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澳洲華女回國被官員打傷 維權無門

劉先生是在澳工作的華人。今年五月份回成都探親的時候,哺乳期妻子趙女士被兩名男子暴打致傷。然而,只因打人者是廳級幹部,維權之路遙遙無期!

趙女士與劉先生在悉尼新年燈展上的合影

今日澳洲App記者獨家採訪了這對夫妻,後者沮喪地說,“我們一度以為他們不是涉黑就是涉惡,要不然怎麼有這麼大的能量?”

“在成都沒有我擺不平的事!”

劉先生在悉尼工作多年,於2017年11月份遞交技術移民申請。“一切順利的話,明年2月份就能與家人在悉尼團圓。”

誰知今年早些時候回國探親時,碰到了一件讓劉先生一家極其憤怒與失望的事情。

事發5月20日,當天上午10點40分,生完二胎半年多的趙女士和丈夫帶女兒下樓買菜,在小區電梯里碰到兩人。就是與這兩人發生口角,隨後遭來拳腳相加。對這個家庭而言,好比“無妄之災”。

“其中一個年輕一點的女人,說我家狗狗上次嗅了她一下。但是這隻小狗才一個月不到,我從菜市場的一個紙箱子里把它帶回來之後,從來都沒帶下過樓。”趙女士說。

“3個月之內需要給狗打疫苗,我就想等着天暖一點再帶它去。”

“讓我特別不能理解的是,就算上次嗅她,為什麼這次才說?空口無憑啊,你總要證明就是我家這條狗?”

“她語氣特別差,手裡拿着奔馳車鑰匙,一直指着我,說和狗坐同一個電梯,會得狂犬病!”

雙方因此發生爭吵。

事發監控記錄

趙女士告訴記者,吵架時,該名年輕女子囂張地說,‘你今天找110來都沒用,在成都就沒有我擺不平的事’。”

“我特別不服氣,說你家是黑社會嗎?年輕女子就回,你別管嘛,有本事你就報警!”

吵架升級,年輕女子認為趙女士侮辱了在一旁的母親,立刻撥打電話,叫來自己的丈夫和父親。

“讓你這輩子都別想再生娃娃!”

據趙女士描述,兩名男子下樓後,先是被自己的丈夫給攔住。其中一位老年男子隨後強衝過來,先後操起垃圾桶、滑板車、鐵鍬等物品,但都被圍觀群眾阻止。

這名年老男子聲稱要上樓拿刀下來“砍人”,趙女士憤怒中回嘴並意欲離開,卻被對方給“拎”了起來,再推倒在地。

“我雙膝跪地疼痛難忍,勉強站起來撿了只拖鞋扔了出去。”

事發監控記錄

趙女士對記者確認,另外一名年輕男子突破其丈夫的阻攔後,衝過來連揮兩拳,並將其推倒在地。“他不停地踢我肚子,還罵:‘讓你流產讓你流產,這輩子都別想再生娃娃。’”

小區保安隨後報警,成都市高新區公安分局三瓦窯派出所的警察到達現場進行處理。

趙女士腿部出現萎縮

趙女士腿部傷口

趙女士的傷情鑒定書

根據四川求實司法鑒定所的鑒定結論,趙女士因為在5月20日的衝突中受傷,被評定為輕傷二級。目前趙女士已經恢復了生活自理能力,但仍留下明顯後遺症。因為股神經受損,走路等日常行動受限。截至目前,光醫藥費已經花了近20萬元

“我一度以為他們不是涉黑就是涉惡”

從2018年5月20日,一直到2018年10月,歷經住院治療、傷情鑒定、不予立案、撤銷不立案決定。將近半年的時間,受害人趙女士一直試圖走司法程序來解決問題。

不予立案通知書

“筆錄都做了9次。”趙女士說,“我們請的律師說,這種事一般最多兩三次筆錄,很快就能解決。我不明白為什麼到我這裡,就這麼難?”

複議決定書

趙女士無奈地告訴記者,“自事發以來,無論調解還是道歉,對方總共4人從不露面,找來跟我們談的不是高新區公安局相關領導和警察,就是物管經理。反而在業主群里不停造謠,曝光我的隱私。”

業主群內聊天截圖和趙女士的澄清

“我是真的不能理解,為什麼不能好好解決問題,要走歪門邪道?我的所有信息,包括身份證號、住址、財產,被他們查得清清楚楚。”

“在10月份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名字是什麼,一度以為他們不是涉黑就是涉惡,要不然怎麼有這麼大的能量?”

身份揭曉,“李主任”岳父一肩全扛

談起期間警察辦案的敷衍,趙女士有一肚子的苦水。“警察過來和我道歉的時候,我就明確說了,要道歉讓對方來,又不是警察打的我,你們向我道歉幹什麼?”

“這個過程中,即使有了傷情鑒定,警察也不予立案,讓我去法院告,卻不告訴我被告人姓名。”

“他們沒穿警服。我想要警察的名字,既不告訴我警號,也不告訴我名字,只把警察的姓告訴我,讓我自己去問。”

“事發當日,所有涉事人員都做了筆錄,我們也不知道對方具體是什麼人,在我們契而不舍的追究下,還趁着中央巡視組在四川的時候,給巡視組打了電話。”

“好不容易有了進展,律師進行了閱卷,我們這才知道對方是成都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李偉,而且還發現在卷宗中,做筆錄的時候李偉用的是假身份證,他還聲稱自己是無業游民。”劉先生告訴記者。

“打人的年輕男子就是成都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李偉,另一個年老的男子是李偉的岳父。在電梯里的女子分別是李偉妻子及其母親。”趙女士肯定地說。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好不容易從不立案到重新立案,嫌疑人從兩個人變成了一個人,李偉岳父扛下了所有的責任,一直踢我的李偉卻一點事都沒有。”

記者採訪無疾而終,發微博警察找上門

在投訴無門的情況下,這對夫妻轉向媒體求助。劉先生說:“當時我找四川本地有名的媒體爆料,有記者本來表示想要深入採訪,可後來怎麼都聯繫不上,也沒給個答覆。”

趙女士也試圖在微博上把事情發出來,可是一直沒有引起關注。

直到11月16日,和好友出來喝咖啡的時候,好友主動提出,可以幫忙在微博上發佈。

當日,微博上出現一條熱搜:#成都高新區李主任毆打哺乳期婦女#。

令趙女士哭笑不得的是,其好友只有300出頭的粉絲,但是發完之後,迅速開始形成熱搜。

在引起關注之後,高新區公安局一直給其好友打電話,還找到了好友的媽媽。

新浪四川站

“老人家擔心安全,覺得警察找上門是大事,讓我朋友趕快把微博刪了。”趙女士說道。

記者了解到,新浪四川站就在涉事主任轄下的高新區。

“退偵兩次的話,很可能會不予起訴”

11月16日微博瘋傳之後,成都市公安局高新區分局立刻發佈通報,稱未發現李偉有毆打趙某的行為,致趙某受傷(經鑒定為輕傷二級)的嫌疑人為喻某某(男,66歲,系李偉岳父)。

公安機關已依法對犯罪嫌疑人喻某某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被成都市高新區檢察院退回警方偵查。

所謂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律師說就是取保候審。從頭到尾李偉岳父還是自由的在家裡獃著,一分鐘都沒被關押過!”劉先生說到這裡,氣憤不已。

受害人趙女士則明確表示:“打我的人之一是他(高新區管委副主任李偉),第二個才是他岳父,現在全部都是他岳父背鍋。”

趙女士兩處骨折符合暴力導致

記者從趙女士處得知最新消息,11月19日,該案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她有自己的擔心:“退偵時間這麼短,兩三天的時間裏,又告訴我們沒有新的證據。如果檢察院決定再次退偵,退偵兩次的話,很有可能會不予起訴。”

“這件事最終的走向,可能是李偉岳父被判緩刑,但是打人者之一的李偉則完全沒事,最終肯定就是不了了之。”

半夜被敲門騷擾,“公正遙遙無期”

“我現在每天都處於高度緊張之中。整個人都是混亂的。特別是半夜被人敲門之後,整夜睡不好覺。”

趙女士告訴記者,“我去物業看了晚上的監控,看到李偉妻子和李偉岳父曾幾次去樓下接人,敲我家的門。”

疑似當事人帶人上樓視頻截圖

記者嘗試聯繫刑事辦案的警官和剛開始處理事件的四川高新區三瓦窯派出所,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電話打通後,對方聽記者簡短說明來意後,隨即掛斷電話。

“我很自責,沒有保護好家人。”談到妻子現在不穩定的狀態,劉先生哽咽地說,“半歲的兒子直接斷奶,妻子也沒辦法照顧,只能把兒子交給山東的父母。”

“這件事相當於我們一家人對抗整個高新區管委會!我們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得到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但一直覺得遙遙無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劉先生聲音充滿了無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今日悉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