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潘多拉魔盒打開基因編輯嬰兒對人類意味咩?

122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對中國深圳進行的基因編輯嬰兒試驗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指突破倫理道德底線進行人體基因編輯,給整個人類群體帶來的潛在風險和危害係不可估量的。

周一,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一名副教授對外宣布,一對經過基因編輯的女性雙胞胎嬰兒於本月在中國大陸誕生。海內外輿論界對此一片嘩然。逾百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這項實驗,認為其嚴重破壞醫學倫理並終將禍害人類社會。基因編輯嬰兒究竟對人類意味咩?了解基因編輯的學者專家對於這個問題也議論紛紛。

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大陸降生科學家驚呼潘多拉魔盒已被打開

當地時間11月26日,有中國大陸媒體報導稱,深圳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雙胞胎嬰兒於本月在中國大陸誕生。主持這個基因修改實驗的深圳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聲稱,這對經過基因修改的女嬰,一出生即先天擁有抵抗愛滋病的能力。

中共官媒報導了一對經過基因編輯雙胞胎女嬰在中國深圳誕生的消息,結果引發包括科學家在內的社會輿論的強烈譴責。(網絡截圖)

這條消息一經公開,立即引發社會各界的強烈質疑。隨後有122名科學家發表聯合聲明,形容此項研究係〝瘋狂〞,並表示堅決反對和強烈譴責。

這份聲明表示,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意味着相關的生物醫學倫理審查形同虛設,對於這樣涉及到人類醫學倫理的重大問題,竟然允許相關人員直接進行人體實驗,這隻能用〝瘋狂〞來形容。

聲明強調,CRISPR基因編輯技術的脫靶問題不解決,直接進行人胚胎改造並試圖產生嬰兒的任何嘗試都存在巨大風險。此項技術在世界上早就已經具備,並沒有任何創新,但一直沒有任何國家的科學家去做這種人體試驗,係因為存在脫靶的不確定性、其他巨大風險以及更重要的倫理道德底線等問題。冒然進行這樣的實驗會帶來咩樣的影響,沒有人能預知,其給整個人類群體帶來的潛在風險和危害係不可估量的。

聲明又講,這對於中國生物醫學研究領域在全球的聲譽和發展都係巨大的打擊,對中國絕大多數勤勤懇懇科研創新又堅守科學家道德底線的學者們係極為不公平的。

聲明強調,〝國家一定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據了解,簽署聯合聲明反對有關實驗的大多係在國內科研機構任職的科學家,其中也有少部分人在國外機構任職。

一時間,基因編輯嬰兒降生將給人類帶來怎樣的影響以及難以掌控的巨大風險等問題,也成為基因研究業界討論的焦點。

基因編輯嬰兒的降生對於人類究竟意味着咩

果殼網日前也刊發文章,介紹〝基因編輯嬰兒〞的基本概念,並分析了這項研究可能對人類社會產生影響。

文章講,〝基因編輯嬰兒〞簡單來講,指的係利用CRISPR基因編輯技術修改受精卵或早期胚胎的基因。而從已公開的資訊來看,這次中國深圳降生的這對女性基因編輯嬰兒,主要係編碼CCR5蛋白的基因被修改成了它的變體CCR5Δ32,這意味着經過人工技術,讓它少了32個礆基對。

理論上來講,通過編輯獲得CCR5Δ32可以讓擁有它的人對HIV-1有很強的抗性,但HIV病毒的毒株有很多類型,因此即使新生嬰兒通過編輯獲得了CCR5Δ32,也並不意味着就對艾滋病具有了完全徹底的免疫,尤其CCR5Δ32也還不能保護這對嬰兒不受中國大陸目前最流行的HIV毒株的感染。

同時,CCR5Δ32也會對感染後的炎症反應帶來不良影響,比如遭受啲黃病毒屬病毒(如西尼羅河病毒或者蜱攜帶的腦炎)感染後,這對女嬰將有更的高概率出現嚴重的癥狀,流感帶來的死亡率可能也會增加。更何況,使用CRISPR對人類的基因進行編輯,這個操作本身就係有相當的風險。

文章進一步講解了CRISPR基因編輯所存在的具體風險問題。

文章表示,CRISPR作為基因編輯工具雖然強力,但係很容易出現〝脫靶〞的情況——即錯誤地編輯了不該編輯的地方。如果實驗編輯的係農作物的基因,編輯完成之後的培養過程中發現〝脫靶〞了,還可以〝扔掉重來〞。但係在人類胚胎編輯里發生〝脫靶〞,那就係一個〝大問題〞了。

因為研究者只有一個檢測窗口——那就係胚胎早期。等到胚胎髮育起來再發現問題那就晚了,尤其當嬰兒已經出世,總不能那樣隨意的就把一個活生生的人給扔掉。更嚴重的問題係,經過基因編輯的嬰兒將來長大成人後還要結婚生子,那樣的話,脫靶帶來的錯誤編輯還會遺傳給她的後代。

現在最糟糕的問題係,根據美聯社的報導,中國深圳這次降生的基因編輯雙胞胎中,至少有一個〝沒有完全編輯成功〞。換言之,這個女嬰並沒有真正獲得對艾滋病毒的抗性,卻還係遭受了編輯過程以及相應的脫靶風險。也就係講,這次的這個實驗存在相當的安全和倫理風險。

文章最後指出,更值得擔憂的係這個案例所暴露出來的監管不足的問題。正如幹細胞療法這種醫療技術本來係很有前途的一項新技術,但因為中國大陸國內的監管不足,結果導致很多黑心診所打着幹細胞療法的名義進行昂貴而無用(甚至有害)的所謂〝治療〞。在這樣的背景下,CRISPR胚胎編輯會不會也出現類似的嚴重後果,係一件十分令人擔心的事。

海外也有評論人士指出,基因編輯技術其實國際社會早已掌握,但其他國家的科學家都嚴格遵守倫理底線,不在人體上來實施,唯獨中共治下的中國教授衝破禁區,做了別人不願意做的事情,這係受中共無神論洗腦後人倫道德底線喪失的一個典型例子。因為這兩個嬰兒將來長大係要結婚生子傳宗接代的,這會污染、打亂人體正常基因圖譜,所以這項研究的最終結果可能禍害全人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