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一個無權無勢的普通人 移民加拿大後的真實生活

我,一個極其普通的無權無勢也不很有錢的中國人,也談談移民加拿大。

我是學電子的,畢業後自己鑽研鑽研電腦編程,在國內一家國營單位寫寫程序。國營單位嘛,搞IT就象炒冷飯,反正一個單位里就我們幾個人會寫程序,夠領導使喚就行,就能混下去了。

領導嘛,他們只要會吃吃喝喝吹吹拍拍就行。我就這麼混了快十年。有一年,領導和一個IT工程師突然過不去,互相熱吵加冷戰折騰了幾個月,領導暗中找人想把那個工程師的工作接下來。等到領導確認那個工程師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就叫他回家了。

雖然這場爭鬥我是局外人,但是,我也象個看殺雞的猴,想着自己到四十歲的時候,面對滿街“三十五歲以下”的IT人員招聘啟示,我還能有飯吃嗎?

後來領導又和其他人有矛盾,他無意中對我說:“對人就是要狠,才能做的了工作!”我的心裏越來越涼,越來越有一個強烈的思想冒出來——將來十年,自己在國內的環境里不知道哪一天會被怎麼對待?趁着年輕,出國吧!

找中介辦加拿大技術移民。在這過程中,我也在找機會離開這個國營單位。終於一天,我提出辭職。單位不放人,領導也來勸說我。我就堅持着,最後終於,他們把檔案放了,我自由了。然後我去找外資IT公司工作。一家美國獨資公司,薪水很高,我在裏面混的還算輕鬆。可是,過一陣公司宣告破產了。發了幾千元遣散費,員工哭了一場。而我,簽證卻很快下來了。出國了。

說實話,一開始是有點不適應。畢竟我在飛機場向親戚承諾要比出國前混的更光鮮。出國前那段日子,我也感受到自己突然變成了很吃香的人。

怎麼說呢,有一次去辦事,走出那家大廈(人們都知道那個大廈進出的人都是辦出國相關事宜的),門口就一位老阿姨攔住了我-

“你還沒有女朋友吧?這是我女兒的名片。”

“我,我已經成家了”我脫口而出。

那位阿姨反應也很快:“哦,如果你有出國的朋友,也請介紹給我女兒。這個名片上有聯繫電話。”我只好把名片揣兜里。

回到家,我把這個故事告訴我妻子,把名片也交給了她。她說:“我可扔了?”我說:“扔掉吧。”

妻子打趣我:“你新丈母娘給你的電話也捨得扔?”“扔吧。”看着平時對我愛理不理的妻子居然也有幾分醋意,我感覺出國的滋味真是讓人飄飄然。

妻子遇到的事情更讓人哭笑不得。

她打電話去社區詢問:“我出國了以後,萬一以後要回來定居,各項社保還能不能恢復啊?”

打電話給公安局:“我出國了,是不是要註銷戶口啊?我萬一以後在海外住不慣,要回國定居,戶口還給不給我恢復啊?”

社保的地方和公安局的人都是首先很奇怪的問我妻子“你為什麼還要回來?”好象遇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詢問,遇到了一個不可能的話題。

我妻子也被問傻了,還是耐心的再重複一遍問題,他們才回答她的問題,並且告訴她,這種情況是比較少的,至少他們自己沒有遇到過。妻子還是不放心國外到底怎麼樣,她叫我先出去,安頓下來,然後再叫她和孩子去。

終於出國了舉目無親

租間房間住下來。找了一家工廠,做流水線工人。終於有了基本穩定的收入,叫妻子孩子來加拿大,再新租大些的地方搬去住。

最早兩年,以前做白領的影子在腦海里揮之不去,而加拿大的白領專業工作又沒有這麼好找,不是不承認工作經歷,就是遇到說聽不懂我的英語。聽說早幾年來就好了,那時候很需要IT人才,再新的移民也不會嫌棄聽不懂他的英語。

我時常懊喪的捶桌子,覺得這樣做藍領什麼時候是個頭。但是我也知道我不想再回到國內那種環境中去。因為我在國內所擔憂的,已經在準備出國的時候就想清楚了。

這期間,加拿大一位華人請我業餘為他做一個小項目,和另一位華人博士合作。那位博士也是中國大陸來的,在加拿大讀了很多年書,後來找了一家IT公司工作,前一陣剛剛lay off(被解僱)。

我想,我現在這份工作雖然是藍領,但不大容易lay off,我全家的穩定生活需要它。當然了,我這樣想可能也是帶有自我安慰成分,因為我本來就還沒找到白領工作呢。就這樣,我不斷的衡量着現實,認清了我這份藍領工作的意義。

我媽則給我打電話來,問起我妻子是否工作。我和妻子決定,我工作,她在家帶孩子。如果她去工作,孩子就得去daycare(日托)。算來算去,除了要多交稅以外,好象她打工的很大一部分錢還要交給daycare。也不知道這樣算準確不準確。

而我另有一個私心。因為我小時候就是爹媽雙職工,我的脖子上總是掛個鑰匙,放學回來就到鄰居家(我媽出錢把我在放學後的這段時間托給他們家),鄰居對我不很關心。所以我總希望自己孩子的童年得到充分的母愛。所以我說服妻子在家陪伴孩子。

幾年下來在加拿大漸漸習慣了

一家子守在一起,其實是很溫暖、很容易過日子的。而我在這家工廠逐漸升到了機器操作員,工資也升到了十幾塊。逐漸的,我也品味出加拿大的好來。

加拿大好象是一杯清茶,苦也苦不死人。只要心平的過日子,就會知道老實人不吃虧,會慢慢返出淡淡的甘甜。

可能從國內剛來的時候,好象一個人嘴裏吃慣了很多種濃濃的口味,突然被這種清淡嚇一跳,因為很多事情不按照原來的思維方式來發生,也不按照原來思維方式來解釋它的意義。比如,在國內,認為人人要苦拼苦鬥做精英來換取某種生活保障,但是就是難以接受在加拿大每天工作8小時,每周工作五天的普通labor(體力)工,一個人就能實現全家這種生活保障。

在國內,認為女的也要在各種證書班和公司不斷拼打,才行。在加拿大,女的卻可以只做家庭主婦。在國內,認為孩子要處處不輸在起跑線上才行。在加拿大,孩子不那麼緊張,照樣前途光明。也就是說,國內努力奮鬥做精英和國外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最終也是為了達到同一個目標:全家每個人生活有保障。

加拿大環境好,就不用擔心國內一個流行感冒,孩子就發燒到40度,深更半夜跑醫院打青霉素,大人折騰孩子吃苦。至少,孩子在海外發燒次數比國內少的多(兩年才趕上一次),而且來勢也沒有這麼兇猛,基本幾滴退燒劑就解決問題了。

孩子上學很快樂,也不花錢。綠化好,不用買門票,等於到處是公園。就憑這兩點,所以孩子不愛鬧近視也不愛咳嗽。孩子在戶外公共綠地奔跑,我看了都感覺很好。妻子在家帶孩子,據她說,老師從來不責罵家長,孩子和家長之間也不攀比成績和物質生活。

看個病也不用太擔心經濟問題,不用象在國內似的:揣摩着這個病那個葯我們單位屬不屬於報銷範圍,給報銷多少,實在病的難受還是挨過一晚上明早打個電話給單位,問清楚了再去看病。另外,來了加拿大後,病也少了很多。

我在海外打LABOR工幾年,攢了些錢,但本人因為國內實在沒啥錢,所以還是不怎麼買得起房子。一咬牙把國內唯一的房子賣了,錢拿過來湊上,馬馬虎虎買個便宜的公寓,也算是在加拿大有了自己的房子了。

不大回國。說實話也是為了節省支出。有時候請爹媽來探個親,他們老倆口也是老實巴交的工人幹了一輩子,沒有啥機會出國。他們來了以後,孩子有老人帶,同時妻子就騰出空來去打個PART TIME貼補家用。

我們也沒有時間精力金錢帶爹媽到處旅遊,就在周末帶他們去本市幾個景點走走,平時買東西時候帶他們一起逛街。更多時候是平時我們上班他們帶孩子,接送大孩子上下學,帶着小的孩子到附近社區遊玩,和幾個華人家長聊聊。在他們眼裡,和孫子女相處是感情上的很大滿足。

爹媽來過再岳父母來,輪流,大家公平。

有時候問妻子,跟我出國苦不苦,她倒是覺得比國內好,在國內她工作難找,找到工作又乾的那麼辛苦,現在居然能在家當家庭主婦,或者即使偶爾打個PART TIME(兼職)也容易找,還不用象國內似的讓加班就加班還老愛賴掉加班費來,好了不知道多少了。

說到老人惦記不惦記我們,老人說,有時候會想念,但是我們在國內的時候,他們時常提心弔膽我們的工作競爭激烈、或者單位人際情況複雜,工作不好保。聽着親戚之間誰誰沒有工作了,就想到自己的孩子的工作能不能長久。

現在呢,至少對我這家沒有擔心了。而且連孫子孫女他們都不擔心了。對孫子孫女的教育學費用不擔心,而且對將來他們的生活保障也不擔心。照我媽的話說:有能力盡可以去奮鬥做人上人,沒有能力也不怕餓死啦,有國家(加拿大福利)保着他們哪。這些孩子們也沒有給爹媽養老的壓力,你們的養老都是國家(福利)包了。對你們全家,我真正是一百個放心了。

沒想到爹媽以前平時是如此牽掛我們的生存問題,現在才知道我們讓他們一百個放心了。一時竟覺得這也是向爹媽盡孝的方式-----讓他們不用為我們家擔心了。

確實,加拿大很寂寞。比起中國來,加拿大人口稀少。

走出門就沒見幾個人,也沒啥可玩樂的。但是,在國內,我和妻子也是忙着家裡單位兩點一線的,沒有去娛樂場所的習慣。在國內,要買東西,基本是需要用了才去買,就去幾家質量保證、價格實惠的店。出去逛街,也多數是eye-shopping(用眼睛看看),兜里幾個錢從不輕易掏出來買奢侈品。

所以呢,對我們這家老實巴交的,在國內屬於無權無錢的人來說,來到加拿大總算是舒了口氣,不用為生存而戰戰兢兢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加拿大家園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