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57:千年預言在 王者悄歸來(中)

第57章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中)

前一章講到,1943年金星守太微的天象下,孫立人指揮新38師重回野人山,從印度反攻緬甸日軍,發明了叢林迂迴戰,先後攻克了於邦、喬家、太白家等要塞。捷報頻傳,舉國上下歡騰一片,孫立人將軍,再次成為全國乃至世界媒體讚譽的焦點。

作為中國駐印軍總指揮的史迪威,一雪前年敗逃印度之恥,揚眉吐氣,對戰勝日本充滿了信心。但畢竟那些戰功都是以孫立人為主立下的。史帥看到了叢林迂迴戰的威力,想撇開孫立人,獨自指揮建功,就改變計畫,把孫立人調離胡康河谷主戰場,支到孟拱河谷的沙杜渣去大迂迴,自己指揮廖耀湘正面攻孟關,同時秘密調來美國特種部隊3000人,迂迴孟關背後的瓦魯班,前後夾擊。結果正面戰場受阻,人員損失很大,背面戰場戰敗。

圖57-2:野人山胡康河谷形勢圖。(作者提供)

為什麼史迪威用同樣的迂迴戰法,用比孫立人裝備更強的中國遠征軍(有坦克等重型武器),還動用了美國的特種部隊,卻打了敗仗?因為史迪威的布陣逆天了。

接前文逆天而為痛悔遲56:千年預言在,王者悄歸來(上)

 

8.史帥布戰逆天象,中美兩軍遭重創

二層天象,金水出東方

看上面57-1的天象圖,1944年2月18日,史迪威部署新戰局、調重兵攻孟關的當天,金星和水星在東方升起。這個天象牽扯了不止一顆行星,比單個行星構成的天象要高遠一層,我們這裡姑且稱之為〝二層天象〞,這個天象的意義,《乙巳占》中講:〝金水俱出東方,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

誰是東方國?《第44章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講過,在天象上看,日本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而是中華的一部分。1937年熒惑守心的天象下,日本全面侵華攻佔民國的首都南京,中華的正統歸於日本,裕仁天皇成為中國的天子,遷都重慶的民國淪為中華西部的諸侯國。

這樣看來,《乙巳占》說的〝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顯然是日軍大勝,國軍大敗。

抗日戰爭,戰場很廣很多,這個天象對應的人間戰場在哪裡?看天象圖,戰神金星在斗宿、牛宿之間。《乙巳占》中講:〝斗、牛,吳越之分野。〞前面講過,吳越分野對應的範圍廣大,向南涵蓋緬甸、越南等地,所以對應當時的戰場在緬甸。

在《第47章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里展示過,1942年遠征軍初征緬甸,就是在〝金星水星同出東方〞的天象之下,這個天象註定了遠征軍的大敗。

圖57-3:1942年3月19日同古開戰當日天象,同古小勝與遠征軍整體大敗,皆出於此。(作者提供)

史迪威在這層天象下布戰,大敗是天定的。

一層天象,金星低,變凶吉

再看單星構成的低一層的天象,這裡姑且稱之為第一層天象。1942年同古之戰和任安羌之戰,兩次天象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在凌晨日出前,天的亮度相同的情況下(太陽都在地平線下10度),金星的位置高,見圖57-3和圖57-4,金星高度分別在23度和22度。

圖57-4:1942年4月18日任安羌開戰當日天象,金星位置高。(作者提供)

《乙巳占》講:〝太白(金星)出高,用兵深入吉,淺入凶,先起勝。〞戴安瀾的同古之戰,孫立人的任安羌之戰,是暗合這個天象,深入用兵、先發制人,順天建功。

而到1944年2月18日史迪威發起孟關戰役時,天象見圖57-1,太白金星高度只有15度,低了,往下走了。《乙巳占》講:〝太白(金星)出下,淺入吉,深入凶,後起吉。〞就是說,此時對應人間用兵,深入凶,後發制人者吉。

史迪威的用兵在此應了敗象,不但在正面讓廖耀湘先發制人,而且過於深入。他讓孫立人迂迴出胡康河谷,鑽到孟拱河谷的沙杜渣去,調來美國特種部隊向孟關背後的瓦魯班迂迴,結果廖師長進攻受阻損失很大,美國特種部隊3000多人被日軍300來人打得大敗潰逃。

一層天象註定兇險,二層天象註定大敗,史迪威實際面臨崩潰的危局。史迪威一旦潰敗,孫立人做大迂迴的部隊就成了孤軍深入,必敗,也就應了〝金水俱出東方,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的這一層宿命。

9.抗命改宿命,順天改天定

孫立人抗命馳援,國軍勇克孟關

孫立人聽說廖耀湘和史迪威在正面攻打孟關受阻,他知道那裡是敵人工事最堅固、防守最嚴密的地方,這樣下去死傷過大,有兵潰之險,於是不請示史迪威,中途抗命,分兵向瓦魯班迂迴,援助友軍。

先斬後奏,是當時唯一的生路,因為史迪威是有意把孫調離主戰場,想獨自建功。如果孫立人請示回到主戰場,史迪威能同意嗎?如果同意,太沒面子;如果不同意,戰局損失太大。兩年前,史迪威為了面子,可是讓戴安瀾彈盡糧絕之際也死守同古不撤退啊,這次史迪威打的就是〝面子戰〞……所以孫立人沒法請示,不是為了爭功,而是為了大局。這樣抗命,反而能給史迪威面子。

3月3日,孫立人令113團趙狄放棄攻擊沙杜渣的計劃,轉身馳援友軍,奇襲瓦魯班,端掉孟關日軍主力的補給和歸路。3月4日,孫帥接到麥利爾准將的緊急求援,才知道史迪威暗中還有這一招,於是又命令趙狄分兵救援美軍。

3月5日一早,經過兩晝夜的叢林開路趕路,趙狄迂迴到了瓦魯班之外,一邊分兵救美軍,一邊切斷公路,一舉攻佔了瓦魯班南面的秦諾,進而猛攻瓦魯班。

坐鎮孟關的日軍18師團長田中新一,聞報大驚,孫立人的軍隊出現在背後的瓦魯班?!那裡是前線給養所在地,守備薄弱,必然不是孫軍對手。後路和給養被雙雙切斷,孟關不戰自敗!於是他扔下前線的主力,倉惶從新修的小路出逃。

3月5日,史迪威聽說孫立人奇襲瓦魯班,遂命廖耀湘全力攻堅,當天下午,新22師發起猛攻。日軍聽說後路被孫立人新38師切斷,師團長跑了,無心戀戰,很快崩潰。

3月8日,18師團指揮部逃到瓦魯班西北部的叢林,遭遇新22師先頭部隊,日軍在倉皇逃竄中幾乎被全殲,師團的司令大印都丟下了,師團長田中新一漏網。

圖57-5:駐印軍新一軍攻克野人山孟關要塞繳獲了日軍第十八師團司令大印,印現存放在台北國軍歷史文物館,此為印文。(作者提供)

天象、宿命何以改變?

圖57-1天象圖中,天象註定的大敗,怎麼孫立人一來,就變成了大勝?這一層宿命怎麼會改變?前面講的一次次天象下的戰爭,不是勝負天定,無可改變么?

其實前面也講過,有三種方法,可以改變天象與人間的對應,簡稱改變天象,儘管天象的軌跡並沒有改變。

第一種方法是有天大的功德,唯有大興佛道正法。如《第34章逆天偉業毀,惡報六世追》里講過的,宋太祖趙匡胤撥亂反正,廢除前朝天子柴榮滅佛的國策,大興佛法,天大的功德不但延壽9年,還改變了天象與人間對應,滅蜀之戰由兩重天象註定的大敗,變為速勝。

圖57-6:964年8月7日天象,兩重天象註定北宋大敗,宿命被宋太祖天大的功德改變。(作者提供)

第二種方法是有天大的罪業,比如滅佛(迫害佛道正法、迫害正法修行之人)、迫害大興佛法之人、屠城等等,其中滅佛是最大的罪惡。前面講過宋太宗的教訓,他毒死哥哥篡位,是迫害大興佛法的大德之士,犯下天大的罪業,不但毀了自己命中天象註定的輝煌,從千古一帝變為改史自娛的丑角,還禍及六世子孫。在《第42章逆天詛咒定,盛世夢未空》中講到了,北宋後來的盛世天象,都被宋太宗的罪業改變了。

第三種方法就是修行正法,有足夠的威德直接改變天象。《第55章再穿野人山,征程越千年》里講到:1700年前,大道修行中的諸葛亮,無法改變蜀國必敗的天象,但是欲改變未來的天象,他在修行中累世積累威德提高層次,到他轉生為孫立人這一世,終於做到了。雖然孫立人這一世在兵家大道中修行,不懂天象,但是他先天帶來的層層護法,有能力改變高層的定數——當然,也不是隨意改變,也得順天而改。

如何順天而改?如《乙巳占》講的:〝金星位置低,用兵淺入吉,深入凶,後起吉。〞孫立人抗命,改變深入迂迴到胡康河谷以外的沙杜渣的指令,奇襲瓦魯班,變〝深入〞為〝淺入〞;113團趕到時,日軍已經把美軍擊潰,孫師變〝先起〞為〝後起〞,順應了第一層天象,變凶為吉,加上他高層護法的作用,徹底改變了第二層天象〝金水俱出東方,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的天定宿命。

10.世界振奮,美國授勛

胡康河谷是野人山的核心地帶,而孟關是胡康河谷的中心要地,日軍把最強的、號稱〝叢林作戰之王〞的18師團安插在這裡,利用山川天塹,布設了堅固陣地,要把反攻緬甸的盟軍再次消滅在野人山,佔據天時(天象)、地利、人和,卻被孫立人全面擊潰。

3月5日攻下孟關,東南亞地區盟軍最高司令蒙巴頓將軍,又驚又喜。3月6日,他親率高級將領飛臨野人山前線,視察各地戰場。看到繳獲的武器彈藥、軍需糧草堆積成山,他們由來已久的〝恐日症〞頓時緩解。蒙巴頓特別去拜訪了新38師師部的孫立人將軍,盛讚孫的叢林迂迴戰術,以前日軍18師團是叢林作戰之王,師團長田中新一是被譽為〝森林之狐〞,現在蒙巴頓稱孫立人是〝善用奇兵捕捉森林之狐的高明獵手〞。

圖57-7:東南亞盟軍司令蒙巴頓將軍飛臨野人山孟關前線考察,拜訪叢林迂迴戰的發明者孫立人將

孟關-瓦魯班大捷,把日軍掃出了胡康河谷,戰果空前,緬甸的日軍連戰連敗,被新一軍打得沒有還手之力。孫立人又一次成為世界媒體的焦點。

史迪威對這次孟關-瓦魯巴大捷極為滿意,他親臨前線表彰各位戰將的戰功,併當場宣布:以前新38師、新22師的指揮權都在他手中,現在正式把指揮權交還給孫立人和廖耀湘這兩位出色的將軍。

不久,史迪威又從美國申請勳章,先後授予孫立人和廖耀湘。

圖57-8:中國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代表美國總統羅斯福,授予新一軍副軍長孫立人豐功勳章。(作者提供)

圖57-9:中國駐印軍總指揮史迪威代表美國總統羅斯福,授予新22師師長廖耀湘自由金質勳章。

11.史帥飛襲再陷僵,孫帥再援改天象

日軍18師團逃出胡康河谷的殘部,退守野人山的孟拱河谷,又調集軍隊,加強封鎖了兩河谷間的傑布班高山山隘,佔據天險死守。孫立人派新38師113團翻山越嶺,迂迴到敵軍背後,用半個月時間攻佔了傑布班山隘的後方,隨後廖耀湘的新22師也攻克了傑布班山隘的正面陣地,兩師一後一前,打開了孟拱河谷的大門。

德國要求:日軍入侵印度

1943年2月,日軍繼去年中途島海戰慘敗後,又在瓜島決戰中敗於美軍,在太平洋戰場轉入劣勢。8月,德軍在前蘇聯庫爾斯克坦克大戰中戰敗,喪失歐洲戰爭主動權。德軍為打亂盟軍部署,挽回局面,要求日本侵佔印度。駐紮緬甸的日軍第十五軍司令牟田口廉也,早有侵佔印度的宏偉計劃,也上報了東京。東京大本營經過充分研究,1944年1月7日,下達了代號為〝烏〞的〝恩帕爾作戰計劃〞。

3月8日,新1軍攻克孟關之時,牟田口廉也指揮三個師團十多萬人穿越野人山,向印度英軍進攻,初期把英軍打得節節敗退。

4月3日,史迪威飛往印度會晤蒙巴頓,蒙巴頓要求史迪威停止反攻緬甸,出兵幫助印度的英軍。

奇襲密支那,提議被扼殺

蒙巴頓身為盟軍的東南亞戰區最高司令,那只是名義上的,是美國為了拉住英國別再逃跑,給的一頂桂冠,並無實權。史迪威對他的提議,不以為然。

史迪威則提出攻佔密支那,切斷日軍進攻印度的基地,圍魏救趙。這是個非常可行的方案,密支那是緬北水陸交通樞紐,南連八莫,西通孟拱河谷,北達孫布拉蚌和葡萄,東面直通中國騰衝。1942年,600多日軍正是搶佔了密支那,嚇得杜聿明率領5萬多遠征軍敗走野人山。

但是史迪威的計劃,遭到蒙巴頓的否決。因為野人山的孟拱河谷還沒完全拿下,如何越過孟拱,佔領密支那?

史迪威便不提了,瞞着英國人單幹。

華麗飛襲,險成悲劇

孫立人、廖耀湘指揮掃蕩孟拱河谷之時,史迪威的指揮部制定的奇襲戰術是:中美聯隊在野人山中開路迂迴,穿過日軍的封鎖,繞到緬北重鎮密支那的背後,奇襲機場,然後大軍從緬甸飛降密支那機場,攻佔密支那。這個戰術前無古人,把孫立人的叢林迂迴戰又推進了一大步,非常奇特、實用。

中美聯隊兵分三路,經過近1個月的叢林開路潛行,5月17日迂迴到密支那機場,出其不意,僅用100分鐘就拿下了守備空虛的機場。隨即向史迪威呼叫:〝威尼斯商人!威尼斯商人!〞

接到這個暗號,史迪威馬上命令整裝待發的89團二三營官兵飛降密支那。一時間,運輸機拉着滑翔機,由戰鬥機護衛着,呼嘯而去。密支那機場上,美軍飛機不斷起降。89團官兵衝出艙門,立即加入戰鬥。

奇襲成功,蔣介石在第一時間發來電祝賀。英國首相邱吉爾也在這個華麗的戰術中,看到了勝利的希望,他立即讓蒙巴頓將軍向中國遠征軍指揮部發出嘉獎令:〝你們傑出的戰績,將以豐功偉績載入史冊。〞

如果史迪威一舉拿下密支那,確實可以成為戰史經典。當時密支那只有700多日軍,按常規兩天可以結束的〝密支那奇襲戰〞,兩個月還沒拿下來,中美聯軍的傷亡竟是日軍的兩倍以上,這也太奇怪了!?

人間解釋說表面,天象洞悉見根源

幾乎所有人都把這個責任推給了指揮密支那爭奪戰的兩個美國人:麥利爾准將和後繼的柏特納參謀長,說他們不會指揮,不乘勝集中兵力擴大戰果,而是分散布防,結果攻佔的火車站又被日軍反撲奪回,坐等日軍增援固守,貽誤戰機,奇襲搞成了拉鋸。還有人說美國兵怕死,不肯用命。

人間的解釋,只是表面,難見真機,就是表面的解釋也難圓滿,常常禁不起推敲,辨析一下就能看到漏洞。

漏洞1:指揮的並不只是這兩個老外。密支那奇襲戰的第二天,5月18日,史迪威就帶着89團第一營飛降密支那,親自指揮戰局,定下了進攻和圍城打援的計劃後離去,結果都沒成功。5月19日,柏特納換下麥利爾指揮,更糟。後來換上新1軍軍長鄭動國親自指揮,也沒有太大的改觀,進展緩慢。

漏洞2:兵力過於懸殊,數倍於敵,反而打不贏。5月17日奇襲密支那機場,當天密支那的中美聯軍超過4000人,日軍只有700多。18日史迪威增兵到5000人,5000人分散防守也不是大問題。19日,150團1400人攻佔了火車站,而後被日軍幾百人反撲圍困,彈盡糧絕,半夜拼刺刀逃回機場。而後這5000人既沒攻入那城區,又沒擋住日軍的增援。後來日軍增援到5000,史迪威增兵到11500,還是不行。

漏洞3:火力遠超日軍,還有空中飛機轟炸,打給養困難的日軍,兩個月也打不下。看下圖:

圖57-10:中美聯軍向密支那城中發炮,彈藥堆積如山,每天空運來的炮彈必須打完。(作者提供)

美軍有足夠的彈藥,源源不斷,戰炮營每天的任務是把炮彈向密支那城中傾瀉完,日夜不停,幾乎把小城夷為平地。還有飛機不斷去轟炸,日本的補給只能在夜間偷偷用竹筏子囚渡運來,還常被炸毀。這麼懸殊的優勢,不但兩個月沒打進去,還傷亡慘重。

在孫立人部隊面前潰不成軍的日軍,成片舉手投降的日軍,怎麼在中美聯軍面前異常神勇起來了?

漏洞4:美國兵怕死不肯上陣?儘管美軍沒有國軍和日軍勇敢,但也不是太膽怯。在太平洋海戰、島嶼戰上,美軍也是很英勇的。密支那攻城戰,3000美國特種部隊死傷近2800,就剩下200來人,這還能說美國兵不肯犧牲嗎?

圖57-11:7月28日,死傷了93%的美國麥利爾打劫者部隊,在密支那北發動第四次總攻擊前夕。(作者提供)

這200來美國兵想撤下來,史迪威不允許。一度傷亡慘重,兵力不足,總指揮柏特納把醫院的美軍傷兵趕上前線,這可夠賣命的了。史迪威知道後,以違犯軍法把柏特納連降3級,從准將降為少校,換上鄭動國指揮。

可見,上面人間解釋的原因,細品起來,就不太對勁了。真正的原因,還在天上,且看天象。

圖57-12:1944年5月17日密支那奇襲戰當日天象,金水東出金低垂,雙重逆天戰局危。(作者提供)

圖57-12,第一層天象:密支那戰役當天,金星極低。《乙巳占》講:〝太白(金星)出下,淺入吉,深入凶,後起吉。〞史迪威奇襲大迂迴,用兵深入,凶,先發制人,凶!日軍後起應戰,吉!

第二層天象:金水同出東方。《乙巳占》講:〝金水俱出東方,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這一層註定位於東方的宗主國日本勝,位於西方的諸侯國民國國軍大敗,西方的美軍更是敗。

兩層天象註定的勝局都在日軍一邊,天意如此,兩層天的戰神都站在日軍一邊,日軍的戰神不但控制戰局,還能干擾對方的思維。中美聯軍武器再精良也沒用,對戰神來說不起作用,這才是中美聯軍戰局艱難、死傷慘重的根本原因。

從5月打到7月,兩軍拉鋸爭奪,日軍後來主動收縮,一面退到城內固守,一面調集援軍。7月中旬,2000日本援軍來了。中美聯軍久攻不下,已經師老兵疲,這2000日本生力軍如果來偷襲夾擊,盟軍將崩潰,應驗〝東方國勝,西方國大敗〞的天象。

也就在此前,史迪威實在沒招了,緊急向孫立人下令:〝儘速攻佔孟拱,派兵來會攻密支那。〞

戰神出兵危局解,立改天象預言寫

6月25日,新38師攻佔孟拱後,命113團增援密支那。增援途中接到情報,日軍53師團一個步兵聯隊加一個炮兵聯隊共2000人,正趕往密支那增援。孫立人當機立斷,讓113團在密支那以南的必經之路上設伏,同時命令剛剛打下孟拱的114團趕去,截斷敵人後路。

7月11日,新38師的援軍趕到密支那周邊,設好包圍圈。不久,日軍的增援部隊來到,這2000人很警覺,在叢林里探頭探腦,先頭部隊與主力也拉開距離。等他們都走進包圍圈後,新38師兩個團3000多人驟然開火,日軍雖然頑強頑抗,多次突圍,但都被打回。半天光景戰鬥結束,擊斃日軍1600人,又搜索兩日肅清林中的殘敵,無一漏網。

日軍聞報嚇壞了。不僅僅是因為援軍被吃掉,更主要的是令日軍聞風喪膽的孫立人的新38師來了!孫立人指揮112團2000人主攻西通,1萬日軍被逐次殲滅;打孟拱是114團2000人主攻,日軍6000人先後崩潰。日軍佔據的天險堡壘,對新38師沒用,孫師都是神兵天降。特別是傳聞孫立人殺日本降兵,在戰場上活不了,投降了也一個不活。日軍起初對新38師還有不少投降的,後來就是望風而逃,逃晚了就沒命了。所以密支那的守軍聽說孫立人的新38師來了,心理防線先崩潰了。

史迪威接到捷報,大吃一驚。孫立人的3000多人輕裝前進,半天就殲滅了2000日軍;我這1萬多人,兩個月還被5000日軍擋在城外。如果孫師參戰,按這個氣勢,很快就能打下密支那,那也太沒面子了。於是7月13日,他命令新38師原地警戒,讓自己的部隊發起新一輪的攻擊。

也就在此時,戰局改觀。數日血戰,搶佔、佔了以電影院、大緬寺、水塔等為中心的大半個城區,並將兩月前得而復失的火車站牢牢控制。8月2日夜裡,50師師長潘裕昆在工兵連徵集敢死隊,104名精壯官兵夜間潛入敵後,剪斷通訊電線。次日日軍一片混亂,守城的日軍少將水上源藏,趁黑夜帶兵出城過河,然後自殺。又經兩日肅清殘敵,8月5日,終於完全佔領了密支那。史迪威因此戰功,榮升4星上將。

為什麼孫立人部隊一到,戰局立刻改觀?像上次打破孟關危局一樣,能改變天象的定數,反敗為勝呢?

就像前面講過的,是戰神的護法在起作用,戰神的層次高,他護法的層次就高,他的部隊一到,護法也跟着來到,密支那攻防戰那兩層天的戰神,敵不過孫立人的護法,日軍心理的崩潰,和他們一方戰神的崩潰是一致的,這樣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就改變了。

是不是《乙巳占》根據天象預言,對戰局勝負的預言不準確了?不是,《乙巳占》其實已經寫明了此時的天象可改:〝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如果水星也出,金星就是主人,有主,無憂兵戰。〞[1]

我們可以展現這樣一層含義:金星水星都出現,金星對應的戰神是主人,有主人在,打仗不用擔心,都能逢凶化吉、反敗為勝——天象註定的敗局,也能改過來,因為戰神的主尊在此。

也就是說:史迪威跟着孫立人,天象註定的大敗,都能打勝,可惜他這兩次大仗,都是把孫立人調遠調開,要自己獨立建功,結果布戰逆天陷入危局,孫立人的部隊一來,戰神的護法一到,馬上轉機,轉敗為勝。難怪緬甸戰場的美軍有一句話:〝打仗只要跟38師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怕了。〞

12.天象為誰改?主尊悄歸來

可能有人會問:孫立人這麼大本事,為什麼第一次遠征緬甸,不改變天象呢?

圖57-4:1942年4月18日任安羌開戰當日天象,金星位置高。(作者提供)

看圖57-4,任安羌之戰當天的天象:〝金星高照水月沉,生機一線待戰神。〞水星那段時間和太陽距離近,從黃昏至凌晨,都看不見。《乙巳占》說:〝金星出,水星不出,金星是客,善,主人雖兵強不戰。〞[1]那時孫立人是緬甸的〝客人〞,主人是誰?當然是日軍,日軍攻佔了緬甸的首都仰光啊!日軍兵強,完全應驗天象。

〝善,主人雖兵強不戰。〞當時的天意是:主人日軍兵強,不該找〝客人〞孫立人的麻煩,那樣就有善果。可是日軍逆天,不跑,就打,打就逆天,得惡果,在任安羌大敗。後來還專門追找孫立人,妄圖殲滅,結果被孫立人甩得亂轉,屢被擊潰,也沒追上。最後追兵看着劉放吾的113團翻過高山進入印度,氣得在山下火燒民房。

為什麼孫立人當時不能改變天象?那時他還不是戰神呢,只是一個雜牌軍的小師長。他這一世,剛以大將的身分出現,這一世能不能再修成戰神?未定!得看他的修行,修好了才行,修不好,照樣不行,就像日軍那些名將那樣,逆天毀了自己的修行,就不配對應金星。孫立人怎麼修的?前面12章我們不斷展現,修〝義勇忠誠〞,無私無畏,奇戰奇功,拯救了中英友軍上萬人,還全身而退,當世無雙,無人不服。這才是修行成功,才能有戰神主尊的稱號,才配對應金星,才能彙集累世的威德改變天象。

第47章講過:任安羌之戰,孫立人完全映襯金星的天象;第55章講過,孫立人全身退往印度,完全應和着金星舍奎天象的腳步;第56章講過,孫立人反攻野人山,又和金星守犯太微同步。這種對應,是修出來的——因為原來舊運程中,金星對應的戰神不是他,而是日軍的名將們!

圖57-13:1940年五星連珠聚於西方,舊運程中註定日本一統華夏,大中華出盛世,注意戰神金星在奎宿,奎宿對應日本。(作者提供)

看圖57-13,在《第44章水雙守斗火守心,蔣公順天解劫困》里講過,舊運程本來定的是日本完勝民國,五星連珠,盛世血路,戰後中國這個日本朝代出盛世。圖中金星在奎,我們多次講過奎宿對應日本,所以金星在舊運程中,這層天象對應的戰神是日本人,不是孫立人。

但是南京大屠殺的驚天罪惡改變了天象(與人間的對應),日本那些名將:東條英機、阿南惟幾、山本五十六、山下奉文、本間雅晴、飯田咸二郎、牟田口廉也、田中新一……也都因為逆天殘暴毀了自己戰神的修行之路,天厭之,所以金星也改變了在人間的對應,重新改變的歷史,也是按着天象的法則而改的、新的天人合一的歷史。

天法是公平的,誰修得好,就助誰成。就像傳統文化經典中講的:〝天道無親,常與善人。〞[2]

圖57-12:1944年5月17日密支那奇襲戰當日天象,金水東出金低垂,雙重逆天戰局危。(作者提供)

再看圖57-12:密支那奇襲戰當日,金水同出東方。《乙巳占》講:〝金星水星同出,金星就是主人,有主,無憂兵戰。〞

緬甸的主人回來了。1941年,從不開花的諸葛草在緬甸綻放,漫山遍野,緬甸人奔相走告,他們期盼了1700多年的〝孔明聖人〞要回來了[3]。1942年任安羌之戰,孫立人還是〝客〞。兩年之後,他已修成了兵家的王者,戰神的主尊,開始踐行自己1700多年前許下的諾言,踏着天象的腳步,悄然歸來。一切天象,將為主尊讓路、開路。(未完,待續)

注釋:

[1]《乙巳占》:〝太白出,辰星不出,太白為客,善,主人雖兵強不戰。辰星出,即以太白為主人,有主,無憂兵戰。〞

[2]語出老子《道德經》第七十九章。

[3]《抗日名將戴安瀾將軍日記》:〝緬人云武侯南征北返,緬人留之,武侯慰之雲,我還重來。緬人詢以重來之期,武侯指緬中不開花之草雲,此草開花,余重來矣。自武侯回國後,迄今,所指之草並未開花,去歲忽然開花,而緬人亦早知王師應到達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