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朋友出了事 我們該如何表態?

最近娛樂圈的瓜稍微有點多,一瓜未平,一瓜又起,真可謂是呱呱亂叫。我關注的重點跟你們可能不一樣,我更關注的是,身為藝人的明星吸毒了嫖娼了出軌了,他們的明星朋友們到底給如何發聲來表態,這裡面的確大有門道。

最傻的一種方式,是沒分清楚狀況就直接站隊支持。比如說:我很相信這個朋友的人品,雖然他現在強姦了一個女學生,但是我相信他一直是一個正直的人,希望他能夠走出陰影,加油。這種版本的發聲,簡直就是腦殘級別的,你可不要以為沒人這麼說話,我只是舉了個極端的例子罷了。

你站隊表態會很容易讓別人覺得,你就是這樣一個人,否則你站隊幹什麼呢?這種站隊表態,往往就是有朋友,無道義,江湖黑道的做派就是如此。比如大家喜歡的《水滸傳》就是宣傳這樣的文化,只要是朋友做的就是對的,管你是雞鳴狗盜,還是男盜女娼,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朋友的敵人,就是敵人。

站隊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定不能越過法律和道義的底線。家暴就是家暴,強姦就是強姦,嫖娼就是嫖娼,吸毒就是吸毒,犯了罪,沒什麼好加油的,搞不清楚的還以為他們是受害者呢。站隊的時候,需要站的是朋友犯罪之外的事情,比如在我印象中他一直是一個明媚少年...然而錯了就是錯了,希望他可以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痛改前非,因為未來有更長的路希望他走下去。

站隊的時候一定不能說加油之類的話,也切忌幫他開脫,這樣不小心也會拉自己下水,朋友沒救着,自己也順勢掉進了坑裡。你也不要說:客觀地說...我講句公道話...大家都知道,當你這麼說的時候,往往就很不客觀和公道了。

如果你一定要站隊,就記得幫對方道歉,因為對方犯罪沒機會說話了,作為朋友出來幫助圍觀者發泄怒氣,才是應該做的事情。胡歌這個表態整體還是不錯的,要比那些急着刷存在感幫蔣勁夫開脫的人好多了,特別是蔣勁夫的一些女性朋友,恨不得要成為被打的鼻青臉腫的女主角,那簡直就是三觀混亂了。

還有一種很傻的回應方式,是做切割。這種做法會讓人想到落井下石,或者給別人留下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錯覺。口口聲聲說沒想到你是這樣一個人,會讓人產生一種反感覺得你們不是好朋友們嗎?怎麼可能想不到對方是這樣一個人。你可能真的不知道,但是你戲演的太過了,會讓大家覺得你不應該上《我是歌手》,而應該去參加《我就是演員》。

危機之際絕對不可以放棄朋友,這基本是交友的準則,不能只想共富貴,不想要共患難,那不成塑料兄弟情了嗎?畢竟是一起《深呼吸》過的兄弟,不是說切割了斷就能了斷的,在外人眼中,你們就是最親密無間的朋友,至少在人設上是如此的。

因此絕對不要用切割的方式說你是你,我是我,我們毫無關係。此刻應該表態的角度是,我們是最好的朋友,你的過錯有我的責任,我沒有盡到做朋友的義務,現在出了問題,身為朋友沒什麼好講的,所有因為這件事受到牽連的人,我來承擔責任。這才叫朋友。

其實比較穩妥的表態方式是,沉默。意思就是,我不想說任何事情,因為犯錯的並不是我,而我背後默默支持他,那也是我私人的事情,我沒有向公眾表態的義務。需要法律援助,就幫他介紹律師;需要照顧家人,就幫他照顧家人。

但是有的人擔心,朋友出了事,圍觀者肯定會急着讓自己表態啊。但你且記得,此刻不管你怎麼表態,可能都是錯的。你支持,別人說你合流同污;你不支持,別人說你落井下石。所以我不管你們如何八卦圍觀,我自巋然不動,三緘其口,我做了朋友該做的事情,問心無愧,更何況事情處於風口浪尖上,就不要再讓這件事增加新的熱點和麻煩了。

最好的表態方式,是幫朋友承擔責任。當然這裡說的並不是承擔法律責任,而是其它道義上的責任。不要幫朋友辯解,而是幫助朋友扛起該抗的責任,因為這件事造成的各方傷害,自己力所能及的去分擔。

比如你可以這樣說:這件事情,我無可奉告,相信法律會做出公正的判決,他該承擔的責任一定都不會跑掉,因為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教訓。在這段期間,有任何問題,大家可以來找我,所有他造成的損失和責任,身為朋友,責無旁貸,我來承擔。

總結一下,朋友出了事,我們不必着急站隊,也不必忙着切割,如果自己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就沉默。如果清楚地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幫助朋友承擔責任,這才是恰當的表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琢磨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