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呂佳穎:「金馬風波」重點不在統獨 在民主教育

金馬獎頒獎典禮上,紀錄片導演傅榆那句“希望我們的國家被當成獨立個體看待”,為什麼會被有些台灣人說挑釁?

“韓流”又為什麼吹得起來?為什麼在造勢場合上唱愛國歌曲,甚至是軍歌,會有人買單?

這些問題,都牽扯到台灣的認同問題和民主教育,儘管敏感,卻也很重要!

“青海的草原,一眼望不完,喜馬拉雅山峰峰相連到天邊……”,這是中華民國頌。

近三年我在華府傳統僑社主辦的國慶升旗、元旦升旗都會聽到這首歌,甚至還有“我愛中華”、“梅花”等早年被定為“愛國歌曲”的歌曲。

有些人在第一時間聽到這些歌曲的反應,不是詫異,就是驚呼“拜託!什麼年代了!”

但是可曾想過,老僑為何要唱這些歌?

同樣的道理,如果不去思考在韓國瑜的場,為什麼有人光是聽到中華民國頌就很感動,只是一味的說韓國瑜沒能力當高雄市長的話,就會讓“認同”問題繼續困擾着台灣,那麼2020的總統大選將會有更嚴重的撕裂。

台灣這座島嶼命運多舛,從以前的不斷被殖民,再到中華民國政府播遷來台,之後的228、戒嚴、白色恐怖、退出聯合國、解嚴、總統直選...,都造成這座島上的人們認同分歧,有人說台灣,有人說中華民國,很大因素是因為缺乏“同理心”和“和解”。

所謂的和解,絕對不是曾經發生的當成過了就算,而是必須發自內心的去理解,當年的被害家屬,要把在戶口名簿上註記着“槍決”的印記拿掉,那才能把心裏最底層的驚懼陰影拿掉;同樣的,能否去體會為什麼有人唱“中華民國頌”會那麼的熱情,因為那是他自己,或是他爺爺、他爸爸的青春和價值,而他們眼中的中華民國並不是中國,這樣才能明了“韓流”為什麼會催出那麼多人,而不是只將韓流全打為“不滿年改”的人。

這是一個需要彼此了解、包容的課題,台灣人已經修習了數十載,無奈還是不及格,因為當提到轉型正義時,會有人覺得為什麼過去的事要一直提;當聽到愛國歌曲時,也會有人一臉不屑,那神情就是一副“夠了吧”的不耐煩!

在華府和老僑接觸後,才知道他們堅決反共,並且強力支持中華民國,不論中國如何威脅利誘,還是毅然決然的升起中華民國國旗。明了個中緣由後,往後幾年升旗時聽到愛國歌曲,就沒那麼不自在了,偶而也跟着哼個兩句,那是對老僑的體貼。

老僑會反共和支持中華民國,是歷史的必然,當年國共內戰,他們被逼少小離家,如今都已是垂垂老者,要他們支持中國,不能說不可能,但是這有先天情感上的違和感,想通這點後,該跟他們願意升起中華民國國旗說聲謝謝,也該對他們吟唱的愛國歌曲給予理解和尊重,這是“和解工程”的一環。

別說台灣分藍綠,其實海外的僑胞也是分藍綠,但是今年開始看到和解的曙光。因為今年的華府國慶升旗,有台僑參與,雖然只來一個,但是至少有了開始,也聽到有人在現場說,以後應該要更積極的邀請台僑來;前陣子才辦完的華府台灣同鄉會50周年慶,偏藍的僑務委員有受邀,他們也都到場,司儀還在台上一一唱名介紹。

“對那面旗子,還是有點感冒...”、“那是獨裁政權帶來壓迫我們的旗子”...,這是台僑在意的點,但是歷史並非直線向前,很多時候歪歪曲曲,看似後退卻是向前。

那面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承載着很多人的喜歡和不喜歡,不管你的好惡如何,這面旗子現在就是最大公約數。綠營的公職從無法接受,到可以拿着它上街,綠營的人選上總統,也得在國旗前宣誓,很多事不是喊喊就能成,就是得凝聚共識,當台灣的主體意識越來越高漲,大家的認同趨於一致時,才有國家正常化的一天。

認同青天白日滿地紅的那面旗,並非就是認同中國,而是對於當年跟着蔣介石政權來台的人們多點將心比心,更是人們出門在外的情感投射,很多在國外待過的人,應該都不喜歡被當成中國人的那種厭惡感,此時不捍衛那面旗子,是要捍衛什麼?反之,當有人挺身捍衛那面旗子時,能否不被說“你不是綠的嗎”?

台灣自由民主,享有言論自由,但是台灣有民主教育嗎?

歐巴馬在卸任總統時的告別演說提到“當我們把民主視為理所當然,民主就會受到威脅”。

一個卸任總統為何還要論述民主價值?美國可是老牌的民主國家呢!

人是自私的動物,當自己的權益受到侵犯,或是因為私念,就會忘了尊重、多元、公平的價值,因此民主需要時時提醒和捍衛!

在美國的公立學校,從幼稚園、小學、國中到高中,每天的第一堂課前,都要把右手放在心胸的位置上宣誓。

I pledge allegiance to the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and to the republic for which it stands,one Nation under God,indivisible,with liberty and justice for all.(我謹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國旗及效忠所代表之共和國,上帝(上天)之下的國度,不可分裂,自由平等全民皆享。)

這樣的效忠宣誓,在美國不是去做公職時才需要做,舉凡學校的第一堂課前、大型比賽前、歸化為美國籍前、國會開議前...都要做。這是因為美國不是一個擁有悠遠歷史文化的國家,還是個移民國家,組成份子多且廣,大家在缺乏共同歷史感的情況下,對於自由、民主、平等這種立國的價值,就需要天天耳提面命。

不過在美國也不是沒人反對宣誓,覺得誓詞中的“上帝”字眼,違反憲法不確立國教的精神。官司儘管還在進行,但是社會普遍認為這個“上帝”不是只局限在基督教義中的上帝,而是廣義的上天的意思,因此很多州的公立學校還是繼續要孩子效忠宣誓。

同樣的,台灣的民主才22歲,是不是也該好好從長也從小的計議一下“民主”和“公民”教育要怎麼做?

不要每次遇到事情時,才來發現台灣人的民主素養和警覺心都不夠;要不就是一言堂的教育太成功,導致大家都不思考、鄉愿,甚至讓所謂的自由、民主無限上綱到刁民的境界;遇到分化挑撥的假新聞、假資訊,還很容易就被牽着鼻子走,彷佛思考這能力,不認識我們,我們也不認識它一樣。

如果我們的民主教育很成功,大家都知道民主需要捍衛和維護的話,對於傅榆在金馬獎頒獎典禮上說的話“希望我們的國家被當成獨立的個體看待”,就會只有肯定和激賞,因為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國台灣,這攸關國家定位,不管任何場合都不容混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