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兩名棄嬰的"跨國尋親"

1992年,女嬰潘甜甜被人遺棄在揚州一座公園內,送到揚州兒童福利院後,她被一位美國女士領養。長大後的潘甜甜考取了哈佛大學政治系,如今供職美國一家研究所。今年感恩節期間,甜甜不遠萬里趕到揚州,尋找和她有血緣關係的父母。而與此同時,一位有着和她類似經歷的華裔女孩楊思濃,也在懷着無比的憧憬,尋找自己屬於中國的‌‌“根‌‌”。曾經襁褓里的女孩,如今長大成人,在遙遠的土地上幸福快樂的生活,可是親情總是一種剪不斷的羈絆,使得她們想要尋找到最初原生父母的渴盼越來越深切。不知道,在這一頭,曾經因為種種複雜的原因離開他們的父母,在之後的很多日子裏,是不是也曾經時不時想起他們的那個孩子。

時光荏苒,當潘甜甜來到揚州開始自己的找尋,當楊思濃找到紫牛新聞,表達想要尋找父母的渴盼的時候,兩個姑娘都是堅定的,我們也真誠地支持她們。

哈佛女孩想告訴親生父母

‌‌“感謝你們給予我生命‌‌”

揚州市社會福利中心相關人士告訴揚子晚報記者,1992年7月25日,大約6個月大的潘甜甜在揚州東郊茱萸灣公園內被撿到,當時襁褓中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姓名:甜甜,出生年月:19921.22日‌‌”,警方無法找到其親生父母,後甜甜被送至福利院,由福利院撫養。1994年1月,潘甜甜被一位美國女士領養。

美國媽媽很有愛心,對甜甜也非常有耐心,並保留了她的中文姓名‌‌“潘甜甜‌‌”。在養母的鼓勵下,潘甜甜努力學習,以優異的成績考取哈佛大學。2016年,順利畢業的潘甜甜進入美國一家腫瘤研究所從事文職方面的工作。

上周,感恩節前夕,在養母的支持下,她不遠萬里來到揚州尋親。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此次尋親,潘甜甜帶着養母保留的老照片,這是甜甜、養母和‌‌“生母‌‌”的3人合影。經過揚州社會福利中心工作人員辨認,照片上的中國女士並不是她的生母,而是福利院的蔣宏珍媽媽,她當時很想領養潘甜甜,但當時已經有了一個女兒,不符合領養政策,後來被美國養母領養。

潘甜甜說,她從小就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養母也從來沒有隱瞞過。少年時代,她曾為自己的身份感到迷茫,我來自哪裡?為什麼會被父母放棄,他們現在還好嗎……這些疑問一度讓潘甜甜十分痛苦。

長大後,潘甜甜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哈佛大學,開始學習中文,現在的她可以聽懂日常對話,但口語不太流利,有時需要用英語來表達。

潘甜甜告訴揚子晚報記者,這次她在男友的陪同下來到揚州尋親,很想對生身父母說:‌‌“你們的女兒長大了,我一直生活得健康快樂,我想感謝你們給予我生命,感謝你們給了我現在這個生活的機會。‌‌”

21日,揚州市民張先生夫婦了解到‌‌“哈佛女孩‌‌”回揚州尋親的消息後,認為甜甜有可能是他們的女兒。張先生的妻子回憶,女兒是臘月出生的,具體哪天記不清了,只記得農村那會兒正在年蒸(揚州年俗,過年前集中蒸包子、饅頭等食品)。當時她在揚州婦幼保健院生下了女兒,出生時女兒身體不好,在保溫箱里待了一個星期。之後,由於種種複雜原因,家人決定放棄女兒。

張先生說,他們在醫院門口把孩子拜託給了個騎三輪車的人,這個人答應會把女兒送到一個好的人家。張先生夫婦表示,當年他們留了一張字條在孩子身上,寫着孩子的生日,但具體日期記不清了。甜甜的生日是1992年1月22日,如果按照農曆算的話,應該是羊年的臘月十八,出生日期跟張先生的女兒基本吻合。志願者柳老師說,張先生是B型血,張先生的妻子是A型血,而甜甜也正好是A型血。

生日、血型和經歷,似乎都在證明甜甜和張先生他們可能存在着關係。張先生夫婦提出做DNA親子鑒定。甜甜也在派出所留下了血樣,先離開揚州返回美國。DNA鑒定結果在近期可能出來,期待有好消息。即使這次和張先生比對不上,也可以和其他出面認親者進行比對。

未來的兒科醫生

1999年被遺棄在揚州第一人民醫院

潘甜甜還是比較幸運的,找到一個疑似家庭做DNA檢測。

手指殘疾的小伙沈愁1993年5月在南京街頭被人發現,他在1995年被一對美國夫婦收養,如今幸福快樂。他在上個月藉助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要尋找家人,報道發出來後,還沒有一個疑似家庭露面。

另一個女孩楊思濃和潘甜甜一樣,也是從揚州市社會兒童福利院被收養到美國,只是比潘甜甜晚了幾年。

她的收養公證書上寫的是‌‌“楊思濃,女,1999年6月16日出生,於1999年6月17日被發現遺棄在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區內,由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於1999年6月17日送入本院撫養,經本院與公安部門多方查找,至今未發現其生身父母及其他親屬‌‌”。

楊思濃這個名字是福利院起的,她在2000年4月21日被收養到美國。

如今楊思濃在美國南伊利諾伊大學讀的是物理理療專業,雖然才大三,已經被醫學院碩博連讀項目錄取,將來會和‌‌“臉書‌‌”創辦人扎克伯克的華裔妻子一樣,成為一名兒科醫生。

美國的醫學院對成績要求特別高,學費也特別昂貴,楊思濃能進入令美國人艷羨的醫學院,既說明她表現優異,也離不開養父母的大力支持。

尋找血緣家庭始終是楊思濃的一個心結,她從小就想知道親生父母長什麼樣子,每年父親節、母親節時想給他們送禮物,也想知道自己有沒有兄弟姐妹。

養父為了幫女兒找到親生父母,2010年到2014年曾經專門到江蘇工作過,2011年時帶她回訪過揚州兒童福利院,沒有找到什麼線索。

她的養父近年患上癌症,滿足女兒這個心愿想法更加強烈。數月前,楊思濃委託記者幫忙尋找。

根據收養公證書,楊思濃在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區內被發現遭到遺棄。新生兒科不是開放的,剛出生的嬰兒由醫護人員送到那裡接受觀察或者治療。

記者多次訪問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到過辦公室、新生兒科、婦產科、醫案館、保衛處等地方,醫護人員很熱情,翻閱了近20年前的大量檔案,但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記者到揚州市兒童福利院,查閱了她的收養檔案,同樣一無所獲。

在派出所,記者查閱了1999年4月到8月的報警記錄,沒有發現一條來自第一人民醫院或福利院的有關遺棄兒童的報警。

但是記者發現,福利院接收了楊思濃後,曾經在《每日橋報》發過公告,與收養檔案的記錄有所不同,上面寫的是‌‌“現名楊思濃,女,1999年6月17日遺棄在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

這個公告可能早於收養檔案,也許是後來建檔時,錯把‌‌“遺棄在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兒‌‌”寫成了‌‌“遺棄在市第一人民醫院新生區‌‌”。

據醫院工作人員介紹,那些年在第一人民醫院發生遺棄嬰兒的事情有很多,有些孩子是在醫院出生,有些是在其他地方出生,被人送到医院裏遺棄。如果楊思濃是後一種情況,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醫院的檔案里找不到信息。

了解自己的身世

是他們本能的渴望

這種情況並不罕見。在那個年代,很多福利院的工作可能不太規範,有弄混的可能性,但也存在有意調換這類證據的事情。

1994年12月,甄白露被遺棄在武漢市民意街三路和自治街一帶的居民樓中,當時身邊帶有一張紙條,寫有出生日期。她的中文名字同樣是福利院起,出生日期也不確定,只知道是9月或10月的。現在甄白露被美國夫婦收養在美國,生活得很快樂。

尋親好幾年,10多個家庭出來認親,但做了不下50次DNA比對,一次也沒有成功。其中一個認親家庭經公安機關鑒定,筆跡相同,但DNA對比就是不吻合。幫她尋親的人都認為那張紙條應該弄錯了,可能屬於其他被遺棄的孩子。

甄白露因為尋親屢屢受挫,感到非常痛苦,曾經用小刀劃自己的胳膊,看着非常讓人心疼。

曾經有多對雙胞胎遭到家人遺棄後被送入福利院,收養檔案中記錄的出生日期卻出現差別,然後在不同的時間被不同的外國家庭領養。雙胞胎分開建造檔案是否為了加快送養速度,現在無從得知。

這種有意無意搞錯檔案記錄的情況,無疑為尋親增添了難度。但是,想了解自己的身世,是這些被收養孩子的本能渴望。他們很多人建立互助尋親組織,在美國還建了一個尋親DNA數據庫,利用現代科技搜尋自己的根。

美國人凱西這些年來一直在為自己的女兒尋找親生父母,她的養女出生時有唇裂和齶裂,2003年被遺棄在連雲港市贛榆縣沙河派出所門口。她給記者發來30多個尋親信息,這些孩子主要來自江蘇,出生和遺棄日期可能主要是估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紫牛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