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胡少江: 用"憲法效力"扼殺"一國兩制"

本周早些時候,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兼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沈春耀出席了在香港舉行的「國家憲法日」座談會,他在會上高調宣傳「國家憲法效力覆蓋香港」的觀點。沈的講話在香港政界、商界和社會引起強烈反響,香港輿論普遍相信,以沈春耀的身份,在當前這個特殊的時點專程來到香港向公眾傳遞的這個信息,這一舉動清楚地表明,中央政府正在加快將中國的那一套專制的政治制度搬到香港。

沈春耀的主要觀點包括:「憲法是上位法及母法,而《基本法》來源於憲法,即是子法,兩者共同構成香港憲制基礎,所以香港並不存在脫離國家憲法的憲制。」他還進一步解讀:「憲法的效力覆蓋國家的全部領土、領域,香港回歸後,香港特區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權的特別行政區,憲法效力當然覆蓋香港特區。」一言以蔽之,中央政府有權力在《基本法》之外直接用憲法條文管制香港。

沈春耀的說辭是對香港現有政制的赤裸裸威脅。《基本法》是依據憲法的授權制定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基本法》是中國憲法在香港的法律載體,憲法效力在香港的體現只應該表現在:憲法授權制定《基本法》,不應該拋開《基本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展現其他效力。同時,《基本法》明確規定香港和中國大陸實行一國兩制,軍事、外交權歸中央政府,其他事務應該由香港自治管理,這非常清楚地釐清了香港的最根本的法治基礎,也非常清楚地體現了一國兩制精神。

離開《基本法》來強調憲法在香港的效力,在實質上就是否定北京政府當初作出的「一國兩制」的政治承諾,無論北京來的官員們如何巧舌如簧地試圖論證它的合法性也無法掩蓋這一點。看清楚這一點,並不需要高深的法律專業知識,只需要簡單的常識。如果要真正貫徹一國兩制,就必須拒絕將憲法直接搬用到香港,否則,充斥與憲法的共產黨領導、無產階級專政、社會主義、階級鬥爭、公有制等這些東西便成為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據,「一國兩制」便形同虛設。

由於香港政府的核心成員完全由北京政府操縱指派,香港與大陸政治上的分別僅僅只剩下一部《基本法》、一個獨立的司法系統、和自由媒體。一段時間以來,大陸又通過手中的財團控制了許多重要的媒體,因此《基本法》和司法獨立便成了香港政制的最後一道防線。對於這一點,北京政府和香港民眾都很清楚。北京政府徹底毀滅香港的自由的法律和政治制度的禍心已經昭然若揭。

不少人以為關於憲法和《基本法》效力的討論只不過是一個法律的問題,不必作出過度解讀,這是十分天真幼稚的看法。世界上不同國家和不同時期的共產黨政權有著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藐視法治。在他們的手中,法律只不過是一個工具而已,方便的時候便拿來當武器對付民眾,不方便的時候就將其丟棄一旁,有的時候為了遮羞,也會在法律條文上做些修修改改,但是他們從心底從來沒有承認法治對自己權力的約束。

當初提出「一國兩制」只不過是北京政府利用香港幫助中國接軌世界,讓中國經濟進入全球化快車道的權宜之計。現在,習近平領導的北京政府自以為羽翼豐滿,對內全面實現向毛澤東路線的全面回歸,對外挑戰人類共同文明價值。收回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承諾不過是中國全面倒退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已。從這個角度來看,北京政府一定會利用所謂的憲法效力來摧毀香港的自治,用「一國」來消滅「兩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