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遭到不公平待遇?中國留學生抱怨美國學費太高

德克薩斯大學達拉斯分校的中國學生參加新生入學培訓。

當一些美國學生在校園裡看他們超過36萬名中國同學時,他們認為自己看到的是不必為錢發愁的國際學生。

病毒式傳播的新聞報道顯示,來自中國的留學生駕駛着高端汽車,並不需要為學費發愁。

但許多中國學生說,他們的家人多年來一直在存錢,以供他們在昂貴的美國大學裏接受教育。中國留學生佔美國100多萬留學生的30%。

張業明(Yeming Zhang,音譯)是一名中國家長。她說:“我通過精打細算和攢錢來準備學費。”張業明每年要花9萬美元供女兒在馬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大學讀書。她說,為了給女兒攢學費,她賣了10年攢下來的建築設備。

琳達·周(Linda Zhou,音譯)表示,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她在英語語言中心和國際學生中心做接待員,每周工作15個小時。美國簽證對國際學生的工作人數和地點有限制。

許多其他的中國學生也通過工作來支付食物和衣服等開支。馬薩諸塞州漢普郡學院的趙學萌(Xuemeng Zhao,音譯)說,他同時做四份工作,每天只睡六個小時。來自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鄒薇薇(Vivi Zou,音譯)是咖啡師,每周工作8小時。

在美國1百多萬國際學生中,大約65%的學生自付學雜費,其來源有父母、個人工作收入,還有的是依靠本國政府提供的獎學金。根據華盛頓國際教育研究所(IIE)的數據,有超過80%的本科生是自己或靠家人付學費。

許多留學生來自中產階級或中上層階級家庭,他們每年支付的學費在2.7萬美元到7萬美元之間。當他們申請學生簽證時,必須證明他們能夠負擔得起每年的費用,而不僅僅是飛往美國的機票。

密歇根大學發言人里克•菲茨傑拉德(Rick Fitzgerald)就此解釋道:“擁有F-1、F-2、J-1、J-2和G系列[外交]簽證的國際學生必須出示足夠的資源證明,以便在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就讀時支付費用,聯邦法規限制財政援助。”

儘管費用高昂,許多中國家庭還是為孩子的大學教育做了多年的準備,認為他們的孩子值得接受良好的教育。

趙明軍(Mingjun Chao,音譯)的孩子就讀於南加州大學。他說:“我認為上美國的大學為我兒子提供了一個更廣闊的平台,會拓展他的視野和社交圈。我們靠自己存的錢給他付學費。”

張業明也說:“我把孩子送到美國大學是讓她能接觸多元文化,適應多元化的社會。”

但中國學生到美國後,發現自己付的費用遠遠超過大多數的美國學生,有人開始對這方面的差異提出質疑。

“對於美國學生來說,學費低於國際學生是可以理解的,”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中國學生劉天澤(Tianze Liu,音譯)說,他們應該享受自己國家的公共服務。

他接著說:“但是,有時我們的學費是他們的10倍。”

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招生管理副教務長丹曼解釋說,“國際學生的學費通常較高,因為他們不支付聯邦稅或州稅,而這些稅款為大學運營和研究機構提供資金。”

例如,來自馬薩諸塞州的一名學生將在馬薩諸塞大學支付州內學費,但是在加利福尼亞州的一所公立大學就像國際學生一樣支付州外學費。在2016-2017加利福尼亞大學系統中,州內居民和州外居民的學費和雜費分別是15397美元和43411美元。

IIE的研究和戰略高級顧問拉吉卡·班達里(Rajika Bhandari)說,過去30年,美國公立學校的成本增加了213%,私立學校的成本也漲了130%。學費的持續攀升與高校的公共資助減少有關。

華盛頓的無黨派機構“預算和政策優先中心”在其網站上指出,去年國家對公立兩年制和四年制學院的資助比2008年低近90億美元。

該機構說:“自大衰退的十年來,國家對公立學院和大學的支出在近期有所增加,但仍遠低於歷史水平。”

根據國際教育協會的數據,國際學生在2017-2018年度為美國經濟貢獻了420億美元,涉及高等教育、住宿、餐飲、零售、電信、交通和醫療保險等領域。

他們幫助支持美國超過45.5萬個工作崗位,這意味着每七個國際學生就創造了三個工作崗位。

非營利性研究機構“城市研究所”的高等教育金融專家桑迪·鮑姆(Sandy Baum)說,中國學生“支付的費用不超過標價”。

“相比從教育中的收穫,他們花的這筆錢很值。在大多數私立大學,所有學生都得到補貼-包括中國學生。只是全薪學生得到的補貼要小於經濟援助。”

據報道,一些中國學生接受了美國大學的經濟援助。來自密蘇里大學哥倫比亞分校新聞學院的大四學生亞歷克斯·孔(Alex Kong,音譯)稱,他在三年內獲得了7600美元,包括獎學金和經濟援助。

亞歷克斯說:“這很令人鼓舞,促使我把更多時間投入學業。我申請了經濟援助和獎學金以減輕家人的負擔。這也是我在經濟上獨立的第一步。”

亞歷克斯通過谷歌搜索了解到如何從他的大學獲得援助,並按照步驟完成了表格。但是,他說:“我的很多朋友似乎都不知道援助和獎學金。如果你自己不問這個問題,沒有人會告訴你。”

中國學生說,他們覺得畢業後有必要通過高薪工作賺回學費。

“如果不是我的父母支付我的全部學費,我會更快樂,受到的壓力也更少。他們這樣做讓我感到內疚,”在田納西州范德比爾特大學上大四的中國學生琳達·周說。“學費就像我父母對我的投資,我必須給予獎勵和回報。如果我沒有這樣做,我會對自己感到失望。這一點很重要。”

琳達說,當時決定上大學時,她優先考慮大學排名而不是經濟援助。

她說:“申請美國大學時,我對經濟援助和獎學金知之甚少。但如果我可以再次選擇,我會申請經濟援助和獎學金,並接受給我錢的學校,即使它可能排名較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