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清華髮起吸金千萬研究 「天河工程」荒謬 南水北調投2844億未完工

由清華大學等聯合推出、旨在通過“騰雲調雨”解決西北乾旱問題的“天河工程”,早前獲國家正式立項,並撥款逾千萬元人民幣(約1,130萬港元)啟動研究,但近日被媒體踢爆涉“假大空”,甚至被專家斥為“荒謬幻想工程”。學者和輿論吁當局慎重投入,勿浪費納稅人血汗錢。

這項名為“天河工程”的項目,由中國水利專家、青海大學校長兼中科院院士王光謙發起。項目擬採用人工影響天氣技術,把長江流域豐沛的水汽雲團截留,誘導到乾旱的黃河流域下雨,實現“空中調水”,被媒體形容為“空中版南水北調”。據稱,項目有望每年在青藏高原三江源地區增加降水25億立方米,這對於乾旱的中國西北地區,不啻為大好喜訊。

被質疑倉促上馬

據透露,天河工程於2015年8月由清華大學牽頭髮起,青海大學、青海科技廳參與,獲青海省政府應承每年資助600萬元(約680萬港幣)經費。2016年申請中國科技部“科技創新國際化環境”類項目;去年11月啟動,獲經費1,002萬元(約1,130萬港元)。今年3月清華與青海省、中國航天集團簽戰略合作協議,共同推進;並先後在北京、深圳等地開研討會,邀中外諸多科學家參加。

上月22日, 大陸科學網《氣象學家實名批天河工程不顧質疑倉促上馬》一文引起廣泛關注,文章報道多名氣象學家實名質疑天河工程,稱其是“既沒有科學基礎也沒有技術可行性的荒誕幻想項目”;上海官媒追蹤報道,查詢牽頭單位清華大學、參與單位青海大學及為項目提供資金支持的青海省科學技術廳,但對方或推搪不談,或一問三不知。

涉事單位拒回應

清華大學負責天河工程課題的實驗室稱“科學辯來辯去,實驗室對此沒有回應”。青海省科技廳稱青海大學是項目責任單位。青海大學科技處則稱,天河項目是青海大學省部共建三江源生態與高原農牧業國家重點實驗室項目,與科技處無關。內媒郵件聯繫王光謙院士但無回復。牛津大學地理與環境學院環境變化研究所博士後俞劍君認為,天河工程是影響地球生態環境的工程,其最大問題是沒有評估清楚前倉促上馬。

缺水礙發展25年消失2.8萬河流

外媒報道,中國現時面臨最大的挑戰不是地緣政治,而是缺水問題。數據顯示,過去25年, 大陸北方有2.8萬條河流及水道消失,多數河流流速大幅減緩或完全乾涸。

去年冬北京逾百日沒雨

黃河為中國第二大河流,現時水量僅為1940年代的十分之一,且經常無法入海。而被譽為北京“母親河”、全長747公里的永定河,過去河面大而寬,但從上世紀80年代起,隨着城市擴張、人口密度增加,以及上游開發力度加大,最終造成斷流乾涸。

在北京市郊,永定河的河道變成一大片淤沙的河床,一座為控制永定河水而興建的水壩從未派上用場。保育人士曾沿河道步行700公里,形容“看到一條河沒了水,就表示死亡”。

去年冬天,北京創下歷來最長的無降雨、降雪紀錄,達112天。一名在永定河岸種花生的63歲農民指出,多年前她開始務農時,常有幼童掉進河裡淹死,但現在她要鑽井才能取用地下水。不過要取水都不容易,皆因北京附近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下降1到3米,今年要鑽到地下70米才取用到水,顯示乾涸問題日益嚴重。雖然當局提出南水北調工程解決缺水問題,但環保團體指出,這僅能作為短期方案,無法滿足北方省分的長期需求。

老毛首提南水北調投資2,844億未完工

大陸南水北調工程已耗資千億,但效果成疑。圖為河南淅川陶岔渠首全貌。互聯網

南水北調是指通過建設水利工程,把長江流域豐盈的水資源抽調送到乾旱的華北地區。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在1952年視察黃河時,首次提出南水北調的構想:“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如有可能,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

南水北調工程分為東線、中線和西線三條調水線路。東線工程在2002年底動工,由長江下游的江蘇揚州開始,途經安徽、山東和河北到天津,主要利用既有的京杭運河及周圍湖泊,沿線建設13級泵站逐級提水北送,輸水幹線總長1,156公里,2013年12月正式通水;中線工程在2003年底動工,始於河南省淅川縣,由位於長江支流漢江上游的丹江口水庫引水,最終抵達北京和天津,乾渠全長1,277公里,2014年12月正式通水。截至2014年7月底,東線、中線一期工程投資達2,525億元人民幣(2,844億港元)。西線工程目前尚在規劃階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