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健康養生 > 正文

程序員嗓子痛幾小時後差點身亡 竟因為

男子嗓子痛不當回事,幾小時後不治身亡。

一名33歲的程序員,同樣得了這種病,卻靠着自己的冷靜和醫生的全力搶救,硬是從鬼門關闖了出來...

時隔多日,他把這段垂死經歷詳細地記錄下來,希望給所有人提個醒!

1

垂死經歷步步驚心

病程記錄有點長

建議大家耐心看完

3月28日,周三,對於大家來說,是一個普通的日子,但對於我和我的家庭來說,差點成為悲慘的一天:我因急性會厭炎導致呼吸困難,差點和這個世界說了拜拜。

13:00

午飯後遛彎回到工位,感覺嗓子不舒服,吞咽唾液時有撕裂感。

因在半年前,有過一次急性會厭炎的經歷(當時較輕,打了一針甲強龍就好了),隨即就給領導說了聲,到了醫院就診。

13:15

到了醫院後,掛了耳鼻喉科急診號,大夫看了以後,確診為急性會厭炎。

大夫隨即打電話問有沒有病床,答覆沒有後,大夫說,你現在處於危險期,由於病房沒有床位,我給你開個靜脈推注激素(甲強龍)。

去急診打完後,建議去醫院打三天的抗生素。

13:36

在醫院急診推注了甲強龍。

14:20左右

宣武中醫院打上了吊瓶。

15:45左右

宣武中醫院打吊瓶過程中,劇烈咳嗽,咳了一會後,有所緩解。

15:55左右

突然發現呼吸有聲音了,幾次深呼吸後,感覺到呼吸不那麼通暢了,心有些慌了,決定繼續回醫院急診科,按鈴,拔針.....離開宣武中醫院。

16:00

騎摩拜到達醫院急診科,不知道是由於劇烈運動還是水腫,已經完全堵住了氣管,自己明顯感覺到了呼吸困難,有被人掐脖子的感覺。

擔心後面可能出現失聲,在手機寫上了“急性會厭炎,呼吸困難,求救”的幾個字,以備後用。

這時可能是因為呼吸不暢,心理已經極其緊張。

友誼醫院喉科急診是在六樓,當時打算坐電梯。但是走到了電梯口,發現要等一兩分鐘,而這一兩分鐘對我來說,可能是要命的,當時就跑向了急診科,像一個無頭蒼蠅似的亂竄,見到醫護人員就說不行了,呼吸困難,求救!

經指引,我順着路標找到了內科,這時嗓子已經幾乎說不出話來了,把事先打在手機上的字給了內科大夫看。

內科大夫看到後,立即起身,給正在看的患者說,稍等下,這裡有個急症。並帶我到了隔壁的護士站,給護士說趕緊給耳鼻喉打電話,趕緊上氧氣。

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坐在凳子上,靜靜地吸氧,等待護士配藥,等待耳鼻喉的大夫的到來。

16:10左右

已經注射了大夫開的葯,耳鼻喉科的彭哲大夫也拎着氣切包下來了,簡單詢問了病情後 ,又讓護士給我推注了甲強龍,其他耳鼻喉參與搶救的大夫也陸續趕來。

其中王國鵬大夫到了之後,看我有點緊張,一直安慰我說,你別緊張,我們都在這裡了,氣切包也在這裡,你配合我們,有可能就能避免開這一刀。

這時我給自己減壓說,大夫都來了,命應該能保住了,自己應該盡量平靜下來,儘力的多吸氧。

王大夫正在電話聯繫手術室。

過了幾分鐘後,王大夫詢問了我現在的情況,在得知我呼吸沒有改善後,對大家說,對激素不敏感,準備手術。

16點30左右

在我什麼證件都沒帶,家屬也沒在,也沒有交任何錢的情況下,手術開始了,一段時間後,聽到馬玥瑩大夫說了一句:“這個時候他是最舒服的了。”

我自己突然感覺到透氣了。我活過來了!雖然心跳依然過速,但是能呼吸的感覺真好。

17點左右

氣切管安裝完成,手術成功。

大夫拿着移動的電子喉鏡觀察,我的會厭部位都腫成球了,而且是已經推注了激素的情況下,這種對激素不敏感體質確實少見,幸好來得及時。

氣切後是無法說話的,比划著讓大夫幫我拿來了紙和筆,在紙上鄭重其事寫下了:謝謝救命恩人。各位大夫都說,應該的。


網絡圖片

經歷這次鬼門關

總結了5點感悟

↓↓

1.希望大家重視咽喉腫痛,如有身體不適儘快去醫院治療。

2.希望大家都知道”急性會厭炎”這個毛病,它來勢兇猛,很容易腫脹堵住氣管窒息,本人會厭迅速腫脹的過程只有10分鐘左右,所以確診為急性會厭炎後哪也不要去,就在醫院治療,不然很有可能發生悲劇。

3.這個世界上重要的東西有很多,可是沒有一個好的身體什麼都沒有用,所以儘可能保持好的睡眠,正常飲食,保持鍛煉,提高免疫力。

4.如果遇到類似的危機情況,冷靜是第一位的,因為只有你自己冷靜才能尋找最好的辦法,還有請相信醫生,配合能讓你有更多的生還機會。

5.感謝友誼醫院醫護人員的全力搶救,是你們把我從窒息的邊緣拉了回來,讓我還能自由的呼吸。

2

急性會厭炎

為什麼如此兇險

急性會厭炎,這是什麼毛病?為什麼發起病來這麼兇險?

會厭,位於人體舌根部。急性會厭炎是喉科急重症之一,主要表現為會厭高度水腫。

浙大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醫師肖芒說——

“急性會厭炎發病早期,一般來說,癥狀僅僅是咽痛,但從早期發展到嚴重程度,有時候幾個小時甚至十幾分鐘,就會出現像網上程序員那樣的嚴重呼吸困難。病情可在瞬間加重,所以,喉嚨痛千萬不能大意,及時重視、及時治療,真的非常非常重要。”

此前,肖醫師接診過一位40歲左右的患者秦先生(化名)。

秦先生起初有些感冒癥狀,咽喉疼痛,到當地醫院就診。一查,會厭水腫明顯,當地醫生建議秦先生留院觀察,但秦先生覺得,這是小題大做。

秦先生認為,自己以前喉嚨痛,吃點抗生素或者靜脈用點抗生素都能奏效,就讓醫生給他開些抗生素,堅決要求回家。

當地醫生無奈,只能反覆交代清楚病情,並讓患者簽署病情告知書。

秦先生在家待了五六個小時,感覺呼吸不暢,有點梗阻感,再次去當地醫院就診。

這次,醫生經過檢查,強烈要求他留院觀察,並建議必要時需要做預防性氣管切開,結果秦先生還是堅決不同意,要求靜脈輸注抗生素,並埋怨當地醫生水平差。

最後,沒辦法,秦先生吵着要自己開車到杭州綜合性醫院檢查。

讓人遺憾的是,從當地醫院到杭州,就這麼短短的一小時路程,秦先生卻走了一條“不歸路”。

肖醫師惋惜道:“到我們醫院的時候,人已經是抬下來的,非常遺憾。其實當地醫生的診斷並沒有錯,是秦先生自己耽誤了自己啊。”

這名程序員說,之所以把親身經歷詳細記錄下來,就是想為大家科普一下急性會厭炎,這種病真是非常兇險。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忙碌,還有詩和遠方。但沒有健康,何來詩和遠方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現代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健康養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