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馬拉松遞國旗事件 不是第一次了…

今天,大家都被“馬拉松選手衝刺時被塞國旗”這事兒刷屏了。

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距離終點幾百米的時候,兩次被志願者往手上塞國旗。最終,衝刺節奏被打亂的她遺憾屈居亞軍。

不少人都在討論,何引麗該不該把國旗“扔”到地上。

但我只關心一件事:保安哪兒去了?

在後來的新聞報道中我們得知,志願者並不是背鍋的人,保安的“缺席”也是事出有因。

“因為根據智美(賽事推廣公司)制定的賽事規定,在終點前就是安排了志願者給第一個衝線的中國選手遞國旗這個動作。”

——賽事顧問、解說員王曉剛

據微博大[email protected]王星WX 的爆料,蘇州馬拉松塞國旗這種行為,其實是央視“奔跑中國”系列的標配。

500

微博網友@鄧韻舟 爆料,連準備什麼型號的國旗,什麼距離遞國旗都有專門安排。

500


一個月前,同屬“奔跑中國”系列的長沙馬拉松,也是何引麗,她作為女子國內選手第一,舉着國旗衝過終點。

500

500

男子國內組冠軍牟振華在終點前接過國旗

500

9月16日,中國運動員李子成在即將完賽時,有工作人員在賽道內向其遞國旗。

500

500

500

沒想到同樣的操作卻在蘇州玩砸了。

而要了解央視的“奔跑中國”,首先要看清這個活動的策劃方——智美體育。

廣告商起家的體育運營公司

2011年,智美通過競標拿下廣州馬拉松的運營權,拿到了馬拉松項目的入場券,但當時智美的主業並不在此。

2013年7月12日,智美集團(1661.HK)在香港聯交所上市。上市時,定位是中國傳媒投資管理服務商、電視節目製作發行商以及體育賽事籌辦商。有3個業務線,分別是智美節目、智美體育和智美品牌。

根據2012年報表,其中智美品牌收入4.4億人民幣,佔比79.8%;智美節目收入0.58億人民幣,佔比10.4%;智美體育收入0.54億人民幣,佔比9.8%。央視幾大節目的廣告業務(智美品牌業務)佔2012年全年收入的82%。

說白了,那時的智美中國,其實就是一個廣告公司。

但隨着近年來傳統廣告業務大幅縮水,加上體育概念股被熱炒,智美開始調整方向,沒想到無心插柳,在體育賽事運營領域取得巨大成功。

隨後的幾年,智美體育板塊業務逐漸上升。由於其獨特的體育賽事運營的概念,受到投資者熱烈追捧,認為其盈利前景巨大。

2014年10月,中央出台《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2015年,體育產業終於站在了風口上。

2015年5月,智美集團股價達到8.82港元。其中,體育概念是當時還叫“智美集團”股價大幅上漲的重要推動力。

2015年9月,嘗到“體育概念股”甜頭的“智美集團”最終更名為“智美體育集團”,簡稱“智美體育”。

2015、2016年國內馬拉鬆快速發展的階段,地方政府有打造“城市名片”的宣傳訴求,智美體育又在廣告領域累積了不少客戶資源。智美體育一邊不斷拿下各地的城市馬拉松項目,一邊將比賽以獨立項目形式下方到各地,由當地項目組組成的分公司運營。

這種運營模式的好處在於,分公司財務獨立核算,能夠保證運行效率。如果有強大且有經驗的執行團隊,按照成熟統一的模式,比賽的基本質量也很容易保證。

手握客戶資源,又有地方政府背書,智美體育這種標準化的馬拉松生產模式在當時還有些吸引力。

起初國內沒什麼馬拉松賽事,大家沒得選,但隨着馬拉松跑者日益增長的精神需求(要好玩),同落後的馬拉松運營之間矛盾逐漸加深。

而到了2017年,隨着越來越多的機構加入到馬拉松賽事運營,這片曾經的“藍海”也變得競爭異常激烈。

《奔跑中國》,背靠央視好乘涼

匯跑體育的西安馬拉松、匯運動的哈爾濱馬拉松、中跡體育的蘭州馬拉松、廈門文廣的廈門馬拉松、東浩蘭生的上海馬拉松。

2017年,各地馬拉松賽事如火如荼的背後,是更多運營商湧向這片淘金的熱土。

為了守住自己的城池,智美體育挖了一道很深的護城河。

2017年,智美體育和央視、中國田徑協會共同推出“國家級IP《奔跑中國》馬拉松系列賽”。

智美路跑產業公司擁有國家級馬拉松系列賽《奔跑中國》版權,並為該系列賽的運營商,《奔跑中國》是由中央電視台、中國田徑協會、智美體育共同推出國家級馬拉松IP,且是中央電視台唯一直播的馬拉松系列賽事。

既然是要上央視直播,就必須搞些吸引眼球的東西。所以,為了節目效果,就出現了開頭遞國旗的那一幕。

而且,並不是國內影響大、口碑好的賽事就能入選“奔跑中國”。

6月10日舉辦的蘭州馬拉松是國際田聯金標賽事,在國內跑者中有着良好口碑,今年適逢其首次“雙金”,其完賽獎牌十分精美,賽後成為熱議話題,但它並不是“奔跑中國”賽事。

同一天吉林市國際馬拉松乃“奔跑中國”一站,其影響力自然無法與蘭馬相提並論的,但央視直播的是吉林馬拉松。

今年同樣是雙金標的重慶馬拉松也沒有入選“奔跑中國”,沒有央視直播。

500
網傳“奔跑中國”宣傳費

但是冠以高大上的名頭,加上央視的直播熱度,並不能掩蓋智美在活動組織上的粗糙。

前面提到,智美體育的運營都是各地項目組獨立承擔,但每場賽事都像工廠生產的標準件,沒有任何城市特色,報名官網混亂、服裝尺碼不夠、開跑拖延、補給短缺、獎牌不走心,獎金發放拖延,成為智美系賽事的通病,“史上最差的一屆深馬”、“史上最差的一屆廣馬”,智美在奔跑中國的路上逐漸已讓跑友“拉黑”。

2017年長春馬拉松,組委會開跑時間出現重大失誤,導致部分選手搶跑。

500

官網公布的比賽開始時間,和組委會內部流程時間表,開跑時間差了四分鐘

在這種情況下,運營方智美體育卻選擇了一種非常搞笑的方案:

攔回了部分跑的不遠的選手,讓他們重新回到起跑線後面再次起跑;而配速較高已經跑遠的選手就直接讓他們繼續比賽.......

500

長春馬拉松比賽鳴槍瞬間賽道的場景

要知道這前後相差的4分鐘時間對於高水平運動員來說,可以拉開一公里的巨大優勢.....

2017年東莞馬拉松,報名之後收到的卻是瀋陽馬拉松的驗證碼...

500

500

賽事組織上有這樣那樣的不足,但智美體育還是滿腦子“騷操作”。

比如去年的深圳馬拉松上,16名高手接力跑馬拉松......

500

然而,智美體育的坐吃山空似乎要望到了頭,隨着阿里體育和中奧路跑等企業強勢入局,在今年的馬拉松競標中,智美接連丟掉杭州和廣州這兩大重鎮的運營權。而廣州馬拉松是智美進入馬拉松市場的第一站。

今年3月,智美體育發佈的2017年度業績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營業收入同比減少9.5%至3.71億元人民幣,凈利潤同比增長8.6%至1.02億元。其中,賽事贊助收入為2.58億,體育服務收入1.14億。

智美體育表示,營收減少的原因在於集團戰略調整,2017年開始集中運營馬拉松賽事而無運營群體性賽事,導致賽事收入下降。

7年前,智美在廣州開始了自己的長跑。如今到了下半程,背靠央視和田協的它,還會有絕地反擊的招數嗎?

蘇州高新區否認“蘇馬遞國旗是個人行為”:受訪者不代表官方

現代快報全媒體11月19日消息,11月18日,2018蘇州太湖馬拉松在細雨中鳴槍開跑。女子組比賽在最後時刻出現一段插曲,中國選手何引麗在衝刺過程中,有志願者遞上國旗,打亂她的節奏,導致何引麗被非洲選手拉開距離,遺憾獲得亞軍。11月19日,該事件在網絡上受到廣泛關注,記者第一時間進行了跟進。



何引麗發微博稱自己“沒拿穩國旗”

11月19日,記者多次聯繫蘇州(太湖)馬拉松組委會上的客服電話,但一直處於無人接聽或忙音狀態。而有媒體報道了蘇州高新區體育局體育處的相關人員回應了此事,稱“可能出於愛國吧,希望我們中國選手舉着國旗衝過終點吧!”這名人員稱,據他們了解下來,官方好像沒有這方面的安排,是志願者的個人行為。從競賽的角度來講,不允許包括裁判、包括志願者進到賽道裏面去。“她可能是一種個人情感的表達吧。”他表示,現在還不掌握志願者的個人情況,目前還在對此事進一步了解中。他認為“這個不應該去追究某個人的責任”。

對於這樣的回應,蘇州高新區工委宣傳部有關人員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採訪時,給予了否認。“接受採訪的是體育局的工作人員,不能代表官方。我們對此不回應,請聯繫奔跑中國組委會。”

針對此事件,有網友在微博發文稱,蘇州太湖馬拉松衝刺時被塞國旗一事,其實是“奔跑中國”系列賽的標配,奔跑中國系列賽的國內選手冠軍(不管總名次第幾)在衝刺時都會被塞上國旗,以便營造更好的直播效果和氣氛。據記者了解,蘇州太湖馬拉松是“奔跑中國”馬拉松系列賽的其中一站,而“奔跑中國”的馬拉松賽事是由中國田徑協會和中央電視台聯合主辦,智美體育集團運營、智美上德體育承辦。





有網友發圖爆料稱遞國旗為“主辦方安排”

11月19日,現代快報記者致電中國田徑協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現場情況我們還在通過當地組委會進行了解。”針對遞國旗為“奔跑中國”標配的說法,該工作人員稱:“我沒有見到過類似的文件。我們沒有提出過必須要遞出國旗這樣的要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風聞社區/現代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