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賈乃亮默認離婚:敢說出這句話的人 都很剛

最近娛樂圈的瓜有些多,吃的人心裏堵得慌。

薛之謙被送上熱搜,與之並行的是陳羽凡疑似吸毒,當事人很快發博闢謠,卻被官方秒打臉。

鬧劇不斷,唯有受害者的傷疤又一次被揭開:

有人造謠,將李小璐出軌的責任歸咎為“賈乃亮是雙性戀”,賈乃亮的姐姐怒斥謠言。

隨後,賈乃亮也發了一段簡短的微博:

“我一個人過的很好,不想再捲入這些是是非非,忍了很久了,請不要把什麼事都帶上我,世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去做,不辜負別人,不辜負生活,一個人的時候,不辜負自己。”

記得上一次發佈上文,是在兩個月前:

“這段時間我一直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做出成績,給甜馨兒做一個榜樣,璐璐也在努力做一個盡職盡責的好媽媽......我懇求大家能給我、璐璐、孩子一點點空間,我們都不會那麼難過,懇請大家理解。”

雖然他是那場鬧劇的受害者——

至始至終都被蒙在鼓裡,甚至是所有人中最後一個知道真相的人,從不相信到相信,他一定經歷了很大的折磨。

可他骨子裡還是在強迫自己忘掉那些紛擾,希望女兒的成長不被打擾。

於是假裝自己沒那麼難過,委婉拒絕着大家的同情。

就像林夕寫過一句詞,“塵埃落定時,回憶別來挑撥。”

印象中的賈乃亮,一直是個樂觀開朗,甚至有些傻乎乎、人來瘋的大男孩兒。

如果翻看他十年前的微博,你會發現:

他曾憧憬愛情,並相信自己會是一個“合格的男朋友”。

“09年情人節,接到幾通祝福的電話,很搞笑,沒有女朋友可以過呀,哈哈......其實我並不獨立,有一種想依靠的感覺,同時也有一種強烈的使命感——

要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好,加倍的關愛,任何時候都要為自己心愛的女孩開車門。”

自從10年戀情伊始,他愛得很直接,喜歡、想念都會通過各種浪漫的方式表達出來:

他引用倉央嘉措的詩,送給心心念念的他——

那一年我磕長頭擁抱塵埃不為朝佛只為貼着你的溫暖那一世我翻遍十萬大山不為修來世只為路中能與你相遇那一瞬我飛升成仙不為長生只為佑你喜樂平安

二十五六歲的他,雖身處娛樂圈這個大染缸中,見慣了狗血式的分分合合。

可他並未在聲色犬馬中迷失自我,而是篤定地愛着一個人。

提起初次相遇,他是緊張的、笨拙的、慌亂的,只因心上人在自己眼前,於是大腦短了路:

初次見面,我語無倫次。她說我手機好看,我竟不受控制的拿起手機差點放進火鍋里涮了。

我用所有的膽量對她說了一句:那給你拍張照吧。說完我便暗嘲自己“笨的可以”!

他為她寫的文章合輯,叫“默然相愛”。這個詞出自倉央嘉措錯的詩,後半句是“寂靜歡喜”。

封面圖是她的劇照,也是他最嚮往的妻子的樣子。

因為《都是天使惹的禍》愛上她,便執着地相信她就是自己生命中的天使。只要她在自己身旁,別無所求,便已滿足。

“感謝她懷揣着一顆善良無私的心,悄悄走進了我的世界。

她是世上少有的好女孩,今生能做我的女朋友,我是何等的幸福。”

當對方接受自己的追求後,他無比珍惜,他知道一個女孩託付給自己的意義,他不敢有絲毫懈怠:

“她決定用她最寶貴的青春陪我一起努力一起成長,我看在眼裡放在心裏。

冥冥中,我的肩膀上扛起了如此厚重的使命,我要用盡我所有的一切讓她幸福。”

聖誕節,他唱了《傳奇》給她聽。在賈乃亮心中,“歌里有我們不平凡的故事”。

“夢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見,從此我開始孤單思念。”“寧願用這一生等你發現,我一直在你身旁,從未走遠。”

他感慨“物質世界蒙蔽了多少人的心靈,扼殺了多少心底真摯的愛”。卻慶幸自己在人情冷暖中,只要能簡單地和你在一起,就好。

“背後的她是那樣關心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理解我體諒我。

你已住進我的心裏,默然,相愛,寂靜,歡喜。”

身為男人,他對擔當是這樣理解的:

當她遇到困難、受到誣陷卻百口莫辯時,當外界給她們無形壓力時,守護着你,是我唯一要做的事。

因為愛(電視劇)上了她,一個懵懵懂懂不知世故的男孩兒學會自我蛻變。

然後去成長,去變強,然後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自己心愛的人。

記得在《爸爸回來了》,有這樣一幕:

女兒不小心摔倒了,他連忙抱起來,躲開人群和攝影機。嘴上小聲說著“我對不起小璐”。

在他眼中,照顧女兒的疏忽會上升到“對不起妻子”的層面。那時我有些摸不着頭腦,直到我看到他在博客中寫着:

“我把愛你,當成使命”。

把愛情當成信仰的背後,他不自知的是,原來喜歡一個人的第一感覺,是自卑。

他的卑微或許來自於人生背景的懸殊,以及女強男弱戀愛模式下的討好。

他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那就變成她喜歡的樣子。

打十幾個耳洞,即便化膿也不忍說。

輾轉兩座城市,只為陪她過一個聖誕節,悉心照顧生病中的她。

甚至要改變着裝風格,全因她喜歡,便愛屋及烏,學嘻哈音樂......

因為深愛着她的執念,甘願低入塵埃。

他讓我想起了王小波在《愛你就像愛生命》里寫過:

“你是非常可愛的人,真應該遇到最好的人,我也真希望我就是。”

他努力去成為那個“最好的人”。

只不過,他珍重的人並未理解、珍惜他的好。

他拚命工作,只為給妻女一個更好的生活。“2016年中國名人收入榜上,他排到了26名,年收入8160萬。”

他意識到自己沒有兼顧好家庭時,會自責,甚至想原諒,然後爭取多一些時間,陪伴家人。可真相終究水落石出時,他發了長文,企圖出面解決這場紛擾。

他沒有指責任何一個看客。

“我們作為公眾人物,享受了如此多觀眾對我們的愛(電視劇)戴,這一刻我無權去指責任何人。”

也沒有提及傷害他的人,即便面對自己最不願承認的真相,也將責任全盤歸咎於自己身上。

最不忍見到的,是一個在感情中處處維護、付出、妥協的人,在卑躬屈膝地道歉。

明明他已經努力去做一個好丈夫、好爸爸了。

一夜之間,殘酷的真相將他從對婚姻的美好理想中喚醒,就像林宥嘉唱着:

你可知道對我做過什麼最殘忍

就是你狠狠把我一夜之間變成了大人

從一個對愛有所期待的年輕人,變成肩負照顧家庭的責任的丈夫與父親,再到今日,歷經淬鍊,或有不甘,卻依舊要學會與過往和解的“一個人”。

我想,對於那段過往,當事人承擔著她理應承擔的一切。

而對於賈乃亮來說,這一切不是原諒,而是算了。或許只有與自己和解,才不至於活得那麼委屈,那麼累。

或許只有重新面對,才能給真正值得愛的人一個充滿期待的未來。

而他的深情專一,以及執着於維護所愛之人的擔當。

這些中國男人極度稀缺的品質,或許正等待一個真正值得的女孩兒,一個更懂得珍惜這一切的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她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