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納蘭詞里的冬天 如此凄美 如此傷情!

納蘭性德(1655年-1685年),葉赫那拉氏,字容若,滿洲正黃旗人,清朝著名詞人,有滿清第一才子的稱譽。王國維更是稱讚他‌‌“北宋以來,一人而已‌‌”。納蘭詞里的冬天,最適宜在凜冽的冬日裏沏一壺熱茶,細細品讀。指間的暖,詞中的涼,恰如人世的喜怒哀樂在時光中流淌。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

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賞析】

天涯羈旅最易引起共鳴的是那‌‌“山一程,水一程‌‌”的身泊異鄉、夢回家園的意境,信手拈來不顯雕琢,王國維曾評:‌‌“容若詞自然真切。‌‌”

這首詞以白描手法,樸素自然的語言,表現出真切的情感,是很為前人稱道的。

詞人在寫景中寄寓了思鄉的情懷。格調清淡樸素,自然雅緻,直抒胸臆,毫無雕琢痕迹。

臨江仙·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

疏疏一樹五更寒。

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絲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

湔裙夢斷續應難。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賞析】

在‌‌“層冰積雪摧殘‌‌”、‌‌“愛他明月好,憔悴也相關‌‌”等句刻畫出那婀娜楊柳的‌‌“寒意‌‌”之外,詞人更着重‌‌“摧殘‌‌”、‌‌“憔悴‌‌”、‌‌“夢斷‌‌”、‌‌“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的情感的抒寫,亦將他複雜凄咽的內心感受特別深曲又特別準確地傳遞出來。

寫寒柳而字里含情,弦外有音,此之謂‌‌“言之有物‌‌”。

浣溪沙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

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

斷腸聲里憶平生。

【賞析】

上闋通過‌‌“殘雪‌‌”、‌‌“凝輝‌‌”、‌‌“落梅‌‌”、‌‌“三更‌‌”、‌‌“月朧明‌‌”等字句,營造出了一種既清且冷,既孤且單的意境,大有屈原‌‌“世人皆醉我獨醒‌‌”的孤獨感,而這種感覺大抵只能給人帶來痛苦和茫然。

接着他便拋出‌‌“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的問句,這是容若因笛曲起意,自傷身世的哀嘆。閉上眼睛彷彿依然能看到容若在那一片斷腸聲里,落淚傷神。

菩薩蠻·朔風吹散三更雪

朔風吹散三更雪,倩魂猶戀桃花月。

夢好莫催醒,由他好處行。

無端聽畫角,枕畔紅冰薄。

塞馬一聲嘶,殘星拂大旗。

【賞析】

夢醒時,連同畫角、塞馬、殘星、大旗,把塞外寒夜中軍旅生活描繪得格外悲涼寂寞,與詞的上片寫夢回故里時的纏綿格調形成鮮明的對比。

採桑子·非關癖愛輕模樣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

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後誰能惜,飄泊天涯。

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

【賞析】

雪花與俗世繁花不同,不是人間富貴花。它自有風骨,另有一種根與芽,特別經得起嚴寒酷冷。

謝道韞的詠絮之才,後世已得不到憐惜。有才華的人,亦得到天涯漂泊。眼下,瀚海孤城,西風萬里,只有寒月悲笳,為述說衷情。

人和事,雖古今有別,但又因雪花,將界限打通。故此,歌詞所說別有根芽,冷處偏佳,也就成為作者自身的寫照。

菩薩蠻·白日驚飈冬已半

白日驚飈冬已半,解鞍正值昏鴉亂。

冰合大河流,茫茫一片愁。

燒痕空極望,鼓角高城上。

明日近長安,客心愁未闌。

【賞析】

狂風卷折的冬日,歸途昏鴉飛亂了天邊的雲霞,詞人解鞍少駐初程。畫面壯麗而又消沉,讓人生出欲說難言的悵惘。

‌‌“冰合大河流,茫茫一片愁‌‌”兩句,又更增添了眼前冬景的壯闊,有種‌‌“長河落日圓‌‌”的雄闊壯麗。

全詞寫景皆是昏暗凄然,景中含情,然景緻壯闊處又別有一番風度。語句含悲,語調凄楚,字裡行間縈繞着百轉柔情,訴盡了詞人真實的內心感受。

《眼兒媚·詠梅》

莫把瓊花比澹妝,誰似白霓裳。

別樣清幽,自然標格,莫近東牆。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與凄涼。

可憐遙夜,冷煙和月,疏影橫窗。

【賞析】

情到深處情轉薄,納蘭才有‌‌“莫近東牆‌‌”之說。他不愛春天裏的萬紫千紅,卻獨愛嚴冬里在煙霧和冷月籠罩下的梅花。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這枝梅在納蘭心中獨一無二。借梅花寫人是納蘭的真意。冰肌玉骨是寫人,別樣清幽也是寫人。

納蘭夜夜面對梅的‌‌“冷煙和月,疏影橫窗‌‌”。睹物思人,在寂靜的夜空,遙望明月,納蘭嗅着梅的清香,度過漫漫長夜,他一夜無眠。

這首詞中多化用前人的詩詞,但妙筆天成,神韻自出,渾然無痕,另成意境。

臨江仙·帶得些兒前夜雪

帶得些兒前夜雪,凍雲一樹垂垂。

東風回首不勝悲,葉乾絲未盡,

未死只顰眉。

可憶紅泥亭子外,纖腰舞困因誰。

如今寂寞待人歸,明年依舊綠,

知否系斑騅。

【賞析】

寒冬的楊柳,帶着前夜的雪花,在凍雲中垂下一條條柳絲。回首春天美好情景,心中悲不堪言。葉已乾枯,但柳絲未盡,未死的枝條如皺着的眉頭。

憶過去的美好時光,眼前浮現出愛妻的細腰如柳。然而如今只有他自己寂寞地空等待。明年楊柳依舊會綠,但是還有‌‌“斑騅‌‌”會系在上面嗎?

這首詞表達了作者對亡妻刻骨銘心的思念。

浣溪沙·十八年來墮世間

十八年來墮世間,吹花嚼蕊弄冰弦。

多情情寄阿誰邊。

紫玉釵斜燈影背,紅綿粉冷枕函偏。

相看好處卻無言。

【賞析】

首句‌‌“墮‌‌”字。表現心理狀態,第二句中‌‌“弄‌‌”也如此。下片‌‌“冷‌‌”,生動地寫出端坐之久。‌‌“多情情寄阿誰邊‌‌”的發問在下片中得到了最好的回答。

究竟‌‌“十八年‌‌”來‌‌“墮‌‌”世間,是福是禍,怕是很難說清,據‌‌“相看好處卻無言‌‌”可知:怕是福更多。

由此可看出,主人公的早熟,對人世間塵世作‌‌“墮‌‌”的看法,也由玉人的到來而竟‌‌“無言‌‌”,可謂塵世間事事事難料,更何況短暫人生。

憶桃源慢·斜倚熏籠

斜倚熏籠,隔簾寒徹,

徹夜寒如水。

離魂何處,一片月明千里。

兩地凄涼,多少恨,

分付葯爐煙細。

近來情緒,非關病酒,

如何擁鼻長如醉。

轉尋思不如睡也,看到夜深怎睡。

幾年消息浮沉,把朱顏頓成憔悴。

紙窗淅瀝,寒到個人衾被。

篆字香消燈灺冷,不算凄涼滋味。

加餐千萬,寄聲珍重,而今始會當日意。

早催人一更更漏,殘雪月華滿地。

【賞析】

詞中一面摹畫塞上苦寒,徹夜無眠的況味,一面義抒思念之懷。凄冷、孤清、幽怨、傷感之至。其反覆刻畫塞上寒夜,相思情懷,景情互襯,極盡纏綿屈曲,婉轉深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詩詞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