時代閉關鎖國的體制徹底終結,取而代之的是迅速的工業化和現代化建設。

和英國資產階級萌芽中“羊吃人的圈地運動”所不同的是,這種被動的迅速在幾十年內走完西方几百年資產階級發展史的劇烈社會變革沒有給底層民眾過多的反應時間,大批民眾流離失所,處於生活崩潰邊緣的底層民眾掀起了向海外移民的熱潮。

▲明治維新前的日本

日本國內民不聊生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日本約有70萬人移民海外。針對巴西的移民起步較晚,但是執行較為徹底,一直持續到二戰後的二十世紀50年代日本經濟開始大發展。時至今日,在巴西的日本人已經達到150萬人,而其中約有90萬人居住在大聖保羅地區,巴西成為日本海外移民最多的國家。

日本移民的深層次原因,主要可以歸結為以下三點:一、人口激增和通貨膨脹

明治維新後政府考慮到要長期為工業化儲備勞動力,出台了一系列鼓勵生育的政策,日本人口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期迅速增長一倍,加之工業化帶來的社會財富增長,在1913年後,日本的年人口增長達64萬以上。

但是迅速增長的人口對於地域狹小的日本來說極為致命,體現在最基本的糧食供應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日本必須從鄰國每年進口300萬石稻米。

通貨膨脹一直是日本經濟高速發展揮之不去的陰影,1881年松方正義提出了經濟休克療法,既減少貨幣流通和增加稅收的方式控制通貨膨脹。

這一政策一定程度上解決了由通脹導致的日本社會危機,但隨之而來的通貨緊縮最先衝擊了日本的農業,農產品價格跌幅最大,到1886年,日本原本農民中30%破產淪為佃農,底層民眾苦不堪言。

二、政府鼓勵和媒體宣傳

日本政府在1896年出台移民保護法,以立法的形式鼓勵移民活動,而在1924年乾脆直接對口制定了鼓勵移民巴西的相關政策。

移民的日本自耕團民眾在當地的生活被宣傳後又鼓勵了一批又一批日本民眾移民。而在媒體導向上,不但在報刊和攝影展示上讓民眾全面了解巴西,長期的報道更是將巴西比作冒險家的天堂,“巴西夢”在當時就向今天的‘美國夢’一樣,讓日本人嚮往

三、時代環境的影響

早期日本人主要的移民對象是美國,但美國在1908年與日本簽訂‘君子協定’,阻止日本人移民美國。

巴西當局無論是從態度還是政策制定方面做得都極好,引起了日本的極大興趣,加之日本先後在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中取得勝利,迫切需要積極的海外移民來鞏固國際影響力和大國地位。

▲明治維新後日本社會

日本在經過不斷地努力後,於1908年通過笠戶丸號成功的實現了向巴西移民的第一步,皇家殖民會社共將165個家庭總計781人以農業契約移民的形式送抵巴西,此後移民規模不斷擴大。

受到認可的日裔巴西本人

幾年間,日本向巴西輸送了大量的移民。二戰前,日本的移民主要集中在聖保羅州,他們大多數都從事着基礎的農業生產或者手工業生產,勤勞的天性加上南美肥沃的土地,促使這些移民開始積累財富

日本移民不但懂得勤勞致富,還在當地進行了大量的農用器具革新,並且將一些南美洲沒有的種植作物引入,例如1919年岡本寅藏將茶樹引入巴西,1935年日本人將改良的菠蘿品種由新加坡引入並且在巴西國內大面積種植,1926年田邊重名從法國引進購買了300隻來亨雞,成為巴西養雞業的開端。日本移民對於巴西的農業大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巴西國內排名前20的公司中就有一家日本人開辦的公司,那就是根據聖保羅一處小鎮地名命名的卡地亞農業合作社,主營農產品生產經銷業務,該公司不僅滿足了聖保羅周邊城市的農產品需求,而且還不斷開闊海外市場。

▲巴西聖保羅附近的沃土

隨着時間的推移,日本移民對於巴西社會逐漸了解與認同,由於心靈手巧勤勞肯干,到1940年已經有超過70%的日本移民有了自己的農場。他們不滿足於承擔基本的勞作任務,在積累了經驗與一定的財富後,很多人謀求進入商界政界。

二戰後,在巴西的日本移民經過意識形態的統一,團結一致爭取政治選舉上的平等和在商界的話語權,時至今日,眾多的日本移民後裔通過各種方式在巴西參政議政,例如上木誠昭在1979-1985年的巴西軍人政府中任採礦和能源部長。

日裔在巴西社會及其活躍,2人擔任過內閣部長,3名聯邦議員,7名州議員,部隊中的尉官和校官以及醫生、律師、法官、工程師等精英階層人士數以百計。目前“日系五世”在巴西社會中屬於中產階級的代名詞。

▲巴西球星內馬爾爺爺為日裔

在巴西有一部彩色故事片《異鄉淚》,該片講述了日本農村姑娘千都江和未婚夫山田抱着美麗的幻想遠赴巴西謀生的血淚遭遇。

作為外來移民,日裔巴西人並非沒有受過壓迫和歧視,但他們憑藉著自身的勤勞和智慧穩定的進入了巴西社會的中上層。不論從對巴西社會發展的角度還是解決特定時代日本國內矛盾的角度來看,這場百年前的移民活動對今天高速發展的中國仍有借鑒意義。

今天,中國的留學生遍布世界各地,海外投資方興未艾,各類交流移民活動日漸火熱。走過了高速發展的幾十年,世界更認可中國,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更多的人走了出去,不論在哪個國家,都勤勤懇懇的做出了成績。

▲《異鄉淚》宣傳海報

說回巴西,在這個號稱‘民族大熔爐’的國家的前首都里約熱內盧城市外圍,有一座世界最聞名的基督雕像,耶穌張開雙臂面對碧波蕩漾的大西洋,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民,是巴西人熱情接納和寬闊胸懷的象徵。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悠閑,懶散,自得其樂,而對於移民巴西的日本人,他們可能更相信聖經中的那句名言:殷勤地人手必掌權,懶惰的必服苦。

▲里約熱內盧基督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麗新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世界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