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段郎說事: 饅頭和尖頭畸形嬰兒的故事

(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派出所長和偷饅頭賊

2002年,我在某派出所當所長。有一天,當地群眾扭來一個小偷,是個中年婦女,據說是偷了一個餐飲店的兩個饅頭,被老闆等人發現後,給打得鼻青臉腫的。令我難忘的是,儘管她被打成這樣,她那含在嘴裏的一塊饅頭卻始終既沒吞進肚也沒吐出來,以致無法開口回答我們的問話。

於是,我只好端來一杯溫開水,讓她和着水慢慢把饅頭吃下去。她這才開口對我說:;;“我錯了,我不該偷人家的饅頭,可我實在餓極了,我都兩天沒吃飯了,丈夫在醫院躺着,娃子在上高中,全等着我撿破爛交錢啊;;”。由於情節輕微,所里沒有處罰她,只是例行公事地對她說服教育一番,便把她放走了。

誰知,第二天,店老闆聽說所里把人放了,竟找上門來,把我大罵一頓,說我這是縱容犯罪,是警匪一家。我一聽,頗有些氣惱,大聲對他說:;;“她偷了你的饅頭肯定是不對,難道你打她就有理不成?何況,就兩個饅頭啊,至於把人打成那個樣子嗎?!;;”……

大概兩個多月後,忽然有一天,有個中年婦女到所里找到我,拎來一小包東西,我定睛一看,原來是那個偷饅頭的人(實在不忍心說她是偷饅頭的人)。她對我說:;;“所長,麻煩你帶我到那個餐飲店去,我這帶來了兩斤麵粉,算是我給他被偷饅頭的賠償。;;”

我心頭一熱,急忙說:;;“好的、好的;;”。爾後便帶着她找到了店老闆,老闆聽說我們的來意後,也大吃一驚:;;“妹子,你趕快把麵粉拿回去!對不起你的人是我,我該先給你賠不是!當初,我夫妻倆雙雙下崗失業,好不容易才開了這個店,看到你拿了我兩個饅頭,一時竟失去理智打了你,我今天要是把你麵粉留下來,你還不如把我也打一頓算了。;;”

回來的路上,我問這個女子家庭現在怎麼樣了,她告訴我:那天我從所里回家後,兒子就說啥也不讀書了,對我說,媽,我要賺錢養你和爸。第二天,他竟然偷偷一個人跑到廣東打工去了。這不,昨天,他就給我寄來180元錢,說是這一個多月打工賺的,我拿到錢後,最先想到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買下這兩斤麵粉……

眼科小超人老梁和尖頭畸形嬰兒的媽媽

十年前,我還是住院醫師的時候,下班穿過急診大廳,出門一掀開門帘,差點與一位抱着娃娃的年輕母親撞滿懷。

撇了一眼她懷裡的嬰兒,兩個眼球突出、充血,出於醫生的職業本能,告訴她說:;;“孩子需要看眼眶與眼腫瘤科;;”。孩子媽媽眼睛亮了,說他們從東北吉林來,也不知道孩子得了什麼病。她求我指引,我想了想,說明天早上我們在某主任的門診門口見,我去幫您要加號條。孩子媽媽眼裡仍有疑問,她以為我是騙子或者號販子。

第二天碰面了,看了眼眶科專家,治不了;又幫忙聯繫了小兒神經外科,也治不了;最後打聽到北京八大處整容醫院的一位教授做過此類手術。家長趕過去,終於診斷了:Apert綜合症,可以手術。

手術前,孩子媽媽問我:能跟你借錢給孩子手術嗎?我愣了一下,我們只是陌生人,認識了兩個禮拜,出於好心和對罕見病的好奇心,因此一直幫他們聯繫專家。後來,借給他們一萬,內心默認可能不還了,但是孩子可憐,就當是捐給慈善機構了。

手術很成功,他們回到了吉林農村。過了半年,匯錢給我了!聽孩子媽媽說,孩子爸爸日以繼夜地幫人收割稻田掙錢。我還記得孩子媽媽跟我描述心目中未來時,閃閃發光的眼睛:;;“再多租種水稻田,在村裡開小賣部,忙活一年就可以把看病錢還上了,再辛苦幾年,翻蓋房子,買輛小汽車,閨女該上小學了,她很聰明,想讓她學醫,做完手術的兒子也可以上幼兒園了。;;”她還說:;;“發現兒子有病時,親戚都勸我扔掉他。我總覺得能治,我們就來北京了,就遇到了你,太幸運了。;;”

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這世上還有堅守誠信的人們。我的好心,得到了回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