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言論自由比金馬獎重要


在山上遠眺台北

前不久的台灣金馬獎頒獎典禮上,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的一席支持台灣獨立的講話,在海峽兩岸都激起了巨大的輿論波瀾。中國網友一面倒辱罵傅榆,這是不難想像的,畢竟其它的聲音根本不可能有所表達,也不會被外界看到。但是,就是在台灣社會內部,也有很多不同意見。

例如有人指責傅榆,說她的發言破壞了金馬獎,說以後金馬獎恐怕辦不成了;說她不應當因為自己的政治破壞了藝術,應當讓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還有人說言論自由不代表可以在這樣的場合說不適宜的話,等等。以上論點,我覺得都非常荒謬。

首先,我認為我們沒必要圍繞傅榆的觀點討論,因為她的觀點,你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統獨議題本身,不應當是這次事件的關注焦點,否則就轉移了真正的焦點。而真正的焦點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一定誓死捍衛你發表觀點的權利,這,不就是言論自由的宗旨嗎?如果你承認這一點,那麼我要問的問題就是:到底是金馬獎重要,還是言論自由重要?我想,任何有基本的民主理念的人都應當知道,兩者之間,當然應當是言論自由重要。如果中共真的因為傅榆的這番講話就抵制金馬獎,那是中共對言論自由的侵犯。我們應當譴責的是中共,怎麼會是行使自己言論自由權利的傅榆呢?其實,連國台辦都出面表示,“抵制下一屆金馬獎”是假新聞,我不知道那些中國的憤青們到底在激動什麼?如果中國網民覺得氣憤,應當去抗議中共的國台辦才對。

其次,說傅榆在金馬獎頒獎典禮那樣的場合講政治性的話,是不適宜的行為,這也是很沒有道理的。且不說在好萊塢各類頒獎典禮上,經常有演員借獲獎感言的機會,對於社會政治問題發表看法,並沒有人指責他們“不合時宜”;就算我們不跟好萊塢比,大家也應當想想,什麼叫做“不合時宜”?這個“時宜”的標準在哪裡?是誰制定的?為何要有這樣的標準?言論自由的重要涵義,就是允許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觀點和不同的表達,中國大陸的演員和導演可以主張兩岸統一,為什麼台灣的演員和導演就不可以發表他們的看法,發表了就是“不合時宜”?兩岸之間是統一還是獨立,那不是今天我們能夠決定的事情,但是不管兩岸的未來如何,彼此的尊重才是兩岸和諧的基礎。中共曾經歡迎主張台獨的民進黨的前黨主席謝長廷訪問中國大陸,並派出高級官員與他會面討論,代之以賓客之禮,這些辱罵傅榆的中國網民敢對中共這樣的作法,說半個“不”字嗎?可見,他們的所謂民族情感,根本就是假的。

至於所謂的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這樣的說法,就更不能登大雅之堂了。且不說很多藝術作品表達的就是政治,很多政治理念也是藉助藝術形式給予彰顯,從來就不可能把藝術和政治完全分開;問題在於,最經常讓政治介入藝術的,難道不是中國共產黨嗎?藝術要為政治服務,這可是中共文藝政策的核心主張。我還是那句話,那些指責傅榆的發言是讓政治介入了藝術的人,有一個敢去指責中共的文藝政策的嗎?不要說一個,半個都沒有!這些人的虛偽,由此可見一斑。

當大家把傅榆講話風波上升到統獨議題並為此面紅耳赤的時候,我要提醒大家一句,其實,更重要的,是言論自由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