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豈止D&G辱華 中國網絡上全世界都在辱華

中國媒體稱,D&G“起筷吃飯”廣告旁白所用的“中式發音”、傲慢的語氣以及模特兒用筷子的奇怪姿勢,均存在歧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嫌疑。(圖片擷取自Youtube)

如果用中國的網絡搜索“辱華”與“愛國主義”這兩個詞,能搜出幾百萬條不止,比如光辱華的就有日本辱華、韓國辱華、美國辱華、瑞典辱華、中國留學生與國外留學生辱華,甚至於全球知名媒體公司BBC、CNN、紐約時報更是多如牛毛地辱華。中國網絡上呈現出的結果就是:全世界亡我之心不死,全世界都在辱華。

跟辱華一詞最匹配,也是中國人必談的,肯定屬愛國主義,就像筷子是一對而不是一根。愛國主義一詞在中國就更多了,自上而下,不管是網絡上,還是現實標語,從最高領導人到鋪天蓋地的官媒,以及各地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乃至於連貴州大山溝里的小學生都刻苦銘記愛國主義。

近些年,中國在辱華一事上往往掀起國際驚濤駭浪,從前幾年的抵制日貨到打砸搶,再到最近兩年的抵制韓國薩德、樂天,到今年以來的瑞典辱華、意大利奢侈品品牌D&G辱華。

從義和團到紅衛兵到今天的愛國賊

比如最近意大利奢侈品品牌D&G就非常傷害了中共官方和中國人民的感情。不過就因為一起廣告宣稱片,標題為“起筷吃飯”。其中的模特展示了如何使用筷子吃Pizza、意大利式甜卷等食物。

廣告中筷子被稱為“小棍子形狀的餐具”。中國媒體稱,片中旁白所用的“中式發音”、傲慢的語氣以及模特兒用筷子的奇怪姿勢,均被質疑存在歧視中國傳統文化的嫌疑。

這一導火索引發了D&G創始人之一、設計師Stefano Gabbana的社交媒體帳號與網友爭辯。此為“辱華”事件進一步升級。

辱華升級的直接後果是,中國官媒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紛紛輿論上陣。當政治事件一發生後,商業方面,中國電商平台天貓、京東、蘇寧、唯品會、小紅書等紛紛回應,均已下架與D&G相關的產品。該品牌被中國主要線上銷售管道全面封殺。

值得玩味的另一面是,此前受到中國官網嚴格抨擊涉及偷稅漏稅天價薪酬的明星群體,也紛紛調轉槍口,以愛國主義的口吻與堅決不合作的態度,跟D&G劃清界限。

辱華很嚴重,不僅要現實予以消滅,抵制,禁止銷售,不准你進入,還要在意識形態方面,站在中國人民的立場上堅決消滅你。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11月22日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不如去問問中國的普通民眾,問問他們是怎麼想、怎麼看這件事的。

這麼多年,經歷過這麼多次抵制辱華事件,作為一個觀察者,我習慣把這些人稱之為愛國賊。這些愛國賊的本色底蘊跟晚晴時期的義和團運動以及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文革期間的紅衛兵沒什麼區別,這些愚蠢的抵制,除了說明對個體與國家關係的無知認知與情緒宣洩,可以確定沒有任何意義,純粹是為了蠢而蠢,為了罵人而罵人,為了國家主義而國家主義。

這些愛國賊很可悲,一生活在虛幻的國家主義懷抱里,一生活在電影戰狼里認為有國才有家,一生活在分不清是與非,而永遠不知道自己才是國家的奴隸的虛假角色里。

可憐可悲的關鍵在於被洗腦

活在一個虛幻分不清現實的國度,天天吃着地溝油,天天呼吸著最惡劣的空氣環境,連小孩打疫苗都是有毒的,背負著沉重的房貸,夜以繼日的工作,即使再努力,更大的威脅還來自於法治的不彰,因為法治從來不代表着真正意義上的法律、人權與制度建設,所以,它不過是權力部門維穩的合法外衣,所以,你絕對無法在這裡感受到真正意義上的法治,比如人權、自由,未經允許不允許拆遷,員警執法能不能不野蠻?顯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愛國賊最大的誤區是認為國家跟自己有關係,其實倒真沒有關係,愛國賊並不具備納稅人權利,愛國賊僅僅是奴隸,對,如果說有責任,那也僅僅是奴隸與奴隸主的關係。

而奴隸拚命守護主人,對外向狗一樣汪汪汪叫,對內永遠都只能做一個想怎麼被蹂躪就怎麼被蹂躪的豬狗牛羊。這就是現實中國社會這些愛國賊們的現狀。

愛國賊們的無知,恐怕還無法理解,在國內國外,在中國漫長的幾千年歷史中,辱罵在全世界從來都屬於國與國之間“言論自由”的邊界。因為這種言語衝突,不涉及具體的個人,也就沒有法律意義上誹謗的司法解釋。比如中國人還經常說美國佬、日本鬼子和韓國高麗棒子呢。

這原本就一點不具備政治高度,都被中國式愛國賊炒作來炒作去。任何人任何公司,對某一個群體的印象,都可能擴大到一個國家一個區域,比如東亞病夫這個詞,你可以說它指中國,也可以說指整個東亞,也許會涉及言語上的冒犯,但它真不是多大的事,我又沒具體指明東亞並非是某某某。再比如,你去非洲去之後,感覺非洲太爛了,那非洲人民就能群起而攻之抵制你嗎?這顯得有異常滑稽和搞笑。

當然,必須要指出的是,中國從義和團至今的愛國賊抵制運動,其關鍵因素都在於當政者對愛國賊們的愚民教育。這些人從小到大,被集體主義被國家主義被嚴重洗腦,他們更無法接觸真正的多元世界,也從來沒有經歷過民主的訓練,民主的罵戰甚至於打架、仍鞋子。

因此,中國愛國賊現象並不奇特,他們僅僅是一群非常可憐的奴役。可憐可悲的意義要遠遠大過於他們動不動就抵觸這個抵觸那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