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大爺拍鳥:為誘拍不停放食 為找機位鋸斷樹枝!

據北京青年報11月25日報道,近日,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內的攝影師隊伍引起了廣泛關注。與傳統印象中攝影師的形象不同,這些攝影愛好者大多是退休的大爺大媽。為了拍攝一隻鳥,有些老年人會在凌晨3點鐘起床,開車前往奧森公園,為了“搶”到一個最佳機位。

奧森“拍鳥大軍”天剛亮就架起“長槍短炮”

北京青年報記者探訪時看到,一大早,幾十位大爺便趕到奧森公園內的一處小河邊,架起了“長槍短炮”,雖然整體有序,但偶爾也會有為了拍攝視線而鋸斷樹枝的現象。專家建議,不要長期為誘拍而投喂水果乾等食品,拍攝不要干擾鳥類正常生活。

拍鳥者在放誘餌攝影/張曜麟

探訪

退休老人凌晨5點趕來拍鳥

近日,有網友上傳了一組“奧森公園拍鳥大爺”的照片,引發了不少關注。照片中,百餘名退休的大爺大媽圍站在小河邊,架起了“長槍短炮”,在拍奧森公園裡的鳥。

11月20日上午6點,北青報記者來到現場探訪看到,儘管天還沒亮,但奧森公園的“拍鳥地點”附近就已經聚集了十多名攝影愛好者。家住南苑機場附近的劉大爺是第一次來這裡拍鳥,在此之前,劉大爺就在網上看過不少奧森公園內鳥類的美圖,也因此特意開車過來尋找好的機位,好拍出一張滿意的美圖。“以前聽朋友說過這裡不大好找車位,我3點起床,不到5點半就來了,來了才知道公園6點開門,我在車裡等了半個多小時,一開門我就趕緊跑過來,就怕來晚了搶不到好機位。”

劉大爺稱,來這裡拍鳥的以中老年人居多,尤其一些老年人退休以後沒事幹,慢慢找到了拍照片的興趣愛好,大家平日里還經常交流學習,分享攝影作品。“我是從2014年開始接觸的攝影,那時用的還是入門級微單,後來開始喜歡上了拍鳥,在跟專業拍鳥的老師學習過後,才體會到了什麼叫差距,相機硬件、電腦軟件、鳥類知識、攝影理論四大方面的知識都需要學習掌握。”

為了拍鳥,劉大爺還特意花了幾萬元配了一整套專業攝影設備。劉大爺告訴北青報記者,現場不少的鳥類攝影愛好者同他一樣,器材都非常昂貴,價格普遍都在幾萬元到十幾萬元不等。而且不光設備貴,一些狂熱的拍鳥愛好者甚至特意到世界各地去拍鳥,大家結伴出遊在圈子裡很常見。

細節

有鳥類愛好者自帶樹枝食品誘拍

早上7點,天開始亮起來,開園一小時後,拍鳥愛好者就從十幾人擴大到了四十多人,來晚的只能在人群後方尋找空隙來固定支架和相機。北青報記者注意到,其中一名拍鳥愛好者在固定好相機後,還拿出了一截碗口粗的樹枝和一大罐葡萄乾,試圖放在河邊。

這名愛好者告訴記者,來這裡的攝影愛好者主要是拍一種叫“紅嘴藍鵲”的鳥。樹枝是他們用來拍鳥的“道具”,他在樹枝的分叉上綁上了一個馬蜂窩,將葡萄乾放到馬蜂窩裡引誘紅嘴藍鵲過來。這名拍鳥愛好者將樹枝插到離湖岸不遠處的石頭縫中。北青報記者看到,不到10分鐘便有五六隻紅嘴藍鵲飛來搶食樹枝上的葡萄乾,拍鳥愛好者們立即按下相機快門抓拍飛來的紅嘴藍鵲。

“鳥吃完了就飛走了,他們為了誘拍會不停地往裡放食,有一部分拍鳥愛好者只為了拍一張好看的照片而忽視鳥的生活習性,這種引誘拍攝我認為很不妥。”市民鞏先生也是一名鳥類攝影愛好者,但平時更注重觀察鳥類在野外的生態習性,每逢閑暇時間,鞏先生便會同微信群內的鳥友們一起組織到戶外觀察拍攝活動。鞏先生對北青報記者稱,他來奧森公園還會帶一副雙筒望遠鏡,在用相機拍鳥的同時,鞏先生還不時舉起望遠鏡來觀察。“這個就是普通的雙筒望遠鏡,用來觀察鳥類的生活習性和生態特徵,我在拍鳥之前都會先去觀察了解這些鳥的習性特徵,在不干擾到鳥類的情況下才會進行拍攝。我只野拍,不會去誘拍。”

亂象

有拍攝者為找機位鋸斷樹枝

北青報記者在現場發現,在這些拍鳥愛好者拍攝的同時,也有一些不文明現象發生。其中一名攝影愛好者來得較晚,現場已經沒有較好的拍攝機位,於是這名攝影愛好者在遠處架好相機後,從隨身攜帶的背包中掏出一把短鋸將擋在相機前的一根小樹枝鋸掉。

鞏先生稱,一些拍鳥愛好者只是為了拍出一張好看的照片,但並不了解鳥的生態習性,無意之中對鳥產生了傷害。甚至還有一部分人為了拍鳥而去故意傷害。“為了拍鳥起飛,用礦泉水瓶和石頭扔鳥,或者拿透明的線和大頭針串上食物來誘拍鳥,我們非常反對這麼拍鳥,應該尊重自然,觀察了解鳥的習性比拍照要重要,盡量不要打擾到鳥的覓食和棲息。”

11月21日,北青報記者從奧森公園管理處了解到,只要有遊客進入公園難免會對環境產生影響,但公園也會歡迎鳥類愛好者前來拍攝,前提是攝影愛好者並不傷害鳥類,公園也會加強巡視。

專家

應文明拍攝不干擾鳥類生活

11月23日,鳥類專家張女士對北青報記者介紹,攝影愛好者拍攝的紅嘴藍鵲屬於雀形目鴉科,是北京很常見的一種留鳥(即常年生活在一個地區,不隨季節遷徙的鳥)。

張女士稱,誘拍投喂的食物與鳥類在野外正常覓食的營養結構不同,野生鳥類在野外雖然也會撿食少量水果乾作為食物,但誘拍所用的水果乾糖分過高,長期投喂則會對鳥類的健康造成影響。

此外,張女士認為,長期投喂和近距離拍攝會改變鳥類的動物行為,對鳥類的生活習性產生干擾,時間久了鳥類會對人類的投食產生依賴感,“變得不怕人,不會去野外主動覓食”。對於一些遷徙的鳥類而言,如果看到某一地區食物充裕,便可能會長期停留,因此錯過遷徙。

張女士建議,攝影愛好者拍鳥是其興趣愛好,但也應注意要文明拍鳥,並自覺遵守自然規律,不要為了一己私慾而去干擾鳥類的正常生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北京青年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