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太慘 加國養老院老人慘遭皮帶捆綁喂葯…

加拿大健康信息研究所(CIHI)數據顯示,紐省老人護理院平均12.1%老人遭受日常身體束縛,這一比例僅次育空地區的14%,全國這一平均數字為5.7%。

朱莉-米切爾在2009年左右拍攝的這張照片中說,她已故的父親約翰喬皮金在他的長期護理院里一整天都受到束縛。

朱莉回憶說,在2011年,當她去看望長期住在護理醫院的父親時,發現父親被綁在椅子上。當時,父親的老年痴呆症發展到他不能再住在家裡。

“在醒着的時候,如果我們不在那裡,他就會被束縛在椅子上,周圍縱着腰帶,”朱莉說。

加拿大衛生信息研究所(CIHI)上周發佈的一份報告發現,在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的長期護理院中,12.1%的老年人每天都受到身體束縛,僅次於育空地區,為14%。加拿大的平均值為5.7%。

朱莉的父親Pidgeon於2014年去世,享年81歲,是一位當地名人,一位喜歡參加社區活動的手風琴演奏家,並為年輕的傳統音樂愛好者教授這一技巧感到非常自豪。但是,老年痴呆症改變了這一切。

2010年,米切爾和她的兄弟姐妹決定,由於父親總是往外跑,卻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們只好把她送到距離家庭住宅16公里的Burin半島醫療保健中心,他在那裡等待一個專門照顧痴呆症患者的設施的地方度過了8個月。

在那裡,米切爾說,只有當他有一位訪客時,她的父親才被解開。

“看起來真的很難過,”米切爾說。“我記得有一段時間,當我進去,給了他一個吻,我從椅子上解開他時,他說,'但我什麼都沒做錯啊。'

“我們每天輪流拜訪他,”米切爾說。“他總是很高興能夠解除這種限制,可以站起來走路。”

米切爾說,即使他患有老年痴呆症,她的父親也經歷了被束縛的心理影響。“他真的覺得他受到了懲罰,他不知道為什麼。”

加拿大廣播公司新聞一再試圖採訪該省衛生部長約翰哈吉,卻一直沒有回應。而該省四個地區衛生部門則都表示:長期護理院採用“最少限制”政策,只使用身體限制作為保護居民安全的最後選擇。負責監管Burin Peninsula醫療中心的Eastern Health拒絕接受採訪。

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說:“如果對居民或其他人有潛在的嚴重傷害風險,以及所有其他維持安全和盡量減少限制使用的策略都已用盡,則會使用限制措施。”

“所有長期護理站點都在跟蹤物理束縛的使用情況,努力儘可能減少束縛使用。”

限制器有多種形式,例如用於防止老年人離開椅子或下床的皮帶和皮帶。有時用桌面用來擋住坐起來的人。

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的老年人倡導者說,如何處理需要全天候護理的老年人是一個複雜的問題,需要改變思維,更好的培訓和更多的長期護理人員。

“我們不應該限制我們人口中最脆弱,最脆弱,有時也是最困惑的人,”Suzanne Brake說,他曾在20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作為社會工作者和其他角色在老年人家中工作,並被任命為2017年成為該省第一個老年人的倡導者。

“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能使用這種限制,”她說,“我們都知道,但我們仍然繼續這樣做。”

五分之一的處方抗精神病藥物

Brake還擔心使用抗精神病藥物來限制老年人的長期護理。

根據CIHI的報告,加拿大長期護理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可能會被處方抗精神病藥物,儘管他們沒有診斷或有精神病史。紐芬蘭和拉布拉多再一次名列榜首,佔35.4%。艾伯塔省的受訪省份率最低,為19.1%。

“在如何解決患有痴呆症的人方面,接受良好的培訓,紮實的培訓......是一種更好的方法,”Brake說。

米切爾說,工作人員對她父親“特別好”,但她說她認識到他們還有許多其他負責的病人。她質疑長期護理的人員配備水平。

Brake表示人員配備水平肯定不足。

“如果你整晚都得負責20個病人......只有你或者最多再加一個人,那麼這絕對是一個挑戰,”Brake說。“他們認為他們正在保護那個老人,但另一方面,那個被束縛的人正在經歷創傷。”

CIHI是納稅人資助的非營利組織,收集有關加拿大醫療保健系統各方面的數據。最新的報告包括全覆蓋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阿爾伯塔省,薩斯喀徹溫省,安大略省,紐芬蘭及拉布拉多省和育空地區,並部分覆蓋在馬尼托巴省,新不倫瑞克省和新斯科舍省,約佔60%的占該國的長期護理設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今日加拿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