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兩陷冤獄 重慶七旬女教師曾遭藥物摧殘

重慶74歲高級中學教師付俊光,因修煉法輪功曾兩次被非法判刑,在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女子監獄期間,遭受藥物等殘酷的迫害,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

明慧網報導,付俊光係高中化學教師,曾患有多種疾病:慢性結腸炎,子宮和一個卵巢囊腫全被切除,血壓全高、全身浮腫,走路困難等,還有嚴重的過敏性鼻炎,晚上鼻子堵得無法睡覺,上一節課下來,擦鼻涕的紙都有一大堆。吃了無數中西藥,也曾練過多種氣功,仍然病情不斷加重,最後連給一個班教課也勝任不了了。

直到1997她修煉了法輪功,在短短的三個月里,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飛,她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此外,她按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規範自己的言行,提高自己的心性和道德水準,被評為中學高級教師和區先進教師。

自1999年中共打壓法輪功以來,她兩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被判三年,第二次被判一年零二個月。在兩次被關押在重慶女子監獄期間,她遭受殘酷的迫害。

第二次在重慶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2017年她被冤判一年零二個月後,再次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再次來到一監區,只要有機會,她就對任何人講:“法輪大法好,係大法和師尊救了我的命,如果不修大法,我早就死了。大法教我按‘真、善、忍’修煉心性,教我做好人。”

這次四名包夾(專門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在押刑事犯人)全係文化程度較高的經案犯。她們採取的方式仍然係以前的老一套,從肉體上、生活上、精神上對她進行迫害。

包夾見她動搖,就使出了毒招:在她的飯菜裏面放進升壓葯和不明藥物。直到她出獄前夕,監獄的衛生員(服刑人員)和一個包夾告訴了她這個實情。

難怪她老係覺得飯菜里有苦味,而且她還聽講,在看守所時給她的飯菜里就放了葯。

她回想在看守所關押了五個月後,有一天她的血壓突然上升至226,高危。當時她還蒙在鼓裡,原來係被藥物迫害所致。

現在包夾以血糖高為由,不准她早上吃稀飯,只准吃一個拳頭大的饅頭。她每天都吃不飽,感覺很餓,走不動路,頭腦昏沉。多數係每天只能睡三個小時左右,她的體重減少了廿多斤。每天被強制洗腦時,她都非常睏乏,困了還不準閉眼……

第一次在重慶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2013年,付俊光被大渡口區國保警察綁架、被非法抄家,並被大渡口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法院不准她上訴,不準請律師,也不通知家屬。宣判後,她直接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後來,家人經多方打聽才知其下落。

當時嗰度的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必須在一監區被強制“轉化”(放棄修煉),監區的門牆上掛的標牌係“一監區強制轉化監區”。四個包夾負責監控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

包夾田志娟對她講:“如果你不轉化,口水都要淹死你,我們有的係辦法對付你。”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周小小後來公開承認,這話係她叫包夾這樣講的。

監獄每天給法輪功學員強制灌輸各種誣陷、栽贓法輪功的謊言,每天強迫她們寫所謂的“思想彙報”;若寫得不符合包夾的要求,所寫的就被包夾撕掉,要重寫,不合格,就不讓睡覺。有的包夾把不符合自己要求的心得體會撕掉後,再強迫法輪功學員把它們吞進肚裏。

早上疊被子,邊個若疊得不符合包夾的要求,就要一直疊,直到包夾滿意為止;做清潔也係,不如意的,就被罰重做。

早上起床後,要求十五分鐘內做完清潔和內務整理。付俊光曾因多次被罰重做,沒有時間洗漱,有八次忘了拿勺子,只好用手抓飯菜吃。

每天只准上四次廁所。超過四次必須給獄警打報告,批准後允許上。吃飯由包夾控制,有時只給一點點,吃不飽;有時故意盛滿滿一碗,強制食完,不準剩。這導致她經常拉肚子,向警察申請上廁所時還會被罵,有兩次拉在褲子里了。

她洗漱時只准在下水道洗拖把的地方接水,不準在洗漱台上接水;洗頭、洗澡、洗衣限制在十五分鐘之內,不準站立,只能蹲在地上洗。有時還沒有到十五分鐘,包夾就宣布時間到了,立即停止。

一次在回監舍的路上,被包夾陳媛媛故意用腳絆她跌跤。她講了一句:“你為咩勾我的腳讓我跌跤?”結果陳媛媛反而罵她污衊,逼她賠禮道歉,寫檢查才算完事。

監獄不準法輪功學員之間有任何眼神交流、打手勢,更不準相互講嘢,否則就算違規,就會被包夾隨心所欲地懲罰,抄監規數遍,經常不能睡覺。

她曾多次被罰到深夜兩點才讓睡覺,有的法輪功學員甚至通宵不讓睡覺,第二天照樣被強制洗腦,還經常被包夾辱罵,言詞不堪入耳。

包夾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五書”(所謂放棄修煉的“認罪書”、“保證書”、“悔過書”、“坦白檢舉書”、“揭批書”),要求反覆寫,直到包夾滿意為止。

揭批書由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包夾代寫,寫完後叫法輪功學員一字不變地抄寫,然後在所謂的“揭批大會”上念,這樣做,才算被“轉化”了。

長期遭受精神和身體的迫害,她的體重下降了卅多斤。在離開監獄前一個月,她發燒、腹瀉,被送到醫院輸不明藥液後,突然走路不穩,頭昏昏沉沉,眼睛也睜不開,記憶力大大減退。

回家後看到熟人,她都想不起係邊個,過去的事幾乎都想不起來了。後來在她姐姐(修煉法輪功)的幫助下,她開始讀法輪功書籍、煉功,幾個月後才開始好轉。

再次被非法抓捕遭冤判

2017年2月13日,付俊光因貼法輪功真相粘貼,被警察劫持到新三村派出所。警察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講:“我修煉大法廿年,沒有吃過一粒葯,每年給國家節約六七千元醫藥費。”

她還告訴他們,法輪功對國家、對民族、對家庭都係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可以自由修煉法輪功,包括香港、澳門和台灣,唯獨中共、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

開始時,這個派出所的指導員罵她忘恩負義,講共產黨養活她,她還反黨。她解釋講:“修煉人對政治、權力根本不感興趣,只需要有個正常的修煉環境,有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基本權利。”

嗰個警察不再講嘢,走開了。

之後警察又問她係否還講真相。她告訴他,人只有明白了真相,才會有前途和希望。她從下午5點半開始,一直不停地講到半夜2點,他們才送她回家。

過了幾天,兩個警察上門來找她簽字,講公安局、“610”對她實行監視居住,並要求她第二天去派出所錄音,被她嚴詞拒絕。後來警察又來騷擾,她仍拒絕簽字。

2017年5月8日,一幫警察又到她家,把她強行劫持到醫院強行體檢,後送她到大渡口區看守所。

在看守所,她堅持煉功,不斷給上面寫信,講法輪功真相。

她被大渡口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二個月,罰款2,000元。在被非法庭審時,監察院編造了一男一女的證人來誣陷她。她要求與這一男一女對質,卻不被理睬。

公訴人羅文磊、審判長陳炯讀了起訴書和判決書後立即走人,根本不讓她有辯護和陳述的機會。

法院對她羅織的罪名係“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她問:“法輪功破壞了國家哪條法律實施?”

他們要求她簽字,她一律拒簽,並強烈要求上訴到重慶市第五中級法院,但結果係維持冤判。

被非法判刑後,不幾天後,她就再次被關進了重慶女子監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