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家口燃爆事故24小時:一起開貨車 兒子逃生父親遇難

作者:

這是一次睡夢中的‌‌「驚醒‌‌」。

11月28日零時41分,河北張家口市橋東區發生一起燃爆事故。截至28日晚9時許,事故已造成23人死亡、22人受傷,過火的大貨車38輛、小型車12輛。

多位目擊者告訴澎湃新聞,事發當晚,爆炸聲響了四、五次。有附近的村民用喇叭召集人救火,也有人擔心不安全,連夜轉至市區過夜。

據多位當地村民及倖存者介紹,傷亡的主要是貨車司機。事發後,8名傷者被送往中國人解放軍251醫院救治。其中一位傷者家屬說,他的姐夫和外甥一起開貨車,外甥逃了出來,姐夫遇難了,‌‌「(外甥)還不知道父親還沒出來,以為也只是受傷。‌‌」

新華社28日下午報道,爆炸事故初步調查結果顯示,河北盛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華公司‌‌」)附近的張家口海珀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珀爾公司‌‌」)生產氫氣需要用到乙炔。當天凌晨,運輸車輛在進入海珀爾公司廠區過程中發生爆炸,爆炸燃燒影響到了海珀爾公司廠區和盛華公司大門周邊,並引爆了路邊停靠的多輛大型貨車。

村民用喇叭召集人救火,部分村民連夜轉移

11月28日早上8點,張鑫鋒醒來,發現村裡的微信群‌‌「炸‌‌」了,有1000多條未讀信息,都在說‌‌「爆炸‌‌」。

事故發生在7個多小時前。‌‌「爆炸聲很大。‌‌」衡先生家住張家口橋東區東產業園區,距離爆炸地點約3公里。28日凌晨,他正在客廳打遊戲,外面傳來‌‌「轟‌‌」一聲,家裡的玻璃都在震動。

接下來一兩分鐘,衡先生聽到四、五次爆炸聲,趕緊到陽台一看,天都變紅了。他原以為是誰家着火引起爆炸,或是誰家煤氣罐爆炸,於零時42分撥打110和119電話。

為了解情況,衡先生和妻子換好衣服,開車趕往爆炸發生地。一路上,車速很慢,衡先生髮現,路邊下水井裡不停地往上冒白煙白汽,路面也飄浮着白煙,空氣有一股刺鼻性氣味。

公路兩側,枯萎的乾草全着火了。火勢太大,衡先生不敢再往前開車,在距離爆炸發生地約1公里處停下。

遠遠望去,衡先生看到,停在工廠門口路邊的貨車着火了,濃煙翻滾,不停有人從煙霧裡往外面跑,‌‌「捂着鼻子都挺慌張的,大多是當地村民。‌‌」

衡先生再次報警。這時有消防車陸續趕來,前前後後十七、八輛。看到村民們都往外跑,衡先生也不敢回家住了,‌‌「家裡還有小孩,就帶着老婆、孩子去市裡住了。‌‌」

張鑫鋒是張家口市橋東區大倉蓋鎮梅家營村人,爆炸地點就在梅家營村。事故發生當晚,他在市裡住,第二天早上得知爆炸,第一時間給還在村裡的母親打電話。母親說沒啥事,他才放下心。

後來張鑫鋒了解到,傷亡的主要是貨車司機。爆炸發生後,有村民用大喇叭召集人組織救火,也有村民怕不安全,連夜趕到市裡過夜。

北甘庄村挨着梅家營村,距離爆炸地點約1公里。有該村村民告訴澎湃新聞,28日凌晨,村大隊廣播通知村民儘快轉移,以防有害氣體危害健康。當晚,部分村民離開了村子。

28日晚,張家口橋東區爆燃事故情況發布會披露,經環保部門現場監測,氯乙烯、氯化氫、氯氣等污染物均未檢出,可以判定對周圍環境空氣未造成污染影響。

多輛大型貨車連環燃爆,有司機來不及穿衣逃生

爆炸地點位於化工企業盛華公司門前的公路。

這是一條新修的柏油路。衡先生說,平日白天排隊等待進廠區的車有時會把路堵了,這些車停在路邊,至少佔用一個車道。

28日下午,澎湃新聞走訪事發現場看到,盛華公司和海珀爾公司分佈在公路兩側,兩家公司的建築物受爆炸影響,均有變形和損毀。

其中,海珀爾公司廠區內物料車間區域房屋坍塌嚴重,出現不同程度扭曲,停放於該公司門口的車輛損毀較為嚴重。

距離事故已過去10多個小時,盛華公司門口依然圍站着幾位貨車司機。他們大多來自張家口懷安縣,平時從內蒙古錫林浩特往廠區運煤。

多位貨車司機告訴澎湃新聞,28日凌晨,他們在盛華公司廠區內卸貨,聽到爆炸聲急忙跑到廠區門外,目睹了燃爆過程。所幸他們當時在廠區內沒有傷亡,與之同行的司機中,也有人在路邊等待不幸遇難。

據多位當地村民及倖存司機介紹,爆炸事故造成傷亡的多是貨車司機。因為事發凌晨,司機們正在車上睡覺。

有倖存司機接受媒體採訪時講述了爆炸逃生時的情形。

據封面新聞報道,貨車司機王海軍是張家口人,妻子是重慶人,一家五口跑貨車為生。王海軍告訴記者,兩天前,他從內蒙古錫林浩特裝了一車煤,於27日下午5點左右抵達盛華公司,等待排隊卸貨。

當晚,他在車裡睡下,凌晨時分被巨大爆炸聲驚醒,扒在車窗一看,發現距離車後面約200米處已經火光衝天,幾輛貨車燃起來了。

王海軍準備穿衣下車,第二聲爆炸聲又響起,嚇得他衣服、鞋子都不敢穿,穿起褲頭就跑。‌‌「整個事故起碼炸了5次,我頭都不敢回。‌‌」火勢迅速蔓延,王海軍的貨車被燒了。

‌‌「衣服也沒拿出來,手機、證件也沒拿出來,就人跑出來了,現在腳還痛。‌‌」王海軍說,貨車是花40多萬元買的,燒沒了很心痛,‌‌「但我人沒事,也算十分幸運了。‌‌」

20多歲青年逃生受傷,還不知父親已遇難

28日晚9時許,張家口市舉行爆燃事故情況發布會。通報稱,22名受傷人員中,2人在市第一醫院救治,生命體征正常;8人在解放軍251醫院救治,其中3人危重傷、5人生命體征正常;5人在北京解放軍304醫院,2人在北京朝陽急救中心,1人在北京兒童醫院救治;另有4人輕傷已出院。

當晚,多位家屬聚集在解放軍251醫院7樓燒傷病房外樓梯口,焦急等待醫生通知。有醫護人員說,為防止燒傷感染病房內,盡量不要逗留。

石磊的兒子在這次事故中受傷,頭部和手部因為燒傷而浮腫,皮膚變成‌‌「水泥一樣‌‌」的黑色。他早上見過一次兒子,那會兒子還能說話,告訴他從大火中逃了出來。石磊沒有多問,只讓兒子休息。

‌‌「全燒了。‌‌」醫院內,一位傷者家屬告訴澎湃新聞,他的姐夫和外甥是拉煤跑長途的。28日凌晨3時許,姐姐打來電話說,‌‌「兒子逃出來了,孩子父親沒有逃出來。‌‌」

這位傷者家屬身在山西大同,第一時間開車趕到張家口。據外甥醒來向其回憶,當時他和父親在車裡睡覺,爆炸發生後,兒子醒來,把父親也喊醒。受爆炸氣流衝擊影響,父子倆跑散了,兒子一路跑,跌倒了站起來又跑,跑了約3公里才獲救。

上述傷者家屬還說,外甥今年20歲出頭,臉、耳朵、頭髮、雙腿等多部位受傷,狀態尚可,‌‌「還不知道父親還沒出來,以為也只是受傷,還沒給他說。‌‌」

28日晚8時許,經過長時間等待,一位女家屬終於獲得醫護人員批准,讓她進入病房照顧丈夫。丈夫看了自己受傷的臉,問她:‌‌「我這輩子是不是就毀容了?‌‌」她安慰說:‌‌「沒事。‌‌」

女家屬來自張家口萬全區。她說,丈夫自2009年起開貨車運煤,長年在外跑,十天半個月才回一次家。早年她也會陪丈夫一起跑運輸,後來要照看孩子,丈夫就一個人跑。

事故發生當天的凌晨4點,接到交警通知,女家屬趕忙趕到醫院。她從丈夫口中得知,昨晚通宵卸煤,丈夫在車裡睡覺時聽到爆炸聲,醒來時車已經着火了,立刻推門跳下車。

女家屬告訴澎湃新聞,他們有兩個孩子,一個16歲,一個8歲,都在讀書。這次爆炸,丈夫的右臉、臀部、腿部等受傷,但傷情還算穩定,意識清醒,只是不願意吃飯,她很擔心會不會留下後遺症。

已成立事故調查處置指揮部,初步調查指向某制氫企業

爆炸事故發生後,網絡有消息稱,‌‌「爆炸與盛華公司有關。‌‌」對此,盛華公司工作人員28日回復澎湃新聞稱,爆炸與盛華公司無關,只是發生在盛華公司門口。該工作人員表示,爆炸對盛華公司影響不大,為安全起見,公司已停止生產。

據新華社28日下午報道,爆炸事故的初步調查結果顯示,盛華公司附近的海珀爾公司生產氫氣需要用到乙炔,當天凌晨,運輸車輛在進入海珀爾公司廠區過程中發生爆炸。爆炸燃燒影響到了海珀爾公司廠區和盛華公司大門周邊,並引爆了路邊停靠的多輛大型貨車。

對於上述情況,海珀爾公司生產主管潘龍向澎湃新聞稱,爆炸與自己公司一點關係沒有。事故發生時,企業生產設備還沒有調試完成,不具備生產能力。此外,企業也沒有在儲存(化學物品),‌‌「我們公司主要是製備氫氣的,用的是風電制氫和水電集成設備,哪裡需要用到乙炔,我都不知道。‌‌」

而據界面新聞報道,北京中電豐業技術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德軍表示,‌‌「制氫設備和氫氣生產過程中並不需要用到乙炔氣,但工廠建設過程中大型鋼結構的焊接可能會用到乙炔氣,具體用量不能確定。‌‌」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海珀爾公司成立於2017年8月31日,註冊資本30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宋海英,經營範圍包括新能源技術開發、技術轉讓、技術諮詢、技術服務、技術推廣。

《中國汽車報》11月26日的報道顯示,海珀爾公司目前正在建設一座制氫廠和配套加氫站。其中,制氫站採用電解水制氫技術,電力來源為可再生能源-風電。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