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編輯嬰兒 計劃生育的惡果?

有評論認為,中共領導人並不迴避勸告國民減少人口數量以提高質量,給計劃生育政策蒙上一層優生學色彩。對基因編輯嚴重濫用的過度開放心態,可能會被證明是這一政策最不幸的遺產。

賀建奎逾越道德紅線,編輯了嬰兒基因(路透社)

有評論認為,中共領導人並不迴避勸告國民減少人口數量以提高質量,給計劃生育政策蒙上一層優生學色彩。對基因編輯嚴重濫用的過度開放心態,可能會被證明是這一政策最不幸的遺產。

《紐約時報》發表文章《編輯嬰兒:獨生子女政策最不幸的遺產?》,作者方美鳳(MEI FONG)認為,中國前所未有的生殖實驗計劃生育於2015年正式結束,雖然其中許多限制仍在繼續,但它已經使人們習慣於--在許多情況下,是強制習慣--控制後代的數量和性別。建立獨生子女政策表面上是為了遏制人口增長,但中共領導人並不迴避勸告國民減少人口數量以提高質量,並給該政策蒙上一層優生學色彩。

文章說,1994年的《優生保健法》明確禁止精神或身體疾病患者生育,令這種做法變得清晰起來。(全球的憤怒導致北京將其重新命名為《母嬰保健法》。)由於中國的父權制傳統,人們更青睞男嬰,因此在獨生子女政策下,基於性別選擇的墮胎極為普遍,以至於中國現在有大約3000萬單身漢--大致相當於加拿大的人口。從這一切到“設計嬰兒”之間並不遙遠。對基因編輯嚴重濫用的過度開放心態,可能會被證明是獨生子女政策最不幸的遺產。

圍繞這對所謂的Crispr嬰兒還有很多的未知。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還會有更多嬰兒隨之而來。賀建奎說,他的實驗中還有另一位女性懷孕。幾乎可以肯定,會有人嘗試使用基因編輯,製造更強壯、更聰明、更漂亮的嬰兒。潘多拉之匣已在中國打開。

中國什麼都有紅線,除了道德?

香港《蘋果日報》發表文章《連魯迅也想像不到的中國人》,作者馮睎乾說,都說“中國什麼都是假的,除了騙子”,事實證明錯了。生物科技學界證實,賀建奎不是騙子,他的確逾越道德紅線,在沒有急切需要下編輯了嬰兒基因,名副其實成為千古罪人。現在我們不妨說:中國什麼都是假的,除了壞事。又或者說:中國什麼都有紅線,除了道德。

文章說,中國人熱愛標榜道德,卻不喜歡實踐道德,所以能夠一方面“掃黃打非”,一方面踩紅線“打飛機”。即使荒謬如賀建奎,做了最不道德的事,仍沾沾自喜是最偉大的英雄,這不就是“卑污與驕傲”的雜種嗎?而跑馬拉松也抄捷徑、找槍手代跑,太不可思議了。“馬拉松作弊,事件性質近乎嫖妓也要請槍,這已經不是突破道德底線,而是超乎人類想像”。

處理自媒體,受害的是整個網絡環境

近期,中國網信辦對自媒體帳號開展清理整治專項行動,已處理9800個帳號,約談騰訊、微博和新浪微博。台灣《上報》發表文章《中國網信辦整治自媒體-覆巢之下無完卵》,作者秦膽說,自媒體以其低門檻與交互性,不受傳統媒體在行政級別和隸屬關係上的種種限制,挑戰了官方在資訊發佈上的壟斷地位,公眾可以成為資訊發佈的主體,網友也擺脫了被動的受眾身份,通過發貼、點贊、評論、轉發及至線下聚集,客觀上形成了一股自下而上的民間力量,這種技術革命所帶來的力量,曾被寄予“圍觀改變中國”的厚望。時過境遷,占有權力與資源壟斷地位的官府當然沒有坐視自媒體的壯大,而是多管齊下、分而治之,一如對十餘年前對敢言報刊的整治。

文章認為,從歷次整頓與約談中也不難勾勒出運動式治網的動機與思路,《網絡安全法》授與了網路主管部門(網信辦)巨大的權限(處罰權),通過連續不斷、巧立名目的專項整治形成寒蟬效應,倒逼網路平台自我審查,網路平台再以下架、封號、禁言等方式將管制壓力最終傳導給用戶,由此營造“清朗”的網路空間,逐步消解可能挑戰、分流官方話語的民間力量。接連不斷的治網使中國網路“水土流失”,五光十色的速朽內容每天都在被大量生產,嚴肅平實的內容不連退潮,黨宣政標隨處可見,百花齊放同時萬馬齊喑,“號災”過後,病勢深重的將是整個網路環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